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总裁王卫锋离任,老板补位,力高集团任重而道远

刘新歌
2020-05-29 18:10:48
房地产行业目前处于激烈发展、变化的阶段,房企和职业经理人都遇到更多的不可控因素。

VCG211101628877.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到中小房企去”是近年房企高管跳槽的主流选择,但相比服务老东家的时间,大佬们“降维跳槽”后任职时间普遍不长。

5月28日晚,力高集团公告称,因需要将更多时间用于个人事务,王卫锋辞任执行董事,自当日起生效。而在公告前,业内已有传闻王卫锋辞去力高地产总裁一职,职务由力高集团总裁黄若青暂代。

王卫锋加入力高集团仅一年零三个月。2019年3月,王卫锋入职力高集团,任旗下地产集团总裁,主要负责地产集团的日常管理业务。随后,又于4月15日获委任为执行董事,年薪300万元。

“这不是个案,地产高管空降‘成活率’一般都不高。”赛普咨询副院长王亚辉对时代财经分析称,近几年,无论是房地产调控、中美贸易摩擦,还是新冠肺炎疫情,不可抗力和突发事件层出不穷,使房企发展面临更多的不确定因素,人员变动也会更大。”

职业生涯最短一站

离职公告发布前一天深夜,王卫锋发了一条朋友圈:“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田园梦想。”

对于少有新闻的力高集团来说,一年多前王卫锋的加入是个“大事件”。这位前万科、卓越职业经理人的加盟,被视为力高集团人才梯队建设的又一成果,也被看做力高集团发力多元业务的风向标。

履职之初,王卫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加入力高的原因:“我看到了力高作为一家香港上市公司,有很强的发展愿景,发展目标有挑战性。这和我的工作履历、个人经验和事业方向吻合。我希望整个团队和企业一起成长,我经历的每家企业都很优秀,也各有所长,我不太轻易换平台。”

他确实不是一个轻易换平台的人。在万科,他一待就是15年。“在万科,我把房地产开发的岗位几乎都干了一遍,一开始做工程师,之后管过品质、采购、工程、项目、城市公司、总部职能部门,我的职业化是在万科完成的,它教会了我怎么做一个职业经理人。”

2012年,王卫锋加入卓越置业,任职集团高级副总裁,分管集团运营、设计、成本、工程、深圳区域商办等业务,2016年出任集团执行总裁。丰富、全面的地产工作经历也是力高集团所看重的。

力高集团创建于1992年,总部位于深圳,2014年1月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掌门人是福建泉州人黄若青。近而立之年的力高集团体量并不大,2019年合约销售额仅274.12亿。尽管如此,其产业链已在地产开发主业外延伸至康养、商业、科技、物业、文旅、教育等多元化产业。

从500亿规模的卓越到200亿体量的力高集团,双方对彼此不是没有期待,但力高最终还是成为王卫锋职业生涯停留最短的一站。不过,放眼整个行业,他并不是孤例。近两年,地产高管变动频繁,离职潮不断涌现。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2019年全年,知名房企高管变动达150人次。今年第一季度,近80名房企高管离职(包括辞职、卸任、退休等)。

“降维跳槽”职业经理人成为这一波离职潮中的主要力量。王亚辉认为,房地产行业目前处于激烈发展、变化的阶段,房企和职业经理人都遇到更多的不可控因素。房企对高管的要求也从以前的资金、政府关系等资源单一型向复合能力转变,这导致高管高频流动。

“空降高管一般承担的任务难度更高,但团队不一定对他熟悉或信服,再加上企业文化、做事方式等多重因素,导致企业与空降高管不是那么‘兼容’,加大了工作难度,工作任务也较难完成,难以达到老板的期望值。同时,这也是企业、高管‘蜜月期’后双向选择的结果。”王亚辉续称。

力高任重道远

王卫锋在力高集团的一年,发声并不多,在少有的几次媒体采访中,其发言也较为低调和保守。但对于力高集团,他曾说出一些“小目标”——对标企业要变成TOP30到50房企、未来3年要保持30%左右的复合增长率等。

他认为,未来房企的增长空间很难再寄托于增量市场,更多体现为头部企业市场集中度的提升,或者百强企业份额进一步提升。在这种趋势下,企业竞争力非常重要。未来几年,房企相对竞争优势和经营质量的高低,最终决定了企业的增长速度。

王卫锋强调,未来力高的增长是经营能力驱动,而不是投资驱动,但在其任内,力高在土地市场颇为活跃。2019年,力高先后在石家庄、佛山、南昌、泉州、泰州、惠州等城市新获取30幅土地。截至2019年底,力高地产总土地储备约为1460万平方米,覆盖城市数量从2018年的15个增加至25个,物业项目也从56个增加至2019年底的89个。今年以来,力高先后在宁波、西安等城夺地,还参与开发菲律宾TOD项目。

这或是小型房企在规模赛道上的无奈之举。在香港上市后,力高在2014年至2018年四年间,合约销售从31.946亿元升至220亿元,复合增长率约62%。但到了2019年,业绩增幅降至24.7%,年内合约销售额仅为274亿元,在克而瑞销售排行榜上居第83位。

如果按照“未来3年保持30%复合增长率”的目标发展,2020年—2022年,力高的销售额要分别达到356亿元、463亿元、602亿元。在如今的行业形势下,压力不小。

力高未来的发展,还伴随着债务高企的压力。2019年全年,力高先后发行四笔短期票据,年利率分别为13.5%、11.0%、9.875%和11.5%,到期日分别为2020年1月21日、8月29日、2021年5月2日、2020年6月10日和2020年12月8日。

同时,其融资成本也随之攀升。2019年年报显示,其平均借款成本利率由上一年同期的7.13厘升至9.33厘。申万宏源在去年7月的一份报告显示,数家房企货币资金对短期有息负债覆盖率低于1,力高地产即为其一。

标普也在近日发文称,由于力高地产将40%-45%的销售收入用于购置土地,预计规模扩张将导致其的债务持续较快增长。“我们认为2020年和2021年力高地产的财务杠杆按债务对息税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比率计将处在6.0-6.5倍的较高水平,接近2019年的6.3倍,但较2018年的5.0倍有大幅度增加。因此,我们对该公司的财务风险的评估由‘很高’至‘极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董事会平稳换届 万科跳出舒适圈打造新的竞争力
董事会平稳换届 万科跳出舒适圈打造新的竞争力
董事会平稳换届,郁亮:万科渡过历次危机靠的是“免疫力”
万科新一届董事会亮相 郁亮感叹挑战不小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