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银亿求生 熊续强复盘这一年

    地产 > | Time Weekly - 2019-06-04 03:18:4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舆论聚焦处,莫过于公司被ST戴帽、债务违约数额还在提高、尚处于司法冻结中的公司股份、控股股东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还未完全偿还、向高端制造业的转型是否失败等。

    时代周报记者 杨静 发自宁波

    “玩笑地说句,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5月21日,银亿股份(000981.SZ,以下简称“银亿”)董事长熊续强这样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的提问。

    熊续强的话有两重含义:一是指银亿自2018年由股价大跌开始暴露的业绩亏损、债务违约等种种问题,熊续强有信心去解决。他给出的时间表是尽量在今年年底;二是代表他并不后悔银亿的转型。这家公司依旧会坚持“房地产+高端制造”的双轮驱动发展战略,哪怕在2018年,后者已经带来10.27亿元的商誉减值损失。

    这并不是银亿第一次陷入困境。成立的25年里,它经历过1997年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2004年的楼市调控,以及从2011年开始长达5年的当地楼市低迷期,最后,银亿都挺过来了。

    用熊续强自己的话形容,“如凤凰浴火重生,每一次危机过后都变得更加强大”。强大的还有他本人:从一名插队知青成长为余姚农药厂的副厂长,再从宁波市局级干部下海走上地产开发之路。他的人生轨迹里并不缺乏“奇特”的元素。

    事实上,熊续强曾经创造过奇迹,此前一个个亏损企业到了他手里,皆能从腐朽到神奇。早在2007年,他就已经登上《胡润百富榜》的第36位。

    但过去归过去,信心归信心。这一次,等待熊续强的是一系列连锁式的问题。

    舆论聚焦处,莫过于公司被ST戴帽、债务违约数额还在提高、尚处于司法冻结中的公司股份、控股股东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还未完全偿还、向高端制造业的转型是否失败等。

    “的确,目前是银亿最困难的时期,但2018年的业绩已经到了底部,2019年困难会过去,长期是向好的。”熊续强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

    转型之路

    银亿2016年开始实施“房地产+高端制造”双轮驱动模式。据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中报,来自汽车零部件的营收超过了房地产业务,占据总营收的60%左右,远高于2016年的30%。

    尽管起步于地产,但银亿早期的发家之路走的是烂尾楼的收购,其目前的总部办公地宁波外滩大厦曾经也是烂尾楼之一。

    在宁波20世纪90年代的国企改革浪潮里,银亿曾收购了例如宁波电视机厂、宁波木材厂等一批老大难的国企,并对员工进行了分流安置。1994年,38岁的熊续强告别体制下海经商时,中国的城镇化发展正当起步。

    对比其他房地产公司,银亿的转型要来得早也来得巧。追溯银亿的转型,熊续强称有一部分源自于他的实业情结。

    早在2007年,银亿集团就开始把资源类工业作为第二支柱产业,因为熊续强看到了当时中国工业化进程下煤、钢铁、有色金属等资源类工业的发展机遇。通过投资,银亿集团在山西创办了集原煤开采、煤炭洗选为一体的煤化工企业,并在广西新建了当时国内第一大镁厂和第二大镍厂。

    “以前,很多宁波人住的是银亿建的房子。而以后,银亿的产品有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宁波人开的汽车里面。”对于初衷,熊续强是这么解释的。

    2016年,银亿集团一口气花了120亿元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

    这时的银亿集团,产业的版图横跨房地产、工业制造、国内外贸易和现代服务业。

    再往前,在2010年银亿集团第一次跻身中国500强企业,2011年走出资产证券化的一步借壳上市成功。在此后的2014年和2016年,银亿集团又先后成为了康强电子和河池化工两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

    而从2018年3月开始,公司名字里不再有“房地产”的字眼。

    熊续强反思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银亿当下的资金危机?

