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桂联手打造特别试验区

2012-07-19 06:34:30

本报记者 侯斌雄 发自广州

南中国的珠江流淌在富庶的珠江三角洲,而它的支流之一“西江”蜿蜒穿越在唇齿相依的两广大地。

山脉同源,江河同源。广东肇庆市与广西梧州市,坐落在西江两岸,地处省份交界处,山水相连人文相近,历来有着深厚的合作基础。

当前,两广筹划在肇庆市封开县和梧州市蝶山区,建立面积达100平方公里的区域合作载体“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下称“试验区”)。

合作区涉及的两广各级政府部门,都看重建设试验区的重要意义,认为这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能够推动肇庆和梧州两市发展加速,互利共赢,提升区域竞争力。

粤桂合作,蓄势待发。

合作缘起

合作区的推出,渊源于2011年12月11日粤桂两省(区)人民政府签署的《“十二五”粤桂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两省(区)利用国家在两省(区)实施的先行先试政策,在两省(区)交界处的广东肇庆市封开县和广西梧州市蝶山区,各划50平方公里土地,建立两省区直管的试验区。

试验区大致的地理范围,涵括:肇庆、梧州将以两市交界为中轴,肇庆市封开县西北、梧州市白云山以东、沿西江两岸。

根据协议,粤桂发挥各自优势,联合促进产业转移和承接,加强产业园区、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及科技创新合作,提高产业整体竞争力。鼓励双方各类资本参与广西桂东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加快完善基础设施和产业配套,推动转移产业向园区集中。同时,鼓励企业到对方其他重点区域和产业园区投资发展,鼓励双方企业就近建立配套关系。推动产业园区交流与合作,引导双方优质企业异地发展优先选择落户对方产业园区,重点支持对方在本地投资的重大项目建设。

关于粤桂合作,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早在2009年5月中旬表示,两广是好邻居、好兄弟,进一步加强粤桂合作,对广东、广西的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是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好事情。

广东广西两省(区)签订试验区协议后,在筹备试验区过程中对协议又提出了修改性的指导意见。

今年6月28日-29日,两广发改委召集梧州、肇庆两市发改部门在广东肇庆市研究修改《广东省人民政府、广西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建设的指导意见》。就指导意见的结构、功能定位、产业选择、政策保障等方面进行了详细讨论,并达成一致意见。计划在8月正式上报两省(区)政府审查,争取在10月于海南召开的泛珠大会上,由两省(区)领导共同签署。

“两省(区)将按照‘产业转移、创新发展、先行先试’方向,规划试验区的基础设施、产业布局与城镇建设等。”广东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余云州披露,“试验区将享受两广叠加的优惠政策,在财税、金融、投资等方面利益共享,吸引国内外企业入驻。”

梧州市发改委副主任周雄推介说,根据梧州、肇庆两市初步磋商,试验区将本着我国东西部区域合作典范、两广经济一体化先行区、西江经济带新增长极的战略定位,创新合作机制,在探索建立两省(区)直管、东西部优惠政策共享叠加、经济发展战略衔接、区域行政管理和社会管理一体化等方面先试先行,研究解决试验区建设发展的体制机制瓶颈问题,并为其他地方提供借鉴。

7月16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总体规划已经有了突破,时机成熟时,希望能够与广东省一起将之共推为国家战略。试验区的具体操作情况,省级层面由广东发改委泛珠秘书处和广西发改委泛珠办负责,市县级层面由肇庆市、梧州市和封开县负责。”

区域合力

根据协议,到“十二五”期末,两省(区)深度合作机制基本完善并成熟运作,共同推进北部湾经济合作,开拓东盟、港澳市场取得明显进展,跨界基础设施建设、便捷舒适无障碍旅游圈及现代流通经济圈建设、产业对接合作、社会事业发展与社会管理协作、区域生态环境保护等取得明显成效,经济社会发展融合度显著提升、发展水平明显提高。

试验区的启动,将带给梧州市和封开县的经济发展什么样的影响和推动,两地的领导对试验区都寄予厚望。

梧州市,是“西江黄金水道”重要的国家一类口岸,与粤港澳一水相连,与珠三角具有近水楼台之利。

梧州市委书记刘志勇,期待试验区的早日启动,愿携手广东肇庆市合力打造中国东西部区域经济合作新高地。蝶山区正倾力构建试验区,指向珠三角产业转移的首选区。

根据协议规定,刘志勇期许,梧(州)肇(庆)两市将利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和泛珠三角区域合作平台,发挥各自比较优势,合作推进西江经济带建设,共同推动试验区打造成为粤桂战略合作的先导区以及肇梧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

