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房企触发债券违约 未来三年房企债将逐年上升

    地产 > | Time Weekly - 2018-10-23 04:00:31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部分中小房企的债务危机,显示出这些房企缺钱的窘境,而今年将是考验房企的关键一年。

    时代周报记者 胡天祥 发自广州

    部分中小房企的债务危机,显示出这些房企缺钱的窘境,而今年将是考验房企的关键一年。

    10月4日,五洲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五洲国际”)公告披露,集团目前已接获多起重大法律诉讼或申索,其中包括宁夏高级人民法院、宁夏中级人民法院发出的传讯令状等,合共要求赔偿金额达到7.57亿元。五洲国际表示,由于该集团面临财政困难,该集团未能履行上述付款义务及责任。

    10月15日,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业资本”)发布公告称,公司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17华业资本CP001”未按时足额偿付债务融资工具本息,已构成实质违约。同天,宁夏上陵实业集团(下称“上陵实业”)发布公告称,公司12宁上陵/12宁夏上陵债发生违约,该期债券本息合计5.42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获悉,上述3家企业均与房地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五洲国际曾有“中国商业地产10强”之称,截至2017年底,该公司在全国27个城市开发、运营项目42个,总建筑面积超1200万平方米。华业资本原名内蒙古华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目前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医疗健康、金融和矿业四大业务板块。上陵实业则成立于1998年,房地产开发系该公司三大支柱产业之一。

    时代周报记者从广州一家大型房企内部会议上获悉,其董事长坦言,今年房企大量公司债、信托到期。而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博士后郑良海看来,正是由于2015年和2016年房企高达1.6万亿元的发债规模,始有今年的偿债压力。他指出,从年偿还量看,今年房企需偿还3963.48亿元债务,接近2017年的3倍,2019–2021年逐年提高,年偿还规模高达4172.66亿元、4621.51亿元和6713.39亿元。

    考验,或许才刚刚来临。

    多家房企主体信用评级下调

    今年以来,已有数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企业主体信用评级被下调。

    6月27日,大公国际咨询评估有限公司决定再次下调中弘股份(000979.SZ)评级至CCC(偿还债务的能力极度依赖于良好的经济环境,违约风险极高),评级展望为负面。大公认为,中弘股份面临严峻的偿债环境,受政策调控及公司资金紧张影响,产品市场竞争力大幅下降,财富创造能力很弱,公司在资本市场公信力下降,较难获得债务收入,偿债来源大幅缩减,偿债能力很弱。截至10月19日,中弘股份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63.38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

    7月9日,评级机构穆迪将五洲国际评级由Caa1下调至Ca(经常违约,或有其他明显的缺点),展望为负面。穆迪表示,五洲国际可能无法通过再融资偿付3亿美元的票据,预计该公司将触发其他债务违约。另据五洲国际2017年年报显示,去年五洲国际年收入为35.46亿元,同比下滑6.4%;净亏损5.18亿元,同比下降615.5%。此外,五洲国际总负债为210.59亿元,而其资产总额为248.45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0%。

    10月11日,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认为华业资本流动性急剧恶化、到期债务兑付风险增加,决定将华业本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BBB-”下调至CC(在破产或重组时可获得保护较小,基本不能保证偿还债务),同时将“15华业债”债项信用等级由“BBB-”下调至CC,并继续将华业资本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的评级观察名单。

    10月15日,鹏元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将上陵实业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B下调至C(不能偿还债务),评级展望由负面调为稳定(情况稳定,未来信用等级大致不变),同时将“12宁上陵/12宁夏上陵债”信用等级由BB下调为CC (在破产或重组时可获得保护较小,基本不能保证偿还债务)。

    “从债券到期情况看,根据截至2018年8月31日存续期房地产债券统计,考虑100%回售与50%回售情况下,2018年四季度房地产债券到期及回售规模分别为1904.75亿元与1344.975亿元。相较于今年四季度,未来三年地产债到期压力整体较大。”中诚信研究院宏观金融研究部总经理袁海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目前房地产企业尚未发生境内债券实质性违约,且债券违约集中爆发概率相对较低,但伴随房地产债券到期高峰到来,必须关注房地产债券的偿付风险。

    市场高增长可能性不大

    不只是债务违约,今年以来,多家房企发债均被终止。

    5月29日,碧桂园拟发行200亿元小公募公司债券的项目状态变更为中止。8月30日,花样年2018年非公开发行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券中止发行,该债券拟发行金额为50亿元,品种为私募。10月7日,合生创展公开发行2018年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券终止发行。该债券的拟发行金额为100亿元,品种为小公募。10月13日,雅居乐一笔拟非公开发行的2018年公司债被终止发行,债券规模为80亿元……

    “融资收紧压力下,企业应该何去何从?融资杠杆不断收紧的大背景下,一些销售额不够大且债额过大的房企,将会面临资金压力过大的风险。”新城控股高级副总裁欧阳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房企不应再奢望未来的市场还会有高增长。平稳的市场,反而有利于企业做好战略规划、调整资源分配、争取均衡发展。

    欧阳捷建议,在拓展方面,房企应该缓拿地、拿对地、拿好地,便宜的土地永远可以拿;融资方面,房企可以通过设立地产基金等多种形式,争取相对便宜的资金,降低融资成本。其还表示,在保证产品和服务品质的同时,开发商应继续坚持资金高周转策略,加快资金回笼,确保企业现金流安全。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另一个角度看,若部分房企资金压力大,那么加快销售的可能性会比较大。而从偿债方面看,转让部分项目股权,尤其是对于部分地王项目进行联合开发,变得非常有可能。

    某国资背景房企的一位中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行业下行周期下,企业到破产的程度还是少数,更多的企业会因为经营不善的原因而被削弱。海通债券分析师姜超表示,历史上看,房地产企业遭遇资金紧张的情况较常见,但真正出现信用债违约的企业并不多。

    “房地产企业持有的资产变现能力强,出现流动性问题可以折价变卖房子或者项目获得流动性。”姜超认为,拥有充分质押物的房地产企业更容易获得融资,或者在陷入困局后更容易找到战略投资者。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债券 房企 房企债 的报道

  • ·房企迎来偿债大考:逾2600亿债券明年到期(2017-11-14)
  • ·两房企触发债券违约 未来三年房企债将逐年上升(2018-10-23)
  • ·39家房企扎堆上市 融资逾400亿(2009-10-14)
  • ·30开发商二、三线城市储地近8成(2009-10-28)
  • ·融资博弈:圈钱潮或将退去(2009-12-30)
  • ·国资委“清算”非主业 央企“加仓”房地产(2010-03-17)
  • ·十大标杆房企:还清债务至少15年(2010-05-06)
  • ·2010中国地产奥斯卡——国家级最高房地产荣誉奖震撼登场(2010-05-13)
  • ·2010中国地产奥斯卡 名人•名企•名盘(2010-05-20)
  • ·中国地产奥斯卡,地产人的骄傲(2010-05-20)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顾云昌主张,保障房需求应由下而上申请,这一点与其他几位专家不谋而合。中央应该建设统一、公开的保障房申请制度,从申请到核实再到建设,进行精细化管理。

    李克强在会议上谈起即将到来的“光棍节”,并以此强调要培育新业态、新产业、新消费热点。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寄希望于国资委自我突破已不现实,中央层面的国务院已对应成立国务院层级的国资深化改革小组。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