    熊续强在5月21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首度公开进行了还原。

    他反思道,客观环境上的导火索莫过于2018年大环境上的股价暴跌,银亿也未能幸免。去年6月19日,银亿股票躺在跌停板上。此后市值从原先的400多亿元,逐渐蒸发到了现在的80亿元不到。而在当时,银亿的股票质押率已经高达80%。

    熊续强也低估了金融去杠杆的力度以及公司对资管新规的适应力。他认为,三重效应的叠加,造成了银亿资金流动性的困难。

    “主观上,公司转型力度比较大,刚好在用钱用得比较多。”熊续强进一步向时代周报记者补充加杠杆层面的影响。

    120亿元的汽车零部件收购,并非小数目。在2016年地产机构克而瑞的TOP200榜单中,银亿的年销售额为61亿元,位列第181位。

    而这一次,踏上汽车产业发展浪潮的银亿,没能躲得过2018年汽车市场下行的压力。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是28年来首次下滑。

    整车市场压力自然会直接传导至汽车零部件供应端。“但根据现在的市场状况去质疑此前的收购也是草率的。”熊续强回应称,“市场就是会有波动的,有高有低也是正常。”

    不过,也有声音站在另一面。国泰君安近期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相对稳健的多元化公司来说,银亿显得过于激进。“公司资产负债率都一度触及80%,EBITDA利息保障倍数均不超过2%。”

    报告进一步指出,在行业景气度下滑迫于转型自救的多元化往往问题会更大一些。“银亿的案例就是在房地产景气度下滑的情况下转型制造业,这样就会面临,一方面主营业务对投资的支持力度变弱,另一方面,急于转型过程中可能会导致缺乏深思熟虑而导致失败。”

    据此,国泰君安报告认为,对于多元化投资需要关注两点:一是资本开支是否与公司当前的盈利能力和融资能力相匹配,是否有过度负债的嫌疑;另一方面多元化投资项目是否能产生预期中的投资回报。好的多元化项目两者缺一不可。

    不过,在熊续强看来,公司向制造业的转型并非一时的脑热。依据是20世纪90年代,银亿已经开始在国内设立制造工厂有一定的基础,此后的投资也基于对汽车市场未来发展的判断。

    “无论是邦奇还是ARC的技术,都是世界领先的。不然不会把它买下来。”熊续强解释称,汽车和房地产都是10万亿级的产业,汽车产业的发展将向电动化、自动化和轻量化方向,而银亿正在研发生产符合未来趋势的产品。

    他表示,除了汽车核心零部件之外,公司已经切入了新兴的电动汽车、无人驾驶等领域的新材料、新能源配套链条。银亿也是为数不多能够生产主要用于动车、电动汽车的高端硅钢的厂家。

    “2019年公司在高端制造业上一定会有所增长的。”熊续强再度强调,“双轮驱动下,公司会向上发展的。”

    拨云见日?

    “2018年的工作确实没有做好。”熊续强反思,在公司治理上的疏漏和资本市场的规则,是他要恶补的课题。这些方面,银亿不久前辞职的独立董事余明桂已经有所揭示。

    “公司治理及内部控制体系存在重大缺陷,关联方资金占用及其可回收性存在不确定性,关联方资金占用导致企业的应收款项坏账计提部分存在不确定性。”余明桂称。

    根据银亿自己的公告,2018年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资金31.93亿元。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仍有22.43亿元待归还。这也直接导致了公司股票被戴帽,亦为银亿危机雪上加霜。

    银亿高度集中的股权结构,虽然提高了决策效率,但不可避免地导致在经营风格上的激进。

    高质押高杠杆之路,并非长久之计。而根据年初的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质押股票被动平仓。

    此外,按照财政部今年年初新公布的企业会计准则,随着企业合并利益的消耗,将外购商誉的账面价值减记至零这一商誉的后续会计处理方法。这对银亿来说,高商誉的背后将会是高风险,一旦并购企业利润不达标,公司就会面临整体亏损的可能。

