美团佣金迷局:佣金太高餐饮业难以承受,骑手却连“五险一金”都没有

胡文静、张德荣
2020-04-15 16:11:16
商家声讨美团外卖平台佣金太高,部分骑手也正面临着降佣……钱到底谁赚去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迫使不少行业按下了暂停键,停滞的背后让无数商家陷入焦虑。餐饮是疫情期间受冲击最大的一个行业,不少餐饮店只能靠外卖平台做最后的挣扎。

然而,外卖平台“涨佣”让商家叫苦连天,多地的商户集体呼吁线上餐饮平台降低佣金,美团就是其中一个。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公开发布了《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直指美团外卖涉嫌垄断、高额佣金、不公平竞争等诸多问题,呼吁美团外卖取消垄断条款,减免高额佣金,此举将美团再度置于舆论漩涡。

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


4月13日中午,美团对此回应称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其中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占收入的2%。对于美团的回应,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再次发出说明,表示美团外卖在回应中公布的某些数据并不准确,同时再次呼吁美团取消排他限制,期待美团在4月17日之前给出一个有实质意义的回复。

实际上,这已不是第一次有餐饮协会呼吁外卖平台减少佣金。此前,山东、重庆、四川等地餐饮协会发布的呼吁美团外卖平台降佣金费的公开信也引起了热议。

据了解,部分已入驻美团外卖平台的商家其佣金高达20%及以上,另外还要承担一定金额的配送、推广、活动等费用。商家除了面临原材料成本、人工工资、房租等固定支出外,外卖平台的费率过高无疑让商家们无利可赚、雪上加霜。


美团被指垄断经营 双平台佣金更高

双平台没有补贴,服务费(佣金)扣25个点,起步5元,快无法生存了。”山东青岛的秦先生对《消费者报道》说。

疫情之下,不少餐饮店无法开展堂食,只能通过线上的外卖平台苦苦支撑。然而,面对美团平台的高佣金,不少商家表示吃不消,秦先生也是在此期间苦苦煎熬的商家之一。他向《消费者报道》透露,佣金费率高只是一方面,还要另外承担配送费、配送范围费、夜间服务费、超级会员费。“当顾客在夜间下单支付22.5元时,扣除服务费、配送费、超级会员费、配送圈费和夜间服务费,最低到手9.2元,专送的话到手8.7元。一个订单需扣了10-15元左右。”

据央视财经的报道,一般餐饮业的毛利率在30%至40%之间,美团的佣金费率上涨到商家营业额的21%,甚至更高。如果按毛利率是30%来计算,那就是每卖100块,就赚30块,要给美团21块,剩下9块,美团抽掉了商家利润的70%;如果按毛利率是40%来计算,美团抽掉了商家利润的52.5%。总体来说,美团抽掉了商家一半以上的利润。


为了维持经营,不少商家只能上调外卖菜品价格。据了解,不少消费者反映近期的外卖价格明显变高了,表示快吃不起外卖。秦先生告诉《消费者报道》,“不上涨就赔钱,赔的多了,堂食卖16元,外卖就要卖21-23元,最后我们商家到手才12元左右。因为还有一个超级会员也要扣费,现在要求商家要开通会员,不开通就没有单。顾客在平台用2.5元购买的5元红包,如果顾客使用面值为6元的升级红包,商家却在其中承担4元,变相是扣商家费用,平台赚钱。”这使得不少外卖菜品的价格均高于堂食,最终为此买单的是广大消费者。

为何美团外卖平台收取佣金如此之高?高佣金背后是否涉及垄断?秦先生告诉《消费者报道》,“只要双平台就要扣25-28的点,就是必须独家做美团才扣得少,不让干其他平台。”《消费者报道》了解到,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此次公开发文指责美团,指其涉嫌垄断经营和不正当竞争,并呼吁美团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条款。事实上,这早已不是美团第一次逼独商家。此前,广东佛山、四川成都、海南海口等地均上演过“二选一”的戏码,导致不少商家被迫放弃使用其他外卖平台。


除此之外,秦先生还告诉本刊,月销85单的店铺无故被封了。记者了解到,其店铺于3月11日被美团风控团队判定其存在刷单情况,做出了置休处罚。


▲商家供图


据了解,该店从3月1日至11日之间所接获的外卖订单平均每日接单50份左右。据秦先生提供的账单显示,该期间日均收入不超于140元。在销量并不高的情况下,美团风控是如何评定该店存在刷单情况呢?秦先生表示,目前为止仍未收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能等待系统自动“解封店铺”。



商家供图


对此,《消费者报道》针对美团风控如何判定商家存在刷单行为、佣金上涨等问题向美团致电并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时间,美团暂无任何回复。

最后,秦先生告诉记者,因费率(佣金)太高,且菜品价格在美团平台过高无法吸引消费者,无奈之下只能选择下线店铺。

除了餐饮行业之外,酒店与娱乐行业也深陷窘境。记者通过黑猫投诉广东站联系到广州某“密室逃脱”的商家张小姐,她向《消费者报道》透露,由于疫情响应国家要求关闭了门店,但准备将店铺重新在美团上线时发现之前的订单业务无故消失,联系美团时被告知重新操作上线需要由原来5%的佣金上调到7%,理由是合约已过期。

张小姐告诉《消费者报道》,“我觉得很奇怪,系统合约明明写着2020年7月到期,我们也是响应国家的政策才暂停营业,美团竟然借机提点数,这简直就是趁火打劫发'国难财',提高佣金是明显不合理的。”张小姐表示,“因疫情期间无法开店导致损失惨重,已经快撑不住了,原本开了两家店,现在可能要关闭一家。之前因为这件事多次投诉却无法解决,可能由于多地餐饮协会发布公开信呼吁美团外卖平台降佣金费一事,目前店铺的佣金比例已恢复正常。”
 

