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亏四年遭问询,奶粉第一股贝因美何时重回前三甲

王言
2020-07-03 20:31:28
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贝因美长期以来战略不清晰、执行不到位以及领导层的频繁更换,此外,产品创新和升级不够迅速、国产奶粉激烈的市场竞争等,对于贝因美的经营都造成了影响。

艰难保壳、与二股东恒天然决裂之后,贝因美又因业绩持续亏损等问题受到监管层关注。

8ccf8e3051b943798712f17b97c9dc0e.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7月2日,贝因美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要求其结合近年所处行业发展情况与公司实际经营,补充说明近年来扣非后净利润连续为负的主要原因、是否背离行业趋势。

针对相关问题,时代财经7月3日向贝因美了解具体情况,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连续四年巨亏

三聚氰胺事件后,作为少数未被卷入的乳企,贝因美迅速崛起,并抢在众多国产奶粉企业前上市。然而,随着近年来业绩的下滑,贝因美“奶粉第一股”的光环逐渐褪去。

事实上,贝因美已经连续四年亏损,合计亏损额高达22.86亿元。财报显示,2016年至2019年,贝因美净利润-7.81亿元(人民币,下同)、-10.57亿元、0.41亿元和-1.03亿元;扣非净利润-7.99亿元、-11.39亿元、-2.17亿元和-1.38亿元。

从营收结构来看,主营业务奶粉销量下滑是贝因美营业绩不振的主要原因。根据财报,2019年贝因美奶粉收入总营收占比超90%,销售量为1.96万吨,同比下滑7.01%。而在2016、2017和2018年,贝因美奶粉销量也分别下滑7.42%、5.77%和38.88%。

对于销量下滑,贝因美多次在财报中解释称,主要受到了新生儿人数持续下降的影响。

另一方面,乳铁蛋白为主原料涨价,也造成了其近年来利润表现不佳。

2017年7月,新国标《食品营养强化剂乳铁蛋白》(GB1903.17—2016)开始实施,这一新规将乳铁蛋白纯度从90%提升95%,造成市面上部分原料无法满足新标准。

公开资料显示,乳铁蛋白是婴幼儿配方奶粉一种重要的添加剂,能促进婴幼儿对奶粉中铁和钙的吸收。目前,乳铁蛋白产能主要集中在美国、新西兰、澳荷兰等国家,我国进口依赖度高达98%。新国标的实施,导致乳铁蛋白价格由3500元至4000元/吨暴涨至3万元/吨。

根据贝因美2018和2019年财报,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2.51%和50.09%,分别较上年同期下降7.61%和2.42%。而在两年的财报中,贝因美均表示乳铁蛋白价格的上涨是其毛利率下滑的重要因素。

不过,面对原材料等成本上涨的压力,奶粉企业普遍会通过提价、推出高端产品等方式转嫁成本,但随着奶粉行业竞争加剧,贝因美品牌力下滑,加之其产品策略调整不够迅速,错失先机。

7月3日,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长期以来战略不清晰、执行不到位以及领导层的频繁更换,是造成贝婴美从国产第一奶粉品牌逐渐走向没落的重要原因。此外,产品创新和升级不够迅速、国产奶粉激烈的市场竞争等,对于贝因美的经营都造成了影响。

据中金公司统计,2019年贝因美市场份额不足2%,跌出行业前十。

与恒天然决裂

一直以来,国产奶粉抱上洋品牌大腿,都被外界视为一个利好消息,贝因美也曾与国际乳业巨头恒天然“联姻”,意图共同开拓国内奶粉市场。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双方合作并未达到预期效果。

2015年,国际乳业巨头恒天然以每股18元的价格入股,投资约35亿元,持有贝因美18.82%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但随着贝因美连年亏损,这成了一笔失败的投资。

