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济南农商行定增一箭双雕 认股募资搭售不良资产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9-10-15 03:02:30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由于农村金融机构的信用风险管理水平有限,历史上的信贷投放策略一般都较为粗放,在宏观经济下行、实体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下,信用风险有加速爆发的趋势。

    时代周报记者 罗仙仙 发自深圳

    证监会官网近日披露的济南农村商业银行(下称“济南农商行”)的定向发行说明书(申报稿)显示,该行拟定向增发7.14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4.29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济南农商行明确提出获得入股资格的一个条件—“在认购股份前,须承诺每股另行出资0.9元用于购买不良资产。”该行坦承,“有效化解历史包袱”也是此次定向发行主要目的之一。

    定增“搭售”不良资产,济南农商行并不是第一家。河北涞水农商行近期的定增,同样对发行对象提出了认购不良资产的要求。

    对于济南农商行此次定增的进度,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该行公开电话,均未得到回复。

    10月14日,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教授郭田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农商行本身存在较大不良资产压力,对定向发行对象提出这一认购要求也是常见的商业行为,以此加速处置不良资产。”

    “股东购买不良资产实际上是对不良指标的优化。”深圳某大型券商银行业分析师10月12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

    银保监会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末,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数达到4588家,其中农商行1427家。尽管数量庞大,但农商行的规模、盈利能力等指标上尚不能与同期其他类型的商业银行相比。同期,农商行的总资产为34.58万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为2094亿元,分别仅约为12家全国股份制银行的2/3和1/2,不良率则高达3.96%,其他类型商业银行的平均不良率仅为1.22%。

    联合信用评估近期对济南农商行出具的评级报告指出:“由于农村金融机构的信用风险管理水平有限,历史上的信贷投放策略一般都较为粗放,在宏观经济下行、实体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下,信用风险有加速爆发的趋势。”

    不良资产负担沉重

    在我国银行体系中,成立于2015年的济南农商行十分年轻,该行是在原山东济南润丰农村合作银行、济南市历城区农信社、济南市长清区农信社等三家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基础上,以新设合并方式发起设立的。

    在承接上述三家行社的资产、负债、权益后,济南农商行2015年末的资产规模为779.83亿元,并有超200个营业网点实现济南地区的覆盖,以及持有部分对山东章丘农商行、山东商河农商行的股权投资。

    截至2018年末,我国1427家农商行的资产规模表现出极大差异,全国资产规模超过2000亿元资产规模的农商行仅8家,超1000亿元的农商行则有23家,超500亿元的有19家。

    在19家500亿元规模的农商行中,济南农商行以958.90亿元仅次于合肥科技农商行,后者的资产规模为960.48亿元。

    同样,不良资产正在侵蚀济南农商行的资产质量。2015年末,该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共10.28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61%;时至2017年,济南农商行展开“清收风暴”,以集中清收、打包处置等方式消化不良贷款15.26亿元,2018年该数字增长为22.77亿元。

    但2018年末,济南农商行的不良指标仍在上升,其中不良贷款余额为20.92亿元,不良贷款率同比提升1.55个百分点至3.94%。

    在资产质量的压力之下,该行的核销力度不断加大,贷款减值准备余额也随之增长,由2017年末的17.24亿元增至2018年末的20.04亿元,2019年3季度末再增至24.33亿元。

    同时,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出现大幅下降,由2017年末的156.53%降至2018年末的95.79%,今年3月再降至88.53%,远远低于150%的监管指标。

    济南农商行在申报稿中解释:“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部分企业经营出现困难,信用风险陆续暴露。”

    实际上,济南农商行的盈利能力指标也出现了恶化,今年3月末,该行出现亏损,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74亿元、-1.98亿元;2018年,济南农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4.12亿元,净利润2.35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9.34%、-5.24%。

    忙于资本“补血”

    截至2019年3月末,济南农商行共有34名法人股东和2139名自然人股东,股权结构较为分散,不存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目前,济南农商行尚未确定发行对象,仅表示“股东有权按照持股比例优先认购”。

    成立之初,山东省国资委旗下企业山东省鲁信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信集团”)就为济南农商行的第一大股东。2018年,济南市国资委旗下公司济南财金投资有限公司以新晋股东的身份,出现在该行2018年年报的股东行列,与鲁信集团并列第一大股东。

    截至2019年10月12日,同为济南市国资委旗下公司的济南西城置业,替代了原济南财金投资的济南农商行股东位置。山东建邦投资、巴龙国际集团为该行的第三、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均为9%。

    成立至今,济南农商行先后发行了2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和5亿元金融债券;另外,该行在2018年和2019年进行两次以股本股利直接增资注册资本,先后增资1.4亿元和1.456亿元,注册资本提升至37.856亿元。

    尽管积极补充资本,但济南农商行的资本压力并未有明显缓解。截至2018年末,该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2.19%,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10%。

    2019年3月末,该行资本充足率再降0.57个百分点至11.62%,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降0.57个百分点至8.53%。

    上述深圳某券商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内源性资本补充主要依靠提升营利能力,而大部分农商行在当下的盈利能力有限;外源性方式上,多数尚不具备上市的资质,其他资本工具也仍在探索阶段。同时,面临信贷资产质量和计提拨备的压力,资本补充是必须、也是迫切的。”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