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局势背后的“积极主义”外交

2010-12-23 01:16:54

和静钧

20日韩方动用所有“编制内火力”向延坪岛西南方海域共打出了千余发实弹,朝方则以射击海域偏远、不值得“对韩军的每一次挑衅作出反击”为由,保持了“克制”,一场被观察家定义为“千钧一发”的危局瞬间缓和。

危局瞬间缓和与国际社会的努力分不开。中俄都召见和致电了相应的外交官员,俄方联同中方还紧急发起了长达八小时的安理会闭门磋商。中方外交高层和中方官方报纸也罕见地以“兄弟手足情”的“情字牌”力劝朝韩克制。

如何评估这一场继11月延坪岛炮战以来最危险的形势的化解呢?这涉及到积极主义外交问题。

积极主义(activism),顾名思义就是与“消极主义”相对,是“什么都别做、什么都别说”行事思想的否定。积极主义者敢于运用所有资源,延伸所有可能的影响。积极主义者也不排斥用负面的、激进的方式解决问题,它瞄准的是终结目标。从某种意义来说,积极主义是半理想主义和半现实主义的结合。

韩方判断“天安”号舰炸沉事件及延坪岛炮战的发生地的重合,是朝方推翻“北方界线”的一系列行为,如果这样后续行为的后果会产生严重对抗,就有必要在此领域重申“主权”,因此,延续和加深“天安”号事件及延坪岛炮战而中断的预定军演,就是必不可少也是在所难免的选择。为了防范可能的冲突,韩方出动有制海权和制空权能力的武器装备。美国也判断韩方重申主权行动的危险性,就派出“人肉盾牌”,数十名美军监督和指导了炮击。同时,美国还有一名“民间外交官”作为朝方的贵宾在朝鲜进行访问,“民间外交官”、新墨西哥州长理查德森虽然声称是“纯私人性质的访问”,但没有人会怀疑他身负国家使命,一旦爆发冲突,他随时都可能成为“人质”。这些人员的“巧合出现”,使冲突具备了直接牵连到第三方的因素,美国可以凭美国军人和公民安全受威胁为由发动攻击。

美韩的做法就是一个典型的“积极主义”,韩国正面“逞强斗狠”,背面又按情理出牌;美军正面“煽风点火”,背面又派遣“民间大使”出使朝鲜。就在韩军鸣金收兵之前,美国“民间大使”处就传来了朝鲜同意国际原子能核查人员重返朝鲜的消息,而进一步的消息是,朝鲜还要把核燃料棒交存或出售于第三国,还要与韩美形成三方委员会并建立热线。这些消息虽未得到朝官方证实,但数度出使朝鲜的理查德森不会这么容易被人哄骗,这肯定“事出有因”,积极主义路线,一定程度上已经奏效。

可以说,这番半岛危机骤然化解,功在各方的“积极主义”。假如朝方向理查德森的承诺是真,那么朝方也在用积极主义化解危机。这是应该肯定的。

作者系国际政治文化研究学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英国首相进入ICU后病情恶化,外交大臣暂时“接力”
全球8位鉴赏家齐聚半岛,艺术晚宴圆满落幕
叙利亚混乱局势再升级,以色列导弹袭击致使2人死亡
美驻华大使撰文欢迎中国留学生,外交部:望落到实处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