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车展众生相:要么出局 要么出色

    汽车 > | Time Weekly - 2019-04-23 04:06:59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有声音质疑传统车企缺乏创新,上汽通用汽车副总经理施弘表示,两种企业的工作内容不太一样,指标体系也不一样。

    时代周报记者 洪若琳 发自上海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赴科场。第十八届上海国际车展于4月16日拉开帷幕。犹如一个舞台,戏剧性的故事今年依然有。

    或弹或赞,对车市的走向并没有多少分歧,观点的交锋都集中在新造车企业和新能源汽车。

    从忽悠到点赞

    本届上海车展的最大亮点之一,就是曾经被视为“忽悠”的新造车企业在今年的上海车展来了一次大规模亮相。格罗夫、博郡汽车、清源汽车、理想、小鹏汽车、艾康尼克、国机智骏、蔚来、合众、零跑、爱驰、天际、奇点、威马、前途、Karma、歌昂等16家造车新势力都设立了单独展台。

    值得一提的插曲是,车展开幕当天,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跑去理想智造的展台,给理想汽车的CEO李想竖了一个大拇指。

    这几乎是180度大转变。在一年前的北京车展,李书福对新造车势力的态度,还是“这些互联网公司、电动汽车到处忽悠,很危险,老百姓那点钱赚的不容易”。当年话到此处,台下一片掌声响起。一年前的李书福曾这样说道:“我认为,主宰未来汽车工业的命运,在于传统汽车公司的自我觉悟,自己要醒过来,而不是听那些互联网公司一天到晚地忽悠。”

    但一年后,李书福对李想说:“你们速度够快的呀!”李想回答:“不快,我们已经研发了四年了,自己还建了完整的工厂,拿到了生产资质,只不过之前几乎没做过宣传。”李书福的大拇指,便由这段话而来。

    李想对李书福的到来也十分兴奋。“开心,够我吹一辈子牛了。”李想在微博公开表示。

    创新和协作

    对造车新势力的发展表态,也成为传统厂商接受媒体采访时的标配。

    有声音质疑传统车企缺乏创新,上汽通用汽车副总经理施弘表示,两种企业的工作内容不太一样,指标体系也不一样。“我们一开始会比较慢,因为我们有传统车等等业务,但当我们第一台车出来后,我们的速度是惊人的。”

    凯迪拉克市场营销部部长冯旦补充:“我们比外面所谓的新造车势力可能在专注性方面更广一点,我们不是专门做这个事情,我们有其他很多的零售、传统服务要做,这个是一部分制约我们想法的原因,或者说体制上制约了我们。每一个企业都在不断地更新,三五年以后,大浪淘沙,会飞的会继续飞,飞不上去就掉下来。”

    北汽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刘明则提出融合的想法。“造车新势力的强项是可以站在圈外看,圈内的人会有条条框框,历史积淀的经验,反而会有约束。比创新的程度、大胆维度、思考维度,新企业会比传统企业的创新要走得深一点。但是纯粹靠创新来做一个新企业,我觉得不可能,大家都在说奔驰做不了特斯拉吗?宝马做不了吗?肯定不是。结论就是互相取长补短,甚至互相合作才是出路。”

    “天下电动汽车其实是一家,现在的大形势,就是能源形势之间的市场,就是电动车和燃油车之间的竞争,我们没有看到电动汽车品牌之间的此消彼涨。你看一季度特斯拉卖得也很好,model3上来了,很多人说我们要关门了。实际的情况是我没关门,我的份额很稳定。它抢了谁的份额?”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在媒体群访会上如是表达。

    2019年的蔚来低调了许多。在经历了年报巨亏的质疑,内部前员工虚假爆料等系列负面新闻之后,蔚来董事长、CEO李斌在此次的车展发布会上,一改过往的风格,言简意赅,仅用数据呈现过去的成绩和未来的目标,只用了十余分钟就结束了发言。在接受采访时,“还可以”“基本在预期之中”,也成为了李斌的回应特点之一。“世界并不欠我们一个理解,在未来的很长时间内,质疑甚至谣言都是我们在前进的道路上需要面对的现实。”李斌曾在3月份的内部信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另一个令人意外的故事同样来自新造车企业。车展开幕当天,拜腾前CEO毕福康突然出现在商用电动汽车企业艾康尼克的发布会上,并对外宣布已加盟该公司。这意味着,此前有关毕福康从拜腾离职的传言成真。

    此前毕福康曾是宝马高管,曾主导宝马电动跑车i8项目,被业界称为“i8之父”。

    毕福康对离开给出了得体的回应:“拜腾是一家很棒的公司,我在过去这三年内建立了非常完整、成熟的体系和团队,这个团队至今运作成熟,所以我现在可以开始探索自己梦想的一个新旅程。”

    要么出局,要么出色

    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超过50%,在本次车展上也被频频提起。上汽通用总经理王永清直言,电动车在目前的情况下不可能盈利,“特斯拉20万台公开报表就是不盈利的,刚性成本都是很透明的。车身多少钱,内外饰,电池一度电多少钱,一个变速器多少钱,都是很透明。国家补贴四五万元的时候还可以混混,如果真的没有补贴了,怎么办?”

    “如果补贴全部取消,在电池技术革命没有突破的情况下,不可能亏本卖。在这个情况下,可能插混和混动也是一个趋势。

    因为成本不会高到哪去,同样没有补贴的话这个车可能盈利性比纯电动好。”王永清补充。

    虽然面临补贴退坡,但威马汽车CEO沈晖却显得无所畏惧。在4月12日的威马品牌活动上,沈晖用“冰与火之歌”来形容造车新势力眼下面临的境况。 冰代表中国乘用车市场近30年来的首次负增长,凛冬已至,人人自危;火则意味着新能源汽车一路逆势高歌猛进。

    沈晖依然语出惊人。他给威马指定的路径,第一步是成为造车新势力的第一名,“这个今年就能实现”;第二步是在近期内成为包括传统车企在内的所有中国新能源汽车中的第一名,第三步是在全世界范围内跻身乘用车第一梯队。

    “不能光讲故事讲三年,还没有东西。前两年大家吹过的牛、讲过的故事,到底谁可以做出来。2019年要么出色,要么出局,很简单,不是靠吹牛讲故事可以活下去的。”沈晖表示。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近年来,宏观审慎政策和传统的数量型调控、价格型调控一起,构成了我国货币政策的调控框架。

15名江苏东海劳工冲着贵州七建海外项目而去非洲“淘金”,发现上当欲回国却遭雇佣兵持枪监视。现在看来,这是一件颇为荒唐的事,堂堂正规企业贵州七建被两个“黑劳务”玩了一把。而在

事实上无论推迟销售或者以低于备案价入市都仅是一时的应对策略,继续坚守或者逐渐淡出成为开发商在海南市场的两种态度。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