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昔日汽车经销巨头破产重组 1700万借款压垮百亿庞大

    汽车 > | Time Weekly - 2019-06-18 03:43:1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庞大集团董事长庞庆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次庞大的破产重组重点在于“重组”两个字,一方面,通过债转股的方式解决公司债务问题;另一方面,通过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缓解公司资金压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骆一帆 发自广州

    深陷资金与债务困境的庞大集团(601258,SH)似乎已走到了发展的十字路口。近日,有媒体报道,庞大集团已于上月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目前正等待审批回复。

    在此之前,庞大集团曾经是在中国和全球市值排名第一的、首只登陆A股市场的汽车经销商,曾以500亿‒700亿元的年销售额、10亿元左右的净利润,获资本市场追捧。

    一切源于一笔1700万元的借款,这被外界形容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最后一根稻草也常被用在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场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抓住最后一丝生机。”

    “大家一听‘破产’两个字,就感觉好像庞大破产了似的,其实不是这样的。” 庞大集团董事长庞庆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次庞大的破产重组重点在于“重组”两个字,一方面,通过债转股的方式解决公司债务问题;另一方面,通过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缓解公司资金压力。在庞庆华看来,申请破产反而是生机。

    然而,如果压死骆驼的不是那一根稻草,庞大是否能够起死回生?

    1700万借款引发破产重组

    庞大集团眼下处境非常艰难。根据公司财报显示,2018年,庞大集团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61.55亿元,同比下滑3003.23%。

    进入2019年,庞大集团这一发展情况并没得到明显的改善,一季度,庞大集团归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下滑1168.05%,发展形势依然十分严峻。

    在董事长庞庆华看来,破产重组是包括债权人在内多方商议得出的结果,是庞大解决目前发展困境的最好方案。

    方案能否通过审批,对于庞大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而结果可能会在一个月后正式揭晓。

    破产重组并非庞大集团主动申请。早在5月13日,庞大集团便发出公告表示,由于庞大集团于2017年5月4日向北京冀东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冀东丰公司”)借款17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用于进货,借款到期后,庞大集团因资金紧张,未能偿清债务。

    因此,冀东丰公司向法院提出对庞大集团进行重整的申请。

    庞庆华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所谓破产重组申请,就是5月13日公告内所说冀东丰公司提出的重整申请。

    据他表示,因为引用的是破产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所以称为破产申请。“许多人看到了破产两个字,就以为庞大破产了,所以这段时间,庞大又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事实上,破产重组并不等同于破产清算,破产重组是企业最后一次资产重组机会,如果企业能够在限定的时间内,通过重组整顿,能够清偿债务的,法院应当终结对该破产企业的破产程序。

    对于企业重组,庞大集团此前也是进行了多方面考虑。“因为庞大债权人比较多,有100多家,一个一个征求意见,最后统一,这并不现实。但在破产重组的大框架下就会比较好办了,成功率相对高。”庞庆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个决定征求了很多有关部门与债委会中多数人的意见,大家都赞成。”

    据了解,庞大此次破产重组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通过债转股的方式,让债权人成为企业股东,在保护债权人利益的同时也让庞大集团负债率下降;二是通过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为庞大注入新的资金,缓解其资金短缺的压力。

    庞庆华表示,目前已有投资者表示对庞大感兴趣,如果此次破产重组能够顺利实施,庞大集团将如同重获新生。

    负债率高企

    这并不是庞大第一次寻求转机。2018年2月23日,庞大在滦县召开清欠誓师大会。各大区代表头戴红丝带,肩挎红布条,上台签署了任务目标。

    很明显,一场大会并没有挽回庞大的颓势。2018年,庞大“卖店”的新闻时不时传出。数据显示,2017年,庞大集团的经营网点数量为1035个,而到2018年年末,这一数字已减少至806个。目前,这一“瘦身计划”还在执行当中,庞大希望将经营网点数量最终控制在360个左右。

