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空间资源紧缺 大湾区面临新课题

2018-06-26 02:48:41
土地空间资源紧缺问题尤为突出。自2012年起,深圳存量用地供应开始首次超过新增用地,土地开发强度超过150%。

李乾韬

1935年,日本的经济学者赤松要发现,生产要素的变化会导致制造业发生转移,落后地区承接产业转移后,经过一段时间发展,生产要素再度变化,产业则再度向相对更落后的地区转移。赤松要的这一理论被称之为制造业的“雁行理论”,又被称之为产业结构的候鸟效应。

寒冬将至,大雁南飞,这是求生本能。成本上升,制造外迁,也是企业的求生本能。珠三角近40年的发展也从侧面印证了雁行理论。改革开放之初,珠三角是承接香港、台湾、日本等地的产业转移,人工、土地等各类生产要素成本很低,加工贸易制造盈余丰厚,工厂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短短几十年,珠三角就完成了从农业基地到世界工厂的转变。而今,当初的生产要素条件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土地、人工变得很贵。大约从2006年开始,珠三角制造业开始有小规模外迁迹象。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一度令珠三角制造重镇的东莞出现大片的厂房空置。近两年,珠三角各地土地价格上升很快,产业空间日趋紧缺,更多的制造企业面临被挤出的危险。

制造业附加值较高的深圳也不例外。有机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底,有超过1.5万家企业将生产基地迁出深圳,其中不乏深圳本土明星企业。如2015年比亚迪在汕尾投资建设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2016年华为终端转移落户至东莞松山湖;大疆科技2013年就在东莞买地;富士康将生产线移到了郑州和贵州;欧菲光、兆驰股份、兴飞科技、海派通讯等企业将生产线搬迁至江西南昌。

雁行理论只是经济规律的一面,原有产业迁出的现象从另一个角度看,则是转出地的产业升级条件已经成熟。在赤松要的雁行理论描述中,新的产业在旧产业转出后得以成长。所谓产业升级其实也是新旧更迭,新的、更有创新力的企业正在淘汰旧的、低效率的企业。

观察企业外迁另一个有意思的窗口,是制造业的回迁。深圳市钟表与智能穿戴研究院CEO杨景雯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讲过一个小故事:前两年外迁到湖北的一家精密电子企业又回来了。原因很简单,在深圳,一个配件可用2小时配齐,在外省则要2个星期。制造业回迁,算的依然还是经济账。现代产业的成本计算已并非土地、人工等传统主要成本项目,更包含物流、人才、产业配套、融资等综合要素。撇开回迁珠,即便是华为等将生产基地外迁,但总部依然留在深圳,这种做法无非是把企业的各类成本放在合理的位置,仅此而已。

产业链就是利益链。企业无论外迁或回迁,背后的驱动皆是企业发展的利益考量。对珠三角而言,企业回迁固然充分说明本地综合成本竞争力的改善,同时也给本地土地空间利益效率提出了更高的挑战。

以深圳为例,早在2004年,深圳就已经在全国率先面临着土地、资源、人口、环境“四个难以为继”的严峻困境。其中,土地空间资源紧缺问题尤为突出。自2012年起,深圳存量用地供应开始首次超过新增用地,土地开发强度超过150%。

如何集约利用存量土地,成为摆在大湾区诸城面前的重要课题。

(作者系时代周报评论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大湾区密集调政策 助“夹心层”住有所居
四会农商银行五周年:立足县域扎根“三农” 乘着大湾区东风腾飞
耗资过亿,重金打造!浮山云舍盛大开放,大湾区首个泛舟式营销中心
10大重磅新车“拍一拍”:粤港澳大湾区车展直击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