    “2019年是公司的变革重生之年。”在银亿的年度财务报告中已经明确了决心,一是对资金占用情况要加快推进偿还安排,强化对外支付资金的财务管控,杜绝关联方资金占用再次发生;二是做好资金统筹工作;三是要加强对海外子公司的管控;四是强化预算管理,降低成本。

    据银亿内部人士透露,自危机爆发以来,熊续强对外争取战投的引进、化解信用展期,债券回售,平息股票质押爆仓等风险;对内通过管理层一层一层安抚员工,稳定军心。

    去年,银亿通过股权转让、股票质押等形式,引入了当地国企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成为股东。截至目前,宁波开发投资集团占股5.3%,位列第十大股东之一。

    战略投资者的引进、部分资产的出售以及引入产业投资者进行合作,是熊续强给出的银亿脱困三大方法。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当地政府也给了不少的支持,目前进展顺利。”

    对话熊续强

    (Q:时代周报  A:熊续强)

    Q: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有信心吗?

    A:玩笑地说句,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银亿现在确实很困难,但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 

    Q: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银亿现在的困境?

    A: 有客观和主观的原因。客观上有三方面,最大的影响就是股票去年的暴跌,加上金融去杠杠和资管新规。主观上,企业转型力度比较大,钱用得比较多,又遇上了去年汽车行业整体销售下滑的局面。

    Q:那是不是意味着银亿此前转型的步子太过于激进? 

    A:根据现在的市场状况去质疑此前的收购也是草率的。市场就是会有波动的,有高有低也是正常。

    公司向制造业的转型并非一时的脑热。20世纪90年代,银亿已经开始在国内设立制造工厂有一定的基础,此后的投资也基于对汽车市场未来发展的判断。

    无论是邦奇还是ARC的技术,都是世界领先的。不然不会把它买下来。汽车和房地产都是10万亿级的产业,汽车产业的发展将向电动化、自动化和轻量化方向,而银亿正在研发生产符合未来趋势的产品。

    Q:那对于房地产和高端制造业,银亿会如何取舍?

    A:公司依旧会坚持“房地产+高端制造”的双轮驱动发展战略。尽管目前后者是亏损的,但是只要发展方向对,就能保证公司在未来5年、10年甚至20年的发展。长远角度看,公司还是有进步的。双轮驱动下,公司会向上发展的。

    Q:对于脱困,银亿大概的思路是怎么样的?

    A:银亿的这些问题必须要解决。

    主要是三方面:一是引入战略投资者,目前进展顺利。宁波市政府也给予了很多的支持;二是出售一部分资产,比如说工业资产、矿产、股票等;三是引入产业投资者,从产业的角度进行合作。争取尽可能在今年年底之前解决流动性问题。

    高端制造方面,公司会全面深化汽车核心零部件产业链,强化市场开拓、加快新产品研发、降低成本消耗。房地产方面,解决好流动性问题,力争新的项目尽早开工,在建项目按期交付,尽可能拓展新项目,增加土地储备。

    Q:不过自危机爆发以来,银亿已经有接近一年没有在公开市场拿地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公司的地产业务接下来的几年里也有规模发展上的压力?

    A:客观情况确实是存在的。不过银亿目前在沈阳、象山、舟山、南昌等城市的土地储备都是比较早的,拿地成本也比较低,进展顺利的话能快速回款。

    此外,公司还有一定数量的工业用地可以转性作为房地产用地。目前的思路就是加快对存量土地和暂缓停工项目的开发销售,把房子造好卖出。当然,也不排除到了今年四季度还会在招拍挂市场拿地。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自今年5月15日起,来自生态环境部卫星环境应用中心的蔡明勇短暂离开原单位,被抽调参与生态环境部组织的2019年统筹强化监督(第一阶段)工作。

值班摸鱼的时候发现,清华大学又上了热搜头条,这次不是因为学霸们,而是因为古墓群!话不多说,有图有真相。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