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二手车魔幻裁员记:强制一天看8小时员工手册,刷6小时视频

陈丽玲
2020-05-07 10:31:01

好不容易员工盼到了复工,但紧接着却要面临失业。近段时间以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全国裁员大战在瓜子二手车内部打响了。一天看8小时员工手册、刷6小时视频、强制开除孕妇、强制性降薪调岗......瓜子二手车在裁员过程中上演了魔幻的一幕幕。



《消费者报道》记者日前加入了多个瓜子二手车员工自发组建的针对公司暴力裁员的维权微信群。截至4月30日,维权群总人数已合计高达500多人。根据记者在维权群发起的一项关于“瓜子二手车裁员套路”的调查结果显示,遭降薪的员工占比最大,为19%,而有15.2%的员工已被强制停岗,有10.6%的员工被公司以各种理由解除劳动合同。此外,还有不少员工表示遇到了待岗培训、旷工圈套、公司私自登陆个人账户强行离职、被推荐到其他公司工作等等的裁员套路。 


瓜子二手车裁员套路投票结果

 

《消费者报道》采访了多位瓜子二手车员工,他们正在遭遇公司的种种暴力裁员套路,而与此同时,他们的维权之路也颇不容易。

 


每天“刷五六个小时视频”&“看8小时的员工手册”

来自重庆的瓜子二手车评估师郑炀目前正处于待岗培训阶段。

 

3月27日,郑炀收到了一份公司下发的“待岗通知函”,其中提到,因受疫情影响,公司业务量骤减,订单量不足,新车金融业务难以开展,郑炀负责的岗位暂无工作安排,取而代之的是参加待岗培训。

受访者供图

 

据郑炀向记者透露,培训课程包括了瓜子二手车待岗培训制度、高效时间管理、项目风险管理、项目管理、90后领导实践等等。“每周都有不一样的培训内容”郑炀抱怨称。


受访者供图

 

培训的形式就是每天看无数个视频,一天下来得看五六个小时,必须看完今天的才能看明天的,但同时要求不得超进度学习,郑炀向记者表示。

 

参加了大概三周的培训课程后,郑炀觉得培训课程的内容跟自己工作内容毫不相关,“因为我知道这个完全是公司的套路,不管怎么样培训,考试一定考不过”他坦言。出于此,他后来就没再参加培训课程了。

 

培训学习结束后,还要求针对每天学习的不同内容,手写不低于1000字的学习心得,然后在每周五统一参加考试。而针对未按质按量参加培训和考试的员工,依据《待岗员工培训考试制度》中相关规定,瓜子二手车将有权与员工解除劳动合同。

 

“那题根本不是我们能做的了的”参加过三次考试的郑炀感慨道。



受访者供图


4月24日,郑炀收到了来自城市经理的邮件,邮件中写到“您未按要求参加完成所有培训,提交学习心得并参加考试,已严重违反公司制度,请在后续培训中按照要求上线学习提交学习心得并参加考试,否则公司有权与您解除劳动合同。”

 

目前,郑炀和同事们都没有再参加培训和考试,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将会收到来自公司的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而他们也正等着这一份通知书能快点到来,好让他们能快一点去申请劳动仲裁。

 

而在本月初,得知一位来自四川绵阳瓜子二手车员工仲裁成功并得到赔偿的消息,也大大提振了郑炀与同事们想要通过劳动仲裁获取赔偿的信心。

 

同样面临待岗培训的还有江苏瓜子二手车的检测师小陈。

 

在3月26日之前,小陈已经待岗学习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培训学期期间,他被要求在有摄像头有监控的地方,每天学习8小时的员工手册,“上厕所要报备 ,课间休息也要报备”小陈向记者表示。

 

小陈还为此咨询过当地劳动局,但该局有关人士告诉他,这种待岗学习是不犯法的。“个人是干不过公司的”小陈于是放弃了申请劳动仲裁的想法。

 

如今,小陈已经上岗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不过取而代之的是他被公司降级了,公司以第一季度按检测量排名,来决定职级,尾部40%,都要被降级。小陈以前的职级是S4 ,现在被降到了S3,这让他每个月少了几百块钱的补贴。

 

“系统被关,反正你啥都没有”


春节前夕,怀孕四个月的扬州销售顾问小董被领导收到了领导的离职劝说,理由是因为她有一个违规,起初小董没有多少在意。

 

但不久后疫情爆发,小董又再次收到了从直属主管到大区经理电话的轮番劝说,甚至是言语上的谩骂,逼迫她主动离职。“当时我也跟我们领导说过我怀孕了,估计他也往上报了,所以才会一直让我劝主动离职”小董说。

 

考虑到有孕在身,且有人事方面的朋友告诉她主动离职不能获得任何赔偿,小董没有选择主动离职。

 

事实上,在去年12月时,小董还经历了一轮裁员风波。那时,公司规定员工必须每三天签订一份PIP协议,该协议规定,在考核期间,若员工未能完成业绩指标,则会被淘汰。

 

具体到小董所在的团队,领导给他们制定了考核制度,小董的任务是每天签两台车,未完成时则要面临每天两百元的罚款,但这些罚款都是领导私下要求的,而最终进了谁的口袋,小董表示她也不清楚。

受访者供图

 

因为跑的比较勤,所以小董当初并不在优化名单上。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到头来还是被优化了。

 

2月24日,因为疫情还没复工的小董在家中收到了一份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理由是违规。她被这份突如其来的通知书刺痛了。


受访者供图

 

为此小董咨询了律师,但律师告诉她,因为证据不足,打官司的话可能不太好。

 

