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留学归来承父业 地产二代“挑大梁”

    地产 > | Time Weekly - 2019-12-17 05:38:5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事实上,走向聚光灯下的不只是郭晓群一人。2018年底开始,星河湾集团、碧桂园集团、融创中国等多家地产企业,都陆续开始启用“接班人”。

    时代周报记者 胡天祥 发自广州

    近两年,不少地产二代都在“有意无意”的安排下,集中在自家企业担任要职,开启“上位”之路。

    12月10日,佳云科技(300242.SZ)发布公告称,郑毅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1991年出生的郭晓群当选新董事长。后者另一个重要身份是佳兆业集团(01638.HK)主席、佳云科技实际控制人郭英成的长子。

    “郭英成有三个孩子,郭晓群是长子,他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12月11日,一位接触过郭晓群的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没什么架子,包括加微信都会应允。

    正是基于这样的亲属关系,佳云科技本次的人事安排,也被媒体解读为郭英成委派郑毅“为子铺路”。

    12月14日,一位接近佳兆业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郑毅之前当过郭英成秘书,很受器重,所以常被委以“大任”。

    事实上,走向聚光灯下的不只是郭晓群一人。2018年底开始,星河湾集团、碧桂园集团、融创中国等多家地产企业,都陆续开始启用“接班人”。

    培养与接班

    地产二代“挑起大梁”,某种程度上,代表了父母对子女能力的肯定。

    12月10日,当选佳云科技董事长的郭晓群,和诸多地产二代一样,毕业于埃塞克斯大学,拥有伦敦大学社会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学位,履历亮眼。

    此外,接班人经历与能力同样被作为能否接班的重要评判标志。

    据佳云科技披露,郭晓群自2018年1月起便担任公司董事;2018年5月担任佳兆业上海财富管理集团总裁助理、佳兆业地产集团上海区域总裁助理;2019年10月担任佳兆业上海城市更新集团总裁助理。

    “郭晓群从2018年5月开始,便在佳兆业旗下各子集团担任总裁助理等职务,管理经验丰富。”12月11日,佳云科技一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当选佳云科技董事后,郭晓群一直参与董事会层面的决策。

    不同于郭英成之于郭晓群,杨国强对于杨惠妍的培养,则是从一名普通员工开始。

    2005年,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求学归来之后,杨惠妍开始在碧桂园担任采购部经理。

    在这一年,杨国强把碧桂园70%的股份转给杨惠妍。

    2007年4月20日,碧桂园(02007.HK)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凭借所持有的股份,25岁的杨惠妍成为中国内地新任女首富。

    2012年3月,杨惠妍获委任为碧桂园副主席,主要负责制定集团的发展策略。

    其中便包括推动碧桂园旗下物业和教育板块上市。

    2018年12月7日,杨惠妍升任碧桂园集团联席主席。

    彼时,外界仍对这位80后女高管缺乏最基本的了解,以致于网上盛传的多张所谓杨惠妍真实照,都并非其本人。

    有接触过杨惠妍的地产从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每每出席公开活动,杨惠妍都会保持低调,甚至还嘱咐摄影师不要将她的照片放到活动新闻稿中。

    相比杨惠妍的低调,2018年迎娶富力地产董事长李思廉爱女的刘根森,可谓赚足人气。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1990年出生的刘根森,毕业于美国波士顿大学工商管理专业。

    2013年,香江集团把以前在集团层面的金融股权和资产全部划拨到金融控股平台之下,作为一个独立板块运作,并最终成立香江金融控股集团,由时年23岁的刘根森出任董事长。

    今年5月,刘根森当选香江控股第九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成员,

    该委员会主要负责对公司长期发展战略和重大投资决策进行研究并提出建议。

    “刘根森的成长受家庭的影响很大,尤其是他母亲(翟美卿),”近日,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不过能看得出来,刘根森很喜欢金融。

    “刘根森比较注重仪表,爱穿西服。”另一位曾接触过刘根森的媒体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但刘根森的朋友圈除了偶尔会有健身下棋,大部分都与工作、公益有关。刘根森在一次媒体采访时也透露,在他的字典中,“工作”永远是第一位,“享受生活”则是被排除的选项。

    上位与治理

    地产二代接班,常常呈现出两极分化。

    一方面,地产二代“上位”之后,便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外界对其质疑。另一方面,企业也会遇到二代不愿意接班的”尴尬“。

    据胡润百富榜2014年研究统计发现,将近一半甚至更高比例的民营企业家后代并不愿意继承父业。

    2016年10月,新城控股集团上下收到一封内部邮件,名为《不忘初心 同心同在》,发件人是新城控股集团董事长王振华之子、时任集团总裁的王晓松。

    他在信中说,因为要专注于处理个人事务,自己将离开公司,追求自己的梦想,体验不一样的人生之旅。

    据媒体报道,“闪辞”后的两年里,王晓松在国外游学,并从事一些互联网以及众创空间方面的投资。

    “企二代不愿意接班,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成长环境、学习经历、兴趣爱好与父辈们不同。另一方面就是如果要培训接班人,就要从小花很多时间去引导,但往往这些企业家们根本没时间去引导教育下一代,所以就导致父母与儿女们的世界渐行渐远。”12月13日,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一些子女看来,父母从事的多为都是“夕阳产业”,看不到好的前景。

    “中国的民营企业最后会和发达国家一样,二代愿意接班就接班去管理企业,不愿意接班就由职业经理人来管理企业。子女接班与否不重要,因为财产实际是由子女继承。”今年9月,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职业经理人管理企业会是未来发展的趋势,但目前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阶层和制度还没有形成,职业经理人业务水平和职业道德的监督考核机制也未形成。

    黄立冲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约束职业经理人的同时,企业还应建立一个激励机制。

    在黄立冲看来,一个好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应该有一个好的绩效评估体系、奖金体系、期权股权参与体系,这些体系是把职业经理人利益跟股东利益相结合的一种媒介。

朱阳镇,“中国金城”河南省灵宝市最早的黄金开采地。如今,疯狂的淘金者把原本清澈的河道翻了个底朝天,长达20公里的河道内,分布着难以计数的淘金沙场和氰化场,河道被挖得满目疮痍

“各司其职”有时候的确力所不逮。以城管部门为例,截至2018年8月,上海城管执法系统共有7900多名工作人员,而2018年上海常住人口为2415万人。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