试验区的另一方肇庆封开县,是珠三角与大西南的交会点,毗邻广西梧州市,亦是“西江走廊”经济区域的重要组成部分。

封开县县委书记张浩强调,封开与梧州要加强两地部门之间的沟通联系,尽快开展对试验区的指导思想、路网建设、产业定位、项目选择、生态保护等工作的研究,尽快形成具体的规划方案。

张浩认为,目前关键所在是把试验区的概念推向落实,更好推进试验区建设取得进展。

试验启动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完成试验区课题研究报告,清华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亦完成了试验区建设总体工作方案。

今年3月,梧州与肇庆两市已成立试验区工作领导小组。目前,试验区所在的广东封开县和广西梧州市,在全力推进统筹规划工作,两地政府部门领导交流与互动频繁,为试验区的启动做充分准备。

目前,两市初步研究确定了24项重点项目计划,其中西江航道升级、高速公路及铁路的衔接都在协商之中。南广铁路的建设,广佛肇高速公路力争延伸至封开、梧州,向上级部门争取将西江航道升级至3000吨级,以对接水路交通。

肇庆市交通局局长吴生6月8日公开表述说,粤桂合作路网结构规划已启动,经与广西梧州市交通局协商,同意选取在两广交界建设粤桂大桥,作为开展试验区工作的启动点。

之前的5月17日,封开县与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南方分公司举行投资100亿元的热电联产项目签约,这是试验区“基础配套设施先行”的标志。

7月4日,梧州市常务副市长李新元带领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到访封开县,双方就深化试验区的规划、做好跟踪对接、加快试验区建设进行了深度协商。

梧州市、封开县两地为争取早日启动试验区,正着手对外围的交通道路和城市的基础设施,进行同城化建设。两地交通部门计划实现公汽交通对接,加快撤销梧州收费站。

试验区南北两岸的云龙桥南桥头经大园桥至蟠龙口沿江试验区专项公路、封开县西江干堤段达标加固工程及大园桥等项目,都在规划中。

梧州市,计划将今年9月前动工的市环城高速公路接入广佛肇高速公路,形成连接珠三角、北部湾、大西南快捷的大通道。同时,完善试验区内路网体系的规划建设,疏通连接交通骨架网络的“毛细血管”。

管理协作

广东广西的官方预计,试验区的建立,有利于促进珠三角经济区、北部湾经济区和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战略合作,并推动西部大开发战略与广东省“双转移”战略对接。

在两广纷纷看好试验区前景的时刻,已有专业人士未雨绸缪,思考试验区今后可能遇到的管理疑难。

跨省份的区域经济合作,税收分成的收入分配问题如何解决?试验区的管理模式如何?这都是试验区发展面临的棘手困难,这考验两省(区)合作的政治智慧。

在吉林省经济学者于雷看来,关于税收收入的分配问题,这里涉及到试验区的运作模式的选择。如果政府行为的运作,其利益分配自然由双方协商解决,主要是依据各自所投入的各种优势资源(生产要素=资本、土地、劳动力等)的大小来股权量化后,以此为基础进行分配。倘若选择商业性投资公司的运作方式,也是按照各自投入的资本(以其他方式投入的也可以折算入股)换算成股权来进行分配。况且,试验区不可能单纯依靠政府职能部门运作,市场经济下引入投资公司管理的方式是一种必然。

此外,对此疑难问题,泛珠区域合作专家、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日前接受采访时建议,试验区在制定总体规划和具体细则时,可以参考广东省深汕特别合作区在这两个问题上的解决路径。

以深圳和汕尾的特别合作区为例,既学习借鉴新加坡与苏州市一国与另一国城市的合作模式,又超越“飞地经济”模式的局限,采取了“八深八汕两联盟”。“八深”即深圳开发、深圳招商、深圳管理、深圳理念等,“八汕”即汕尾所有、汕尾司法、汕尾供地、汕尾基地等。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广东省房协会长王韶:房企须充分估计疫情后的风险
唯兼顾民生,方能行稳致远——2020年全国“两会”为下阶段房地产调控与发展指明方向
广东助农天团卖“荔”带货 助推富民兴村
广东省委常委叶贞琴走进拼多多直播间,携厅长市长“组团”为荔枝代言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