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地方投融资必须接受市场责任约束

2010-10-28 02:49:47

叶檀

地方投融资平台已经出现“微妙宽松”。这是对于地方投融资平台的认可,也是出口下降后维持基建力度的平衡。

对地方投融资平台的管理有先紧后松的过程。6月13日,《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正式公布,要求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在年内清查地方融资平台债务,并对融资平台公司进行清理规范。时隔两个月,8月19日,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及银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贯彻<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相关事项的通知》,再次表明了中央政府对本次清理规范工作的重视程度和决心,并提出加强组织领导、确保工作落实的具体要求等。此后各地落实趋缓,到10月21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冯红出席2010年全国股份制商业银行行长联席会议时表示,目前从总体情况来看,应该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的风险可控,但是局部风险也不容忽视。说明主要负责监管者对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有了初步结论,银行针对投融资平台的拨备等严格的要求也不再提起。

就大多数成熟经济体而言,地方政府都有发债权以解决地方政府的财政缺口,当然也会出现类似美国地方政府破产等案例,但到目前为止,各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局限于本国,还没有酿成世界性金融大灾难。

我国不应该堵塞地方借债权,但是,问题在于,管理不规范,以及地方政府的公司深入市场与民争利。

根据中国银监会的统计数据,截至2010年6月末,中国地方融资平台贷款达7.66万亿元;另外,根据债券市场的统计,截至2010年6月末,城投债(含中期票据和短期融资券)余额为4882.5亿元;再加上财政部代发的地方政府债券2670亿元,地方政府公开可以计算的总债务截至6月末已超过8.42万亿元。

一些地区的地方债务已经远超国际最宽松的警戒线。根据审计署前期对18个省、16个市和36个县本级的审计,其中有7个省、10个市和14个县的本级债务率超过100%,最高的达364.77%。地方政府正在过度举债、寅吃卯粮,把风险转嫁给社会。

不仅如此,地方投融资平台管理混乱,平台越来越多。地方融资平台的主要表现形式就是“城投公司”,2009年疯狂时连财政基础最弱、底子最薄的县乡政府都在挖空心思建立投融资平台,一度出现一个地级市同时并存10多个以上平台的情形,建委、发改委、国土局、财政局、国资委、园林局、开发区等都设有融资平台。按照央行2009年第四季度披露的数据,我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达到3800多个,如果按照四部委细则定性的宽口径计算,投融资平台的数量恐怕至少达到8000个以上。这些政府平台正在封杀市场运作的空间,借地谋财、借银行与民资,与民争利。

要解决地方债,首先要分清地方债与城投公司的区别,地方政府的债务是以地方政府财税担保,而我国严格审核的地方债由中央财政背书。根据地方税收资源发行地方债与企业行为是两码事,只要建立规范、进行评级、严格审核,应该允许发行。

城投公司则是企业行为,虽然由地方政府控制,但必须由市场主导,如城投债发行的利率必须由市场说了算,最重要的是让这些国字号的发债者回归市场本源,承担对债权人、投资者的法定义务,而不能胡乱决策之后,甩手一走,什么责任也不必承当。这是最糟糕的道德风险,是以市场之名进行的掠夺。

试想一旦房价下跌,一旦城投公司投资建设的公路没有几辆车跑,坏账该由谁背。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说个稍远些的案例,1998年王岐山到广东省担任常务副省长,救火队长救的第一场火就是处理中国第二大信托投资公司—广东国投破产事件。

对地方债网开一面是压力下的产物,中国出口未来可能下降、基建还会维持在高位,但对地方债、地方投融资平台的改革,更应该基于长远的改革大局,在监管下允许地方发债,在市场责任约束的情况下让投融资平台接受考验。

作者系知名经济评论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网易港股上市引爆打新潮 认购倍数或超90倍
零关税、低税率……四大方面详解海南自贸港
放宽银行资本债投资门槛 监管再度为险资解困
稳健还是激进投资?养老金要成资本市场压舱石,先回答这个问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