商家与平台之间矛盾激化 美团或将再次陷入亏损泥沼

现今,餐饮行业为了自救,外卖成了不少商家的谋生之路,然而美团佣金费率过高、排他性规则让广大商家难以承受,怨声载道。

在过去的五年里,美团累计亏损了近200亿元。受疫情的影响,刚盈利不到半年的美团或将再次陷入亏损泥沼。餐饮外卖和到店、酒旅业务以及共享单车等新业务是美团的三大业务模块,餐饮和酒旅业务营收状况良好,其中外卖业务贡献了超过一半的GMV和营收,但外卖业务长期亏损,骑手是最大的成本项。加上新业务的扩张,美团2018年的经营亏损达到了110.8亿元,比2017年扩大了近两倍。


直至2019年第二季度,因外卖业务的盈利,美团才正式扭转盈亏,迎来首次的盈利。值得注意的是,外卖业务交易额增长38.9%。而餐饮外卖毛利却暴增94.2%,提高佣金费率是加速变现的最有效手段。

据了解,美团创立之初,佣金并不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佣金维持在5%左右。2018年,美团在香港港交所挂牌上市,2018年三季度后,美团外卖的佣金逐渐上涨,从15%涨到18%,有的甚至更高。



部分骑手佣金下降 处罚制度严苛

除了商家面对外卖平台的垄断和高佣金之举让商家不堪重负之外,美团的外卖骑手也成为市场竞争中的牺牲品。据美团年报显示,2019年外卖佣金收入为496.5亿,其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410.4亿,占比达82.7%。2019年有399万骑手从美团获得收入,其中,25.7万人是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口。

据了解,美团的外卖骑手并不是美团内部的团队,为了节约成本,美团平台将配送业务分包出去,由第三方外包公司进行招募管理。《消费者报道》在广州市天河区随机采访了多名美团“专送”骑手,均表示公司没有为他们缴纳五险一金,一专送骑手透露,“每个月会从工资里扣除几十元的保险费用。”


目前,美团外卖的工种分为“专送”和“众包”两种,“专送”受公司管理,要求按时出勤,“众包”则可以自由选择工作时间和工作量。北京市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的欧阳一鹏律师认为,依照我国《劳动法》的规定,如果劳动者事实上已成为企业、个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并为其提供有偿劳动,适用劳动法。劳动者只要与企业存在管理与被管理关系,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支付劳动报酬,提供必要的劳动条件的,即便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也具有被认定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可能性。美团“专送”员工如果受公司管理,并要求按时上班,保证8小时上班时间,性质上“就跟普通白领一样”就要适用劳动法的规定,保证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依法应当及时履行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的义务,用人单位不得以任何借口和理由拒绝承担该项法定义务。

“最近因为疫情,很多工厂已经没有招人的需求,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做外卖骑手,接的单也越来越少。”广州某奶茶店门前正在等待出餐的骑手对《消费者报道》说,“我们每个月至少要跑500单外卖,也就是说那500单就相当于我们的基本工资,为4000元。现在大部分骑手一般一个月能跑700单,工资能拿6500元左右。”

对于近期美团关于佣金争议一事,多名美团骑手表示不知情,“不知道(商家)涨佣金的事情,我们跑的单的单价也没有上涨啊,听说个别站点的单价还下降了。”一名专送骑手告诉《消费者报道》,“目前每跑一单(外卖)的单价为8-10元左右。”

一名来自武汉的“众包”骑手告诉《消费者报道》,现今平台结算的佣金越来越低,“取餐到送餐距离五公里,疫情之前这个距离的单价最低都是7元,现在以平台亏钱的理由给我们克扣佣金,我也不知道钱去哪了?”从骑手提供的接单截图看,该订单只有4.4元的佣金。



该骑手表示,订单高峰期的佣金依旧和以前一样,但其余时间订单的佣金均有下降,“平台现在把佣金压的越来越低,可是就算再低也有人跑,如果不跑就没钱,很多人都失业出来跑外卖,为的就是吃上一口饭。

此外,外卖系统对送餐时间有严格要求,据广州的一名骑手透露,“每个站点的要求不同,超过送餐时间8分钟以上可能会扣一半的费用,有的甚至会把送餐费全部扣掉。目前扣钱最多的是客户投诉还有退单问题,我们站点是每单的差评扣100元,有的扣200元,如果客户打电话给美团专门投诉我们骑手的话,要扣1000元,没有上限。

在这如此大的处罚压力之下,个别商家出餐较慢,不少骑手在订单高峰期时冒着生命危险违反交通规则以保证在配送时间内完成任务,避免罚款。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每20个外卖小哥就有3个遇过交通意外。
 
在疫情的影响下,餐饮、酒旅及娱乐行业首当其冲,到店业务几乎全部停滞。本来,美团的运营模式能较好地弥补餐饮业的损失。但伴随着上市后的盈利压力,美团尝试用提高佣金以及被质疑垄断的模式“刷亮”公司业绩。这也使得餐饮商家和美团的矛盾关系不断激化。更值得深思的是,面对缺乏劳动保障的骑手及深陷窘境的商家,这种模式又能否持续下去?

《消费者报道》将密切关注相关事件的最新进展。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中饭协、美团外卖携手发布外卖行业趋势:9成商户认为开通外卖可增收 “一人食”成主要就餐方式
吃货们请注意!碧桂园餐饮机器人要量产了,还将全面放开加盟
时代早课 | 映客回应被约谈/饿了么回应外卖送餐员确诊
吃货们请注意!碧桂园餐饮机器人要量产了,还将全面放开加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