恒天然也萌生出退意。2019年1月,恒天然将旗下奶粉品牌安满在中国的销售重新纳入自己的管理范围,并结束了与贝因美合资成立达润工厂的合作;同年3月,由恒天然派驻贝因美担任董事的朱晓静选择了离开,辞去董事席位。同时,恒天然开始对贝因美进行多次减持。

wind数据显示,目前恒天然对贝因美的持股比例已经降至10.82%,同时因为贝因美的股价已跌至6元左右,恒天然账面亏损超过20亿元。

与此同时,双方之间的冲突也日益白热化。

2019年4月,贝因美创始人谢宏公开表达了对恒天然的不满。他表示,中外企业理念差异巨大,恒天然的决策效率低下,无法真正理解中国消费品市场,反而拖累了贝因美的业绩。谢宏一度表示“引进恒天然是自己最后悔的决定”。

2019年9月,贝因美宣布拟将公司名“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更为“贝因美股份有限公司”,恒天然的董事蒲瑞安(Johannes Gerardus Maria Priem) 对上述议案提出反对,声称无法判断相关战略和业务调整的战略合理性、公司应集中精力专注于解决当前主营业务面临的问题。

7月3日,乳业分析师宋亮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恒天然入资贝因美,意在寻找上游供应链的合作伙伴,降低成本,但效果并不理想。“当时恒天供给贝因美的原料价格要比市场价高很多,贝因美的生产成本不仅没有降低,反而增加了”,宋亮补充说道。

瘦身与下沉并举

面对内外品牌夹击、与恒天然合作终结并遭到抛售,贝因美能否起死回生,2020年的变革成为关键,从近期的市场动作来看,贝因美正在积极自救。

第一步是“割肉”瘦身。今年1月,贝因美宣布全资子公司北海贝因美营养食品有限公司拟将所持有北海宁神沉香产业发展有限公司49%的股权予以出售;6月,贝因美发布公告,拟以1791万元将全资子公司上海贝因美食品销售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给杭州洋驼贸易有限公司和自然人叶峰。

两次股权转让公告中,“切割非核心品类”成为关键词,业界普遍认为贝因美正在试图瘦身降本重新聚焦主业。

“贝因美正在进行战略收缩,把一些不相关或是关联不大以及亏损的子公司陆续出售,主要目的是进行减亏,集中精力做好奶粉业务。”宋亮告诉时代财经。

卖卖卖的同时,贝因美还在买买买。

今年2月,贝因美发起对区域乳企呼伦贝尔昱嘉乳业的收购,后者的市场集中在三四线城市及村镇。贝因美声称,通过此次收购,将实现品牌下沉,拓展更广大的乡镇市场,提高市场占有率。

从国内奶粉行业的发展趋势看,贝因美选择市场下沉也合乎逻辑,但很可能会遭遇更激烈的市场竞争。

国海证券研报分析指出,目前三四线城市人口生育率高于一二线城市,同时也是国产奶粉的核心市场,消费能力正在不断抬升。 

不过,飞鹤、伊利、君乐宝等几大国产奶粉品牌几乎都在三四线城市重点布局,再加上外资品牌逐步下沉,小县城的生意并没有贝因美预想的轻松

“三四线市场品牌集中度很高,下沉难度确实很大”,不过宋亮也指出,国内部分三四市场还存在一定空白,比如西南地区、华东华南的三四五线城市。

朱丹蓬则认为,贝因美此次并购与其渠道下沉关系不大,主要目的在于夯实奶源供应。他进一步对时代财经指出,贝因美目前现金流紧张,收购之后成效如何有待观察。

瘦身与下沉战略并举之下,贝因美似乎抢回了一些市场份额。今年5月,贝因美总经理包秀飞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根据尼尔森数据,贝因美的市占率约为4%,在国产奶粉当中排名前4。

今年2月贝因美发布的《2020年-2024年发展战略规划纲要》指出,要建设以用户数据为核心、产品为基础、数智化驱动的母婴新零售业务模式,产品销售规模重回行业三甲。

不过,罗马非一日建成。朱丹蓬表示,谢宏回归公司管理、包秀飞操盘之下,贝因美的经营得到了阶段性改善,但品牌、渠道和产品上的诸多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微信遭美封禁,腾讯市值蒸发超2000亿,诉讼是唯一办法
理想汽车正式挂牌纳斯达克,自述53页风险提示
贝因美勾勒战略新蓝图 推新一代爱加奶粉打造超级母婴IP
互联网巨头入场 阿里美团肉搏社区团购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