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在国外:严评估 高透明

2013-08-08 02:30:43
在国外,包括PX在内的化工项目在决策过程中,会实现信息公开,并在环评、项目初审和最终决策过程中,安排多次民意征集、互动程序,各级民代机构也会对项目和环评结果进行反复审核,任

本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学名为“对二甲苯”的PX大概是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化学品。从2007年的厦门PX事件到今年5月发生的昆明PX事件,只要哪个地方新建PX项目,就会引来当地民众反对,PX的“毒性”也是人们争议的焦点。 

化学品PX,实际上是para-xylene的英文简称,属于芳烃类化合物。它是一种无色透明、带有芳香气味的液体。作为一种大宗化学基础原料,PX主要用作颜料、油漆稀释剂和工业溶剂,也是用于生产常用的化学合成纤维的重要中间体。 

在世界卫生组织旗下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的可能致癌因素分类中,PX被归为第三类致癌物,即现有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对人类致癌。而在国际通用的化学品安全说明书(MSDS)中,PX的危险级别为第三类易燃液体,与汽油相当。另外,按照MSDS的说明,PX属于低毒类化学物质。 

相关报道与数据表明,国外的PX项目从选址、公众参与到施工建设和生产过程都受到严格管控。 

选址:安全距离无绝对标准

由于大型石化项目需要有方便的交通储运条件,靠近市场和下游产业链,并需要充足水、电供应,因此一般都分布在沿海或交通方便、人口稠密的大中城市,这是所谓的“三近原则”:离炼油企业近;离大江大海近;离下游PTA(精对苯二甲酸,是重要的大宗有机原料)工厂近。 

正是因为考虑上述因素,适合建设PX项目的地点并不多,如果缺乏科学决策的程序和公众参与的机制,PX项目很难真正落地。 

关于安全防护距离,国际上没有就PX项目必须离城市多少公里的硬性规定。具体到某个项目多少距离是安全的,往往又会取决于国土面积等国情,比如新加坡的国土面积较小,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在该国投资的年产37万吨的PX装置,离新加坡本岛居民区约2.6公里。 

通过公开信息,时代周报记者查找了部分国外确凿的PX工厂地点,将之放在Google map中搜索,通过工厂实地俯瞰图,测量了部分PX工厂与主要居民区的距离。 

以美国为例。美国是全球第二大PX生产国,主要生产厂家有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菲利普斯等,密集分布在得克萨斯、佛罗里达等南部各州。其中,休斯顿石化工业园被称为“PX发源地”,在12平方英里的园区范围内,分布着多家大型PX工厂,美国25家石化大型企业中,24家总部在休斯顿,总产能超过700万吨/年。休斯顿PX生产基地,距离最近的城镇(约6万居民)约为1.2公里。 

荷兰是欧洲最大、世界第五大PX生产国,其PX生产基地集中在鹿特丹化工园。在这个占地60多平方公里的化工园里,聚集着壳牌、埃克森美孚、BP等多家跨国油企的炼化一体PX工厂,其中兴建于1998年的埃克森美孚年产35万吨PX装置,距离欧洲吞吐量最大的鹿特丹港市中心(约50万居民),直线距离约为8公里。 

而以年出口量约220万吨的日本为例、PX项目主要分布在人口集中的千叶、冈山、大坂、川崎、大分、四日、仓敷等七个城市附近。其中,千叶石化区位于东京湾东岸,紧挨着市原市的市区,距离千叶市区约8公里,距离东京不到20公里,且位于地震多发地带。 

需要指出的是,前述国外PX项目与居民区的距离并非绝对安全,而是一个被当地政府和居民接受的距离。在国外的PX项目,囿于各种原因,往往做不到隔十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保障安全并不只靠距离,而主要是通过一系列措施,将风险降到比较低的程度。 

决策:严评估,高透明 

在国外,包括PX在内的化工项目在决策过程中,会实现信息公开,并在环评、项目初审和最终决策过程中,安排多次民意征集、互动程序,各级民代机构也会对项目和环评结果进行反复审核,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疑问,都会反复论证。 

以美国为例,包括PX在内的超过600种化工产品,只要达到一定的用量,都被要求每年上报其储存和使用情况,公众通过美国环保署的网站和其他官方渠道,可以准确地了解其所在的州以及县,到底有哪些危险化工产品,以及这些设施的具体位置等详细信息。 

美国环保署发布的一本名为《化工在社区》的小册子,还详细地指导公众,如何准确地了解自己身边潜在的化工危险,以及反馈自己的意见等。 

在美国最大的PX生产商雪佛龙菲利普斯化工公司的官方网站中,可以下载一份长达31页的英文版《PX项目安全处置及储存手册》(Safe Handling and Storage of Paraxylene)。 

该手册要求防患于未然,各种设备必须定期检查,员工要定期进行应急操作培训,一旦出现泄漏,美国公共服务机构HEMTREC(化学品运输紧急应变中心)会指导和帮助员工完成最关键的紧急处理步骤,同时判断事故是在哪个环节或者什么材料方面出错。 

