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热评 | 宝莱特减持事件追踪:深交所下发关注函,剑指信披违规

陈佳鑫
2020-03-17 15:41:09
宝莱特(​​300246.SZ)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关注函中称宝莱特3月11日在互动易平台表示其陆续接到来自疫情国家的订单,其中意大利一个订单就超过1000台高端监护仪,导致近期股价上涨较大。

【事件概述】

3月13日,宝莱特(300246.SZ)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关注函中称宝莱特3月11日在互动易平台表示其陆续接到来自疫情国家的订单,其中意大利一个订单就超过1000台高端监护仪,导致近期股价上涨较大。 

深交所据此要求宝莱特披露订单的详细情况,说明是否存在配合大股东减持的动机,是否违反了相关信息披露规定等,是否存在过度宣传导致误导投资者的情形等问题。 

3月16日,创业板指数下跌5.9%,宝莱特却逆势上涨9.17%至23.68元,自3月11日以来,4个交易日内累计上涨31.63%。 

【分析解读】

一、减持公告后发布利好消息

深交所的质疑,很大程度源于该公司不久前的减持公告。

3月9日晚,宝莱特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裁燕金元《关于减持股份计划的告知函》,拟于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其所持股份合计不超过5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 

公告发布两日后,3月11日,宝莱特就在互动易平台上表示,公司陆续接到来自疫情国家的订单,其中意大利一个订单就超过1000台高端监护仪,这一消息同时被发布于宝莱特的微信公众号、官网上,甚至还被制成了海报。


受此消息刺激,3月11日当天宝莱特股价在11时左右出现异动,11时26分封上涨停,3月12日继续涨停。3月11—16日,4个交易日内其股价从17.86元上涨至23.68元,涨幅高达31.63%。 

若以宝莱特3月16日收盘价计算,燕金元减持584万股预计可套现1.39亿元,预计较股价上涨前多获利0.35亿元。 

二、涉嫌违反信披规定

时代商学院查阅了证监会在2007年发布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其中第三十条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所称重大事件包括:公司订立重要合同,可能对公司的资产、负债、权益和经营成果产生重要影响。 

宝莱特确实披露了来自意大利的重要合同信息,但所披露的信息却过于简略,不符合《办法》第二条规定(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信息,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这也是深交所要求其披露详细订单信息的原因。 

除此之外,披露的途径是否合规也是深交所关注的重点。《办法》第六条规定,上市公司及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依法披露信息,应当将公告文稿和相关备查文件报送证券交易所登记,并在证监会指定的媒体发布。信息披露义务人在公司网站及其他媒体发布信息的时间不得先于指定媒体,不得以新闻发布或者答记者问等任何形式代替应当履行的报告、公告义务。 

截至目前,宝莱特仅在互动易平台、微信公众号、官网上披露海外订单信息,却未以正式公告的形式报送证监会并在指定媒体发布,涉嫌违反第六条规定。 

三、股权转让终止或因价格过低

关于减持的动机,时代商学院曾在3月11日发表的文章《宝莱特实控人减持分析:股权质押比重高达七成,原转让计划失败》中有过分析。文章指出,宝莱特实控人燕金元的股权质押比例超过7成,加上此前的股权转让计划终止,实控人资金压力较大。此外,2019年至今宝莱特股价涨幅较大,而业绩增速却出现下滑,这些均可能构成实控人减持的动机。

另外,此前股权转让终止的原因也值得探究。2018年11月,宝莱特控股股东、实控人燕金元与华发集团签署《股权转让框架协议》,拟将其持有公司不低于5%、不超过8%的股权协议转让给华发集团。然而2019年12月,双方却由于涉及具体条款无法达成一致,决定终止《股权转让框架协议》。

时代商学院注意到,股权转让协议推出的时间,正值宝莱特股价的历史低谷期,如图2所示,宝莱特的股价从2016年8月的最高价44.58元一路下跌至2018年10月的历史最低价10元。


据Choice数据,截至2018年10月,实控人燕金元共有24笔质押贷款,合计质押3656.73万股,质押占其总持股数的比例(质押率)达74.66%。而随着股价的大幅下跌,据Choice估算,其中6笔质押已触及平仓线,合计606.73万股,占质押总股数的16.59%。触及平仓线的质押通常有两种选择,强制平仓或追加质押物。 

虽然触及平仓线的质押股数占比并不高,但由于实控人燕金元的质押率过高,其可用于追加质押的股份数量有限。且股价大幅下跌的情况下,其追加质押的股份价值也大幅缩减,这也意味着质押人需追加更多股份。 

彼时,宝莱特实控人面临着巨大的偿债压力,这可能是其欲将部分股份转让给华发集团(国资企业)的动因。由于2018年A股市场普遍下跌,不少股价下跌幅度较大的企业也出现类似宝莱特实控人的情况,其中不乏将部分股权转让给国资战略投资者以避免偿债危机的情况,如东方园林(002310.SZ)、兴源环境(300266.SZ)等。 

不过,此后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股权转让终止,时代商学院认为,这不排除与双方当初协定的转让价格较低有关。

2018年11月的转让协议约定的转让价格为不超过12.80元/股,而2019年2月起宝莱特股价开始快速上涨,2019年4月份最高到达16.4元/股。此后股价少部分时间下跌到12元/股以下,多数时间都在当初约定的转让价格之上,这或许导致了实控人燕金元不愿以当初约定的价格进行转让。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TimesBusiness@163.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平安人寿打造“5·27爱妻节”,推出暖心产品爱妻宝
纽交所谨慎重启:“感觉像走进了未知世界”
抗疫特别国债待发 市场关注发行方式
关注新能源汽车产业和中国汽车“走出去” 全国人大代表王凤英提五项议案建议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