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无诤:郭树清的真正考验——斩断IPO产业链

2012-05-10 20:52:13

陈无诤

郭树清自履新证监会主席以来,今年“五一”前夕,其证监新政力度之密集,史无前例—短短四天,证监会等监管部门接连发出四项重大政策。这也充分表明郭树清及证监会改革中国股市决心之迫切。对比世纪之交的那一轮证监新政,自称不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的郭树清自然赢得了更多的拥护和掌声。

然而,中国证券市场的弊端多年形成,证监新政无法一蹴而就,改革既不可拖沓,亦不可能激进。直面中国股市当前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郭树清能否冲出这个重围,市场对此仍半信半疑。如何彻底斩断当下中国的IPO灰色产业链,这是摆在郭树清面前的重大考验。

目前,中国IPO产业链有着自己独特的潜规则:首发PE越高赚得越多。股票发行中的利益链条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承销费一年就近百亿元,其背后还有律师费、会计费、资产评估费、财务顾问费及财经公关费,而上市前的股权投资机会可谓一本万利,真正的获益大头还有上市前的股权投资机会。

对众多投行从业者来说,重要的不是发现拟上市企业的价值,而是如何揣摩和掌握证监会发审委官员的喜好。中国企业IPO,已成为一个流水线作业的系统工程。只要把合适的内容装进“框框”里,上市并不是难以完成的任务。

比如提前入股拟上市公司。中小企业为满足上市条件可能做假账,为此联合会计师、律师扮靓公司业绩。此外,还要动用各种资源争取上市资格,寻找顶尖投行包装上市以及贿赂证监会相关人员等。在这一环节中,还可找公关公司“摆平”上市难点。

中国的财经公关已形成了自己的产业链,其中不少公司和证监会官员的关系错综复杂。而进入询价环节后,相关机构互相吹捧拉抬股价,借助“股托”推高首发价。最后,还可以出任独立董事,持有公司股票,高额套现获利。创业板的大量公司即是实例。

通过以上“IPO流水线”的加工,一个普通的公司就转变成了上市公司,丑小鸭也被打扮成靓丽的白天鹅;公司募集到他们想要的资金,股东完成财富增值,而参与其中的投行、PE、保荐人、会计师、律师等各种利益相关体都获得了巨大的收益,而他们利益最大化的关键都取决于“市盈率”。

正是这个利益链条和众多的寻租机会,很容易让拟上市公司、PE、投行、会计师及律师事务所、财经公关、保荐人、部分证监会和地方官员、部分财经媒体等各方变成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离不开谁—这就是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既得利益集团得以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原因,这亦是中国特定时期权力-资本联盟和寻租的一个缩影。

被誉为“孤独”的改革者、“一个人在战斗”的郭树清,在给中国资本市场刮骨疗伤的过程中,即便是查处较少争议的违规违法行为(比如之前对于平安证券保代人“老鼠仓”事件的严厉处理),也如他自己所言,很容易遭遇“地方保护主义”。而随着证监改革的持续深入,道阻且长,压力也会越来越大,反对的声音会逐渐增多。为此,人们不免担心,郭树清的新政究竟能走多远?

证监会的职责主要是确保申请上市时,公司提供的信息是完整、准确、真实的,此外就是打击股市中欺诈、内幕交易、股价操纵等各种违法行为,从而保护投资者利益。然而,中国证监会却以为投资者把上市公司质量关为由,把精力放在IPO审批上,监管部门不该为投资者把上市公司的质量关,也不可能把好这个关。

为此,证监改革的重中之重,还是发行制度改革。虽然证监会已从原来的审批制变成了现在的核准制,但证监会拥有对申请上市企业的生杀予夺权力的局面始终没有改变。谁来监管证监会?如果不对证监会的权力与职责进行根本性改革,中国股市的赌场和骗局本性不可能得以真正解决。

为了权力寻租,证监会将自己的职责与权力本末倒置。新近发布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征求意见稿有形无实,并未彻底解决行政审批问题。而如果现行审批制度不变,就不可能杜绝寻租现象。在新一轮证监会内部大换岗之后,新上任的某些官员仍可能重蹈覆辙,享受审批权力带来的快感。

在刚刚落幕的全国证券公司创新发展研讨会上,郭树清表示,当前我国证券行业的金融创新迎来了历史最好时期。证券公司要强化诚信责任和法律意识,承担好社会责任,加强自律,不能把投资者当傻瓜。“逐利而生”本是券商的天性,若中国发行制度不改革,现存的权力寻租和IPO产业链问题,仍无法彻底解决。郭树清的监管之路,依然任重道远。

作者系财经媒体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早课 | 银保监会:坚决打掉腐败“黑三角”
时代早课 | ST欧浦:实际控制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时代早课 | 证监会调查组已入驻瑞幸行使长臂管辖权
严防进股市楼市 监管规范保单质押贷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