美国另一大PX生产商埃克森美孚网站的公开信息,则坦白承认化工行业是高危险性行业。该公司将“安全与环保”列为其网站的主要菜单项之一,分门别类阐述了埃克森美孚对于运营过程安全、环保标准、工作场所安全、环境变化和突发事件应对的理念和做法。 

具体到化工项目的环评过程中,除了涉及到商业秘密的部分,建设单位和环评机构,都必须事先把这些消息如实地告知公众或者说“利益相关方”。 

这是所谓规划环评,在国际上又被称为“战略环评”(SEA),它和具体建设项目的环评不同。项目环评强调如何降低单个项目的环境影响,是一种事后的、被动性质的评价,而规划环评则综合社会经济等各方面因素,对于更大尺度内的环境影响进行事前的、主动的评价。 

另一方面,PX的生产在国际上已有数十年的历史,目前国际通用的PX生产工艺主要有美国UOP公司与日本东丽公司联合开发的Tatoray TM工艺,运用该先进技术,在PX的生产史上,尚未发生过对居民和环境造成特大危害的严重污染事故。 

对于PX生产可能造成的污染风险,一些国家在管理上会量化风险分析。这样的量化风险分析,不仅覆盖化工厂本身的安全措施,也要划出化工厂周边的健康和安全区域范围,以便对以后周边地区的开发计划作出相应指引。 

一些可能造成污染的化工厂,包括PX生产设施,必须进行污染控制研究,相关的研究报告会全面分析污染对环境的影响,并对工厂设计规划上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污染控制提出建议,工厂的运营方还要有污染监控计划,以保证排放的物质始终符合标准。 

以德国为例,德国对PX的生产有着严格的安全规定,因为PX项目在生产过程中会排放废水等污染物。按照德国《联邦排放控制法》的规定,厂家需要回收废水,并使用蒸馏技术获得新的PX。这意味着,PX在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废水不能任意排放。 

正因为在最终决策之前经过如此多的互动程序,且过程公开,信息透明,决策、环评的公信力得到保证,一旦项目被接纳,阻力就会迎刃而解。 

现状:新兴国家扩大PX产能 

目前,全球PX产量的70%分布于东亚、东南亚和南亚地区,除了全球第一大PX生产、进口国的中国外,日本、韩国、新加坡,都是PX的生产大户和净出口国。 

2012年,国际知名市场研究和数据分析公司Research and Markets公布的信息显示,全世界最大的6家PX生产商是:美国雪佛龙菲利普斯化工、日本三菱化学公司、意大利埃尼公司、印度信实工业公司、日本帝人株式会社和上海石化。 

随着新兴国家工业化进程的深入,全球PX需求量也在不断增加,全球各大石化企业纷纷增大PX产能和出口量。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的数据显示,去年1-9月,美国PX出口同比增长了24%。 

传统的石化生产基地,如美国休斯顿、荷兰鹿特丹和日本东京湾地区等,仍在保持和扩大产能,而PX产能向新兴国家转移的现象也已开始出现,除了有环保因素的考量外,最主要的考量,或者仍是贯彻“三近原则”,并尽量贴近需求增长最快的亚洲市场。 

韩国是新兴的PX生产、出口大国的代表,该国2011年出口量同比上涨达87.4%,2012年成为了世界PX产量排名第三的国家。韩国主要的PX生产大户为三星道达尔、现代Oilbank、HC石化、S-Oil、SK INNOVATION等,分布在釜山、蔚山、丽川等大城市。 

今年5月,上述韩国6大PX厂家联合决定,将PX产能由目前649万吨/年的产能斥资扩大至1051万吨/年,理由是“认定今后5年内新兴国家市场PX需求量将以年增7%速度提升”。其中SK INNOVATION公司的PX产能更是由目前的76万吨准备扩大为278万吨。 

作为全球最大的炼油中心之一,新加坡当地一些炼化设施生产流程的中间产品或副产品包括PX,如埃克森美孚在当地两家芳烃类炼化设施的PX年产能分别为42万吨和45万吨。 

新加坡的炼化设施多集中在裕廊岛及附近一些岛屿为基础而改造的地块,一些炼化设施甚至架在海面上。裕廊岛位于新加坡西南部,与主岛相距约2公里,通过一条跨海高速公路与主岛相连。裕廊岛目前有90多家顶级化工厂入驻,其中包括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巨头,它们在裕廊岛的固定资产投资总和达310亿美元,形成巨大的产业链整合效应。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国家发改委:将采取五大措施促进消费回升
梁建章戴斌联合撰文:要环保也要旅游
消失的海上别墅群,踩环保红线,范冰冰曾代言的豪宅被拆除
恒誉环保IPO诊断报告:昔日主业几近停滞,第一大客户贡献营收超6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