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不老神药” 7天6板金达威收关注函

章遇
2020-07-21 03:26:07
一面是市场炒得火热,另一面也有不少人提出“智商税”的质疑。尽管缺乏人体安全性与有效性的证据,但这并未妨碍“不老神药”从实验室走向市场。

7天6个涨停板之后,深交所一纸关注函给资金热炒的金达威(002626.SZ)浇了一盆冷水。

7月20日,金达威股价大跌8.13%。在过去7个交易日,金达威的股价从26.5元/股涨至44.8元/股,累计涨幅接近70%,总市值飙升112亿元。

点燃资金炒作热情的是一款网传的神秘“不老药”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

7月9日,金达威董秘在互动平台上自曝,其旗下子公司Doctor’s Best(多特倍斯,简称DRB)在美国生产的NMN产品已在天猫旗舰店上市销售。当日,其股价应声涨停,还带动了雅本化学(300261.SZ)、兄弟科技(002562.SZ)、尔康制药(300267.SZ)等相关“NMN概念股”连续大涨。

“DRB并未对该产品的实际效用进行过明确承诺,且已明确提示不用于诊断、治疗、治愈或预防任何疾病。公司对DRB推出的NMN新产品市场前景并不确定,且未来可实现的销售规模亦不确定,目前不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影响。”7月20日晚间,金达威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称。

一扫而空

7月8日,多特倍斯的NMN产品在其天猫旗舰店上架试销售,定价约1600元/瓶(60粒装)。在股市的热炒之下,这款新上架的“不老神药”很快被一扫而空。

“该产品由美国工厂小批量生产,目前美国工厂小批量生产的产品已经全部销售完毕。”金达威表示,该批产品共销售1406瓶,销售金额228.02万元。金达威还称,生产NMN的美国工厂已通过美国FDA工厂备案、NSF cGMP(膳食补充剂)认证、NSF cGMP(运动营养)认证,执行美国膳食补充剂标准。

7月16日,多特倍斯在其天猫旗舰店开放NMN产品的预售预订。截至7月19日,共预售3605瓶,预售金额540.4万元。金达威方面称,多特倍斯将根据开放预订时间承诺的时间及时发货,未来生产情况需到时视市场情况再行确定。

7月20日,金达威一名经销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NMN是进口产品,目前只走跨境电商渠道,线下没有代理经销。

事实上,NMN目前的身份只是一款膳食补充剂。在这个撬动上百亿元市值的产品背后,金达威近些年在海外疯狂“买买买”,布下了庞大的保健品产业链。

2015年以前,金达威的主营业务是饲料添加剂和营养强化剂,2015年前后开始向下游延伸,布局保健品业务。

启动转型以来,除了多特倍斯,金达威先后收购了北美保健品生产商Vita Best、新加坡保健品零售商VITA Kids PTE、美国运动能量产品品牌ProSupps,入股美国运动营养品品牌Labrada和Zipfizz,还参股保健品电商平台iHerb,整合了保健品从上游原料供应到中游生产加工,再到下游销售渠道的全产业链。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金达威的营养保健食品业务实现销售收入16.87亿元,同比增长36.39%,占总收入的比重达52.86%。

多特倍斯是其在保健业领域落下的重要一子。2015年,金达威以3500万美元收购多特倍斯的51%股权。而后又于2016年斥资5358.47万美元收购了其他股东的股份,金达威对多特倍斯持股比例增至96.11%。

多特倍斯是美国一个膳食营养补充剂企业,自纳入合并报表以来,多特倍斯业绩增长平稳。2019年,多特倍斯实现营业收入6.5亿元,净利润为9088.66万元。

争议“不老神药”

一面是市场炒得火热,另一面也有不少人提出“智商税”的质疑。

关于NMN,此前并未有太多公开媒体曝光,亦未见有国内或国际知名制药企业披露过布局研发相关产品的信息。然而,在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上已有不少厂家的产品在售,并宣传着“抗衰老”“逆龄美肌”等功效。

作为一种自然存在的生物活性核苷酸,NMN在人体中是合成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的前体,其生理功能主要通过提高NDA+水平来体现。

公开资料显示,NAD+又叫辅酶Ⅰ,是人体内几百种重要代谢酶的辅酶,在细胞中的功能是作为氧化还原载体,并作为信号分子参与许多重要细胞过程,与能量代谢、糖酵解甚至DNA复制等活动存在关系。

科学界对NAD +的抗衰老作用有过不少研究。早在1970年代,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就发现,以NDA为辅酶的Sirtuins蛋白与长寿有某种相关性,而且这种蛋白受NAD水平调节。由于NAD+是长寿蛋白的Sirtuins的唯一底物,因而被认为具有抗衰老功能,增强NAD+水平被认为可能会对延缓衰老有帮助。

