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履新 首推强制现金分红

2011-11-17 04:17:31

本报记者 孟德 发自北京

2011年10月29日,就任证监会主席后的郭树清马不停蹄:11月10日,出席“国际金融论坛2011全球年会”,11月12日出席“2011财新峰会”。三天内两次参加外部会议,郭向外界展示其谦和、开放的姿态。

会议期间,他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但他对此相当谨慎。有关资本市场的唯一表态是对媒体表示,社会各界发给他的公开信,“都已经看了,有了建议怎么能不看呢?”

郭树清的一言一行为何会如此牵动社会各界的神经呢?甚至有媒体称,“10月31日,沪指收于2468.25点,这是郭树清履新证监会主席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市场用下跌5.16点、终结上周的5连阳来迎接中国第六任证监会主席的上任,这似乎预示着,郭树清未来的任务将相当艰巨。”

股指的上涨、下跌再正常不过,与证监会主席易人有何关系?与郭树清未来的任务有何关联?这从本质上说明,中国资本市场“政策市”思维在作怪,将股市的涨跌系于监管者裤腰带上,足见资本市场市场化仍处于启蒙阶段。

第一把火烧热现金分红制度

郭树清上任后的“第一把火”,是要求上市公司明确分红政策。11月9日,证监会有关负责人在解答四大市场热点问题时强调,证监会将要求所有上市公司完善分红政策及其决策机制。

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价值源自于什么?这是一个全世界投资者都在追问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标准,但最根本的参考标准之一是股息率,巴菲特非常在意这点。中国上市公司股息率非常低,约为1%,公司可分配利润中的现金股利支付率约为25%,远低于美国等境外市场。

业内人士称,股息率绝对不是中国大部分投资者决定投资的参考标准。他们靠的是对国家领导人讲话精神、国家宏观产业政策的前瞻性研究进行投资。以期先人一步购买某只股票,在价格上涨中出货、获利。在这方面,公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并不比中小投资者更高明。

郭树清显然了解投资的真谛。11月9日,证监会发布公告,要求上市公司树立回报股东意识,要求公司完善分红政策及其决策机制,决定加强对公司利润分配决策过程和执行情况的监管,立即从IPO公司开始在公司招股说明书中细化分红规划、分红政策和分红计划。“红利是投资者回报的最重要组成部分,是公司股票价值的决定性因素,是资本市场正常运转的基石。”证监会相关负责人对媒体公开表态。

郭树清的初衷是好的,但结果仍未可知。2008年,在尚福林任内,证监会也出台了强制上市公司分红的政策,规定上市公司分红与再融资挂钩,再融资公司最近3年以现金或股票方式累计分配的利润,不少于最近3年实现的年均可分配利润的30%,但结果依然出现大量“铁公鸡”公司。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市公司分红与否、股票的投资价值为何、投机还是投资,这些问题不需监管部门费心费力。郭树清们需要正视,造成中国投机市的根源并不在于上市公司不分红,也不是投资者愚蠢、天生喜好投机,而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设计缺陷造成今日的“投机市”。

为此,业内人士表示,郭树清对分红制度这种枝节制度的修补、完善,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资本市场面临的深层次问题,而应发挥整体制度设计的特长,规划、设计基于全市场化时代的中国资本市场新制度。“尚福林留下了很好的遗产,郭树清如果处理得当,应该能实现这一成果。”

证监会如何放权是重要课题

郭树清作为市场经济体制的忠实拥趸者,人们期待他能将“新兴加转轨”的中国资本市场推向全面市场化的道路,其关键是界定监管层的权力边界,证监会放权将会是郭树清最重要的课题。

不少业内人士关心的是,市场经济的核心要旨在于界定市场与政府的关系,一切的制度设计的根本都源于此。而这方面恰恰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中国经济悬而未决的大问题,这也是深度困扰中国资本市场的根本问题。“在市场与政府的关系方面,我们需要研究政府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现阶段要解决要素市场面临的主要问题,需要减少管制、分割,增强公平监督,提高因势利导的能力。”郭树清在接受证券市场周刊采访时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但在计划经济思维回潮,中国由创造财富进而转入分配财富的社会环境中,让渡政府权力,推行“市场化”,可能不那么讨人喜欢。人们担心的是,郭树清是否有敢闯“地雷阵”的勇气、魄力和手腕?

即便在2000年左右,中国经济正大踏步走在市场化的道路上之时,同样是市场经济的忠实拥趸者—时任证监会主席的周小川(现中国人民银行行长)试图对资本市场做出市场化改革,遭遇强大阻力,最终失败。

继任者尚福林以充满“中国式政治智慧”的方式,艰难地实现资本市场“新兴加转轨”的格局,为全面市场化打下基础。郭树清如果继续在此框框内打转,不敢触及根本制度的改革,可能会给其任期画上失败的句号。

郭树清对于困难有相当的认识,在2011年年初的《中国改革》杂志上,郭树清曾写道,“我们早已明确了‘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的基本原则,但要真正实现,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证监系统应进行市场化改革

人们更为关心的是,在对资本市场制度进行改革之前,郭树清需改革监管系统本身,打造一个更加高效、独立、专业的监管体系。

证监会、证监局、交易所之间的职责和功能定位需更加明确。证监会应当成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打击财务造假、内幕交易行为,维护市场交易秩序,减少直接参与市场的空间及机会,避免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同时,业内人士表示,必须切断与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和基金公司等资本市场参与主体之间的双向人事交流。否则,容易滋生利益集团和寻租暗门。另外,也有专家建议说,在纯市场化环境中,证监局可以取消。由此,可以杜绝各级政府部门对资本市场的人为干预,使一些下三滥公司凭借政府部门的特批上市。

现有格局中,各地证监局与地方政府金融办筛选拟上市公司,由保荐机构进行上市前培训,在证监会发审委排队等待审核批准上市。以证监会发审委区区25名委员如何能辨别不同行业、不同商业模式、不同历史背景和不同财务数据公司的优劣?为此业内人士质疑说:如果真能做到,这些委员个个都是巴菲特了。

事实证明,经由这套审核程序被批准上市的公司存在严重的包装过度、财务造假、利益输送、权力寻租等诸多问题。海普瑞、神州泰岳、汉王科技这些走下神坛的创业板企业就是生动案例,八菱科技女老板顾瑜甚至用眼泪就可在发审委打通关顺利过会。而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审委委员因此而受到追责。

“证监会正不断健全以市场化为导向的运行机制的建设。”证监会副主席刘新华日前表示,随着股指期货、融资融券等创新措施的进行,市场风险管理和信用交易机制逐步发挥作用,升级建设了资本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积极推行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和基金公司行政许可的流程“阳光化”。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威马汽车沈晖:第一目标是实现现金流管理
华光新材IPO观察:产业链议价能力弱,现金流吃紧短期借款攀升
芯碁微装IPO观察:经营性现金流大幅低于净利润,应收款项规模暴增
海优新材IPO观察: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连年为负,毛利率大幅低于同行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