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克鲁格曼:紧缩导致欧洲乱局

2011-06-09 06:58:58
在欧洲,制造痛苦的领导们已经控制那里一年多了。他们坚持认为,健全货币和平衡预算是解决所有问题的良药。然而,这样坚持之下更多的只是一种经济幻想。

保罗•克鲁格曼

我总是很理智地批评美国国内那些与经济相关的讨论。不过,在美国,至少那些制造痛苦的领导成员们,那些面对严重失业问题、嚷嚷着要提高银行利率和大力削减政府开支的家伙们,并没有让局面变得更坏。因为美联储和奥巴马政府或多或少地遏制住了他们。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欧洲,制造痛苦的领导们已经控制那里一年多了。他们坚持认为,健全货币和平衡预算是解决所有问题的良药。然而,这样坚持之下更多的只是一种经济幻想,特别是他们信奉所谓的“信心神话”—即只要减少政府开支,就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因为在他们看来,政府的财政健康将提高私营企业的信心。

不幸的是,他们的“信心神话”总是拒绝为他们显灵。如今,关于如何处理这些残酷现实的讨论,已经让欧洲成为了一场新的金融危机的焦点。

自1999年欧元创立以后,欧洲开始涌入大量的资本。在此之前,欧洲可是被外界认为风险过大、借贷数量也受到一定限制的地区。自那以后,投资者们显然认为,像希腊、葡萄牙、爱尔兰和西班牙这样的国家,既然都是欧元区的成员了,怎么会出问题呢?

然而很不幸,这个问题的答案现在是肯定的。希腊政府曾经的借贷利率只比德国高一点点,如今却饱受债务困扰。爱尔兰和西班牙政府没遇到这样的情况(葡萄牙则介于两者之间),但他们的银行遭遇类似问题—当泡沫破灭,纳税人们发现自己深陷银行债务之中。不仅如此,1999-2007年的经济繁荣使得这几个债务国的价格与成本比其他邻国高得多,这使局面更加糟糕了。

那该怎么办呢?欧洲的领导人向这些危机中的国家提供紧急借贷,代价是这些国家必须承诺实施严格的财政紧缩政策,政策的主要内容就是大力削减政府支出。反对者们认为,这样的举措只会弄巧成拙,不仅因为计划会带来更大的阵痛,而且它会加快经济衰退,造成收入下跌。然而这些意见都被当局一一驳回了。他们声称,紧缩政策实际上是具有扩张性的,因为它能够增强信心。

可是我要说,到目前为止,那些信心神话都没有兑现。不仅如此,我们还必须预见到,欧洲那些恼人的债务国将会因为这些紧缩计划遭受更加严重的经济衰退。所谓的信心不会提升,反而会不断下降。目前可以明确的是,也许西班牙可以勉强熬过去,但像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这样的国家却无力偿还所有债务。

从现实的角度考虑,欧洲需要为债务削减做一些准备,包括接受一些来自更强经济体的援助,并对一些私营债权人施行“剪发”般的政策,让后者不得不接受非全额偿还方案。然而,这种现实主义似乎不受欢迎。

一方面,德国正在走强硬路线,坚决抵制对那些饱受困扰的邻居们施以任何形式的援助,即便这些援救计划有很大一个动机,其实是为了让德国自己免受损失。

另一方面,欧洲央行表现得像是要坚定地发动一次金融危机。尽管欧洲很多国家的经济状况相当糟糕了,央行却开始提高利率。央行的那些官员们还不时地发出警告,反对任何债务免除。事实上,就在上一周,央行的一位理事会官员表示,即便对希腊债务进行温和的重组,也会让央行停止接受将这些债券作为希腊银行抵押贷款的附属担保物。这就相当于宣布,一旦希腊寻求债务免除,欧洲央行将中止整个希腊的金融系统,要知道,后者极其依赖这些贷款。

如果希腊银行倒闭,希腊也将被逐出欧元区,接下来,我们很容易预见,整个欧洲将会在金融上遭受多米诺骨牌效应般的打击。到那个时候,欧洲央行该作何打算呢?我猜想它们才不想面对他们所幻想的神话带来的失败。也许你觉得他们的这些想法愚蠢至极,可是又是谁曾告诉过我们,智者统治世界的?

(马欢 译)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A股散户收益不佳 标准化产品将是家庭资产的主要配置工具
浙商银行:平台化服务助力民营经济发展
首创完整“硫―钛―铁―钙”循环经济 惠云钛业即将登陆A股创业板
李扬:经济循环格局转变要靠市场机制实现,转型对沿海地区就业影响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