不过,由于分子量太大,直接补充的NAD+无法通过细胞膜进入细胞,于是就有人想到了通过补充前体NMN来提高人体内的NAD+水平。

哈佛药学院遗传学教授大卫·辛克莱尔(David Cinclair)是NMN的狂热研究者之一。2013年,他在老鼠身上进行抗衰老实验,通过实验对比发现,从外部补充NMN能够让老鼠的各项指标年轻化,或者说寿命可延长10%―20%。

大卫·辛克莱尔将其研究成果发表在顶级学术期刊《Cell》上,引来科学界对NMN的广泛关注。他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宣称,自己每日服用NMN,“感觉身体年轻了许多”。在大卫·辛克莱尔的力推下,NMN逐渐走入大众的视野。

近些年来,不乏发表在《Nature》、《Cell》等学术期刊上的研究论文显示,NAD+与衰老以及多种衰老相关疾病存在关联,NMN在DNA修复、老年痴呆、帕金森、心血管疾病等方面的实验中显示出一定作用。

然而,关于NAD+和NMN的研究,大部分都只推进到动物实验阶段。目前可查询到的NMN临床试验大约只有4项,其中华盛顿(圣路易斯)大学、哈佛大学、日本庆应大学开展的三个NMN临床研究已进入临床二期。

“关于NAD+和NMN已经有很多动物模型研究,提供了一些早期证据。”7月19日,华东地区某药企研发负责人蔡云(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即便是开展了一些人体试验,作为保健品的临床试验和作为药品的临床试验,在研究方案设计和审批等方面的严谨程度是大不相同的。”

蔡云指出,目前,尚未有人体临床试验证据能够证明服用NMN能够提高人体内NAD+水平并起到延缓衰老的作用。市场上NMN产品也多是以膳食补充剂或保健品的身份销售,不宜夸大宣传NMN的抗衰老功效。

商业化之路

尽管缺乏人体安全性与有效性的证据,但这并未妨碍“不老神药”从实验室走向市场。

人体合成NAD+的主要前体,除了NMN还有NR(烟酰胺核糖)。近些年来,这两种前体的相关补充剂先后以“不老神药”的形象在保健品市场出现。

NR其实是NMN的前体,也就是NAD+的前前体。大约在2012年前后,NR作为人体服用的保健品开始在市场上露面。

2017年4月,李嘉诚曾通过旗下投资公司Horizons Ventrues 给美国Chroma Dex投资了2500万美元。当时有传言称,李嘉诚是服用了Chroma Dex生产的NR产品后才决定投资的。但Chroma Dex公司至今仍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亏损额达3214.7万美元。

地产大佬潘石屹也曾在微博上表示试吃过“不老仙丹”—美国Elysium公司的NR产品。借着名人效应,NR出过一把风头。

不过,据相关研究,补充的NR在人体内大部分转化成为烟酰胺(NAM),而非通过NMN转化为NAD+,导致其补充NAD+的效率太低。NR产品因而一直不温不火。

作为NAD+的直接前体,NMN面市时被捧为新一代“不老神药”。时代周报记者在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搜索发现,在售NMN涉及的厂家已有十数家,产品价格在几百至上万元不等。其中较为知名的有香港基因港生物的艾沐茵、美国Herbalmax的瑞维拓,以及日本新兴和制药的MiraiLab。

日本新兴和制药最早将NMN商业化。2016年,该公司向市场推出全球首个NMN产品,但因采用生物发酵法,成本较高,目前其NMN 9000在天猫上售价21509元/瓶(60粒装)。

香港基因港生物的入局使NMN的价格更平民化。2017年,其完成NMN产品开发,使用全酶法工艺将NMN的成本大幅拉低,售价也相应降低,目前定价约在1500元/瓶。

为实现大规模商业化,2018年底,香港基因港生物在浙江余姚建厂,总投资高达20亿元。日前,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骏对外透露,在余姚投建的NMN工厂已于6月份试产成功,将于近期投产,产能预计可提升至200吨,可满足约80万人的消费需求。

在巨大商业利益推动下,NMN相关产品的商业化步伐或进一步加快。人口数量叠加老龄化因素,中国被视为抗衰老需求最大的一个市场。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在售的NMN均为境外产品,国内尚无完成注册的NMN。

“一方面,国内保健品实行‘审批+备案’双轨制,上市需要获得相应注册许可,有一定门槛。不少国内公司也会通过境外注册或收购的方式生产保健品,然后绕道跨境电商或代购渠道进入中国;另一方面,也是抓住国内消费者偏好进口品牌的心理。”7月19日,一位曾在药监系统工作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事实上,作为全球公认最为严格的食品药品监管机构,FDA对于保健品的准入监管却相当宽松,美国因而有着全球最为繁华的保健品市场。根据美国《膳食补充剂健康与教育法》,企业负责产品质量安全,产品上市之前并不需要经过FDA批准。

“美国的保健品叫膳食补充剂,在监管上属于食品范畴,对事前的准入放得很松。”前述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FDA对膳食补充剂主要是事后监管,对上市后出现的质量安全性、虚假宣传等问题采取措施,但对产品投入市场前并不会进行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