小董告诉记者,她当时签的合同是通过呱呱系统(瓜子二手车内部管理系统)签的,但一直未收到公司的纸质合同,如今公司方面不肯给她。另外,所有的社保记录、工资记录、考勤记录也都在呱呱系统上。但问题是,从领导给她打完电话的第一天起,她就不能登录该系统了。

 

“上面的材料好多我都没有保存,但是系统被关停,反正你啥都没有,直接就是白干,你跟他打官司都没用。”小董说道。

 

3月10日,她收到瓜子的2月待岗工资,共1012元,是扬州最低工资标准(2020元)的二分之一左右。而瓜子寄出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后,也没再跟小董交流,关于补偿方面也从未提及。

 

事实上,系统被关停导致证据不足这也是如今大多数瓜子二手车员工在申请劳动仲裁时的困局所在。



“全裁了,一个都没留”

 

1900元,这是在秦皇岛瓜子二手车担任检测师的杨辉2月份收到工资。在收到这笔工资的之前,公司曾强制性要求签他“申请降薪表”,杨辉并不想签,但太太对他说“因为现在因为疫情,公司也有影响,一起共渡难关,以后再挣钱呗。”杨辉觉得太太说得也有些许道理,就忍了下来。

 

然而,等到第二个月的时候,一位从北京过来上级主管,给了杨辉两个选择,要么自己主动离职,公司赔偿一个月大概1000多块钱的工资;要么到唐山或者石家庄工作,工资是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

 

一方面,杨辉觉得自己加入瓜子二手车差不多两年,对于被迫离职却只能拿到1000块钱的状况,他不同意。另一方面,考虑到2月份时疫情还很严重,去到外地也只能被隔离,根本无法正常工作,更何况他了解到唐山和石家庄也都在裁员。两难之下,杨辉拒绝了选择。

 

几天后,包括杨辉在内的秦皇岛站团队员工挨个收到了劳动解除通知书,理由五花八门,并且没有任何的经济性赔偿。

受访者供图


“全裁了,一个都没留。”杨辉强调。

 

刚收到了劳动解除通知书时,杨辉想过申请失业金,但因为疫情原因当地的劳动监管部门没有受理,等到受理的时,有关部门告诉他必须申请劳动仲裁,但可能会耗时两三个月。另外,申领失业金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不能找别的工作,还得公司方面出具相关手续,但从收到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的那一刻起,杨辉就未曾联系上自己的主管。

 

如今仲裁时间也过了,期限也到了,“我不可能一直这么好下去,失业金我永远也领不到了”杨辉表示。

 

如今,杨辉已不想再跟瓜子方面耗下去,放弃了每月800多元的失业金后,他也找到了新的工作,对新的工作也还算满意。

 

针对上述员工所遭遇的种种套路,《消费者报道》记者向瓜子二手车方面发去采访函,要求其说明裁员行为否已违反劳动法有关规定、后续将如何补偿被裁员工等内容。但截至发稿,瓜子二手车方面并未给予有效回复。

 

而车好多集团CEO杨浩涌此前表示,在寒冬背景下,人员优化是降本增效的最佳行为,“企业终究是要盈利的,作为头部企业,更需要在冬天多储备点粮食。”

 


资金链仍面临考验

 

眼下,二手车市场处境艰难,瓜子二手车也难以独善其身。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累计完成交易二手车200.56万辆,累计同比下降38.40%,交易金额为1221.53亿元,累计交易额同比下降41.22%。


而值得注意的是,瓜子二手车母公司车好多集团曾于2月28日发内部信表示,对集团岗位施行阶段性薪酬和假期调整方案,调整暂定涉及2020年2月、3月两个月的薪酬。

 

车好多集团对此解释称,新冠疫情突如其来,用户买卖车、养车意愿降低,疫情防控使得见面率下滑,业务回暖尚需要时日,需要积极地做出调整,保存实力。

车好多集团阶段性薪酬和假期调整方案

 

不过近期却有消息称瓜子二手车拿到一笔近40亿人民币的融资,出资方包括软银介绍的一家日本银行,其他皆为老股东。这笔融资主要用于补充瓜子的现金流,将支撑到公司 IPO。对此,《消费者报道》记者致电车好多集团公关负责人,但对方表示该消息系假消息。


而就在5月1日,另外一位瓜子二手车公关人士向《消费者报道》记者透露,近期确实收到了一笔融资,但网传的信息为假消息,当记者询问能否详细说明此次融资的有关情况时,对方表示具体情况要等节后才能对外公布。对于此事的最新进展,本刊将会持续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车好多集团上一轮融资为2019年2月软银愿景基金投资的15亿美元,在此之前还获得红杉资本、山行资本在内的多轮投资。

 

尽管深受资本青睐,但如何盈利才是瓜子二手车的当务之急。而实际上,瓜子二手车在不断发展的同时,承诺服务难以兑现、数据造假、虚假宣传等负面消息也从未间断,这也直接影响着其本身的盈利能力。

 

去年9月,杨浩涌发内部信表示,瓜子、毛豆主营业务将在2019年四季度实现整体盈利。如今,2020年一季度已过,当时那场硬仗打得如何?本刊询问了瓜子二手车去年四季度及今年一季度的经营状况,对方并未予明确回应。

 

困境之下,资本又又双叒叕“嗑”上了瓜子,但能否盈利还是个未知数。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郑炀、小陈、杨辉、小董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5月楼市冷热交加:北京二手房涨幅居首,海南楼市在“退烧”
东莞楼市“局部”疯狂:有房源半年涨价上百万,谁是背后推手?
深圳楼市短暂“退烧”真相:全民打新暗潮涌动,二手房陷观望
深圳楼市五一没“开挂”:中介忙得脚不沾地,成交却不及预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