    同时,债台高筑成为庞大的“拖累”。财报显示,到2018年年末,庞大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80%。如此高的资产负债率,银行很难有足够的信心对企业继续进行资金支持,在国内车市遇冷的大环境下,本就经营困难的庞大缺少资金支持,发展变得更加困难,企业负债率进一步升高,如同进入了一个恶性的死循环。

    “如果没有证监会调查这个导火索,后面的一系列事可能不会发生。”庞庆华如此向记者表示。如其所说,如果要找出上述死循环的原点,应该要从2017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证监会”)对庞大集团的调查开始说起。

    2017年4月,庞大集团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2018年7月,证监会对庞大集团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庞大集团及相关当事人最终被认定存在未如实披露权益变动情况等信息披露违规行为,被处以罚款和警告。

    如同多米诺骨牌推倒一般,证监会的处罚显然影响了银行对庞大集团的信任,收缩贷款随后而至。“一年时间银行对庞大收贷约242亿元,造成公司现金流严重不足。”庞庆华透露,由于缺乏资金购车,企业经营无法正常进行,所以迫不得已向政府求助。唐山政府、河北政府、银保监会、最高法院等单位都对庞大表示支持,因此也才有了此次的破产重组。

    尽管证监会的调查成为了导火索,但回顾企业的发展,庞庆华并不认为这是导致庞大陷入目前困境的主要原因。“任何企业都要受到监管部门的监管,犯了错误就要接受惩罚。”庞庆华向时代周报记者慨叹,庞大的问题主要还是在于自身此前的发展过于激进,风险防范意识差,如果此前在店铺扩展、贷款等方面进行更为严格的控制,可能就不会出现眼下的不利局面。

    正如庞庆华所说,在成功登陆A股后,庞大集团的发展脚步开始加大。在上市当年,庞大集团新开经营网点331家,随后持续扩张,至2013年年底,其营业网点一度达到1351家。而在极速拓展经营网点的同时,庞大的业务范围也在不断扩大。

    拿下双龙代理权,拿下巴博斯(奔驰的改装车代理厂商)中国境内的代理权,建立阿斯顿马丁专营店……如日中天的庞大甚至已不满足于停留在经销商业务层面,而是希望能在整车企业中也能“插上一脚”。

    正是由于此前急于大规模业务扩展,才为庞大今日的发展埋下重大隐患。资料显示,为入股萨博汽车,庞大集团提前预付4500万欧元,随后萨博破产,该款项被100%计提坏账准备。

    能否走出泥潭?

    按照规划,如果此次破产重组能顺利进行,解决企业债务和资金流两大问题,配合企业自身的“卖店瘦身计划”,庞大集团或许将摆脱发展的恶性循环。

    然而,这并不表示该过程不存在任何风险。2018年,国内车市出现28年来首次负增长,进入2019年,这一疲软情况依然还在延续。根据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数据显示,今年1‒5月,国内乘用车市场累计销售仅为825.81万辆,同比下滑超过15%。

    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国内车市遇冷,汽车经销商均承受着较大发展压力。因为情景并不光明,所以很难有投资人愿意将钱投给庞大集团。此外,庞大的债权人以此前借款的银行为主,如果其通过债转股成为庞大集团股东,也不可能安排有相关经验的人参与庞大集团的经营管理,庞大本身在经营管理方面所存在的问题可能依旧难以得到解决。

    正如曹鹤所说,近年来,庞大集团高管离职十分频繁,多名副总经理、监事等高管先后提出离职。更为雪上加霜的是,针对证监会此前对庞大集团的处罚,5月2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上交所”)也对庞大集团下达了纪律处罚决定书,公开认定庞庆华3年内不适宜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这是上交所的惯例,证监会处罚后,上交所都会跟着有所响应。”庞庆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自己会坦然接受。在他看来,即便是辞去董事长的职务,也并不遗憾。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5月27日,国家卫健委妇幼司司长秦耕回应我国儿科医生资源不足问题时表示,目前儿童医疗服务资源相对比较紧缺,全国每千名儿童儿科医生数为0.63。

从稽查企业名单来看,共有27家A股上市药企在此次检查名单之列,涵盖化学制药、生物制品、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医药商业、中药制剂这六大细分领域。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