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视资本潮退:“融资难”加速行业洗牌 倒逼回归优质内容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8-06-26 04:22:5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与估值高峰相比,多数影视企业如今总市值跌去了60%以上。根据Wind数据显示,当前传媒板块整体估值水平已处近5年来最低,仅为2015年峰值时期的1/4左右,回落到与2012年相持平。

    时代周报记者 吴怡 发自广州

    “我认为中国电影的第一次危机正在到来。”6月18日,在上海国际电影节论坛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直言不讳。

    “冷清”,不少电影人这样形容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相比于 2015 年各大影视企业、产业链上下游公司甚至互联网公司纷纷布展的盛况,这两年的电影节显得有些“落寞”。

    同样冷清的还有影视业背后的资本。与估值高峰相比,多数影视企业如今总市值跌去了60%以上。根据Wind数据显示,当前传媒板块整体估值水平已处近5年来最低,仅为2015年峰值时期的1/4左右,回落到与2012年相持平。

    “2015年票房增长缓慢,大家都以为挑战来了,其实现在才是。资本对影视行业的投入正在大幅度减少,很多电影公司出现了融资难(的现象)。”王长田这样说道。

    电影节外的现实世界,关于影视企业的股权质押风波不断,除了华谊兄弟,被卷入其中的还有欢瑞世纪、长城影视、天神娱乐等,为了平息舆论的围剿,部分企业采取了提前解除质押、增持股份、发布股权激励计划等一系列措施,以挽回投资者的心。

    与此同时,影视行业的监管还在进一步收紧。6月21日,被爆出“财务数据问题”的东方网络宣布终止收购华桦文化51%的股权。此前,文投控股也陆续终止了对海润影视、宏宇天润和悦凯影视的收购,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收购重组“竹篮打水一场空”。

    “影视企业的‘难’,分为两个维度:一是产业难,二是资本难。”深圳国中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杨扬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一方面影视行业制度不透明,市场不规范,容易被资本玩坏,虚假繁荣过后将经历去泡沫化的阵痛;另一方面,影视行业的乱象也在透支市场和投资者的信任,资本撤离已成事实。

    逃离影视板块

    热钱开始逃离文化影视行业。东方财富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文化传媒板块二级市场整体呈现主力资金净流出的状态,累计净流出超过250亿元。

    事实上,资本大撤退早已开始。Wind数据显示,文化传媒板块2014–2018年以来,企业通过IPO首发、增发、可交换债等形式募资金额分别约为:530亿元、1417亿元、1432亿元、421亿元以及234亿元,其中2017年以来企业的融资金额下降显著主要源于增发募资大幅减少。

    这其中不乏受到经济大环境的影响。易凯资本CEO王冉预计,今年下半年流入一级市场的资金将会出现断崖式下跌,受其影响,中国一级市场的估值水平半年内会普降30%,个别之前泡沫比较严重的领域甚至可能会下降50%以上。

    “在未来的一两年时间里说不定有几千家影视公司要倒闭,数量本身太多,现在既没钱了,又不赚钱,还留在这干嘛。”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直言。

    这与三年前的光景相去甚远。2015年,同样是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王长田在“电影新常态:互联网+与产业升级”论坛上称:“阿里给我们投了24个亿,马云说我之所以见你,是对中国电影怎么做到3000亿元感兴趣。至于具体电影做什么、怎么做,没有太大兴趣。”

    这一句充满野心的话正是当时影视行业的真实写照。3000亿元目标的背后,是来自于电影行业高速增长的信心。彼时,千亿资金流入影视行业,小成本的电影票房神话陆续上演,影视企业高估值并购风行,不少A股上市影视公司年度营收增幅超过50%。

    不少手握着资金、资源、流量的大企业,也开始一只脚跨入影视圈。通过收购买卖重新包装的上市公司,开始“换一张面孔”宣布转型进军影视。“那时不管懂行还是不懂行的,都觉得投资影视公司或者影视项目能赚钱。”一位影视企业高层向时代周报记者感叹。

    据Wind数据统计,2013–2016年,影视业并购重组分别发生了29起、46起、88起以及逾70起,涉及资金218亿元、359亿元、435亿元和300多亿元。

    然而,影视行业繁荣的背后也乱象丛生。上市影视公司高估值收购艺人经纪公司,明星资本化;机构和艺人突击入股影视企业,等待上市暴富盛宴套现;影视企业左手倒右手财务数据造假,上市后业绩变脸;影视巨头海外大手笔收购,被质疑转移资产;投机分子联合融资平台洗钱,票房造假炒高股价……

    “虽然我们的票房表现的确很好,也在不断增长,但是真正在行业里的人知道,影视行业正在走向水深火热。有些行业内的行为是透支未来,完成对赌后又迅速撤出,伤害了投资者的感情。”王长田说道。

    2016年以来,监管层开始出手整顿传媒影视行业,包括上市公司高估值收购明星空壳公司屡被叫停,企业上市重要股东退出机制得到完善,不少影视企业因为信息披露不合规收到警示和问询,业绩不达标的企业主动撤回IPO等,近来的猫眼预售退票事件和阴阳合同事件也在着手调查中。

    “近几年,政策对于大影视板块的监管风向趋严。从资本角度来看,早期公司估值过高,一二级市场倒挂,投资空间狭窄,风险较高。此外,如果IPO通道收缩,财务投资者缺乏退出的机会,企业的投资价值相应减弱,也会让绝大多数资本撤离。”深圳国中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杨扬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企业“融资难”

    广证恒生传媒行业负责人肖明亮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资金流出、风险偏好下降、估值下挫使得近三年影视板块市场表现趋于惨淡,同时相关并购重组过会更加困难,一级市场相关资产的投融资冷淡。

    影视并购收缩,意味着影视资产通过并购进入资本市场的通道收窄,这对于一级市场的存量资产而言退出风险加大,也使得通过IPO退出或者融资的模式受到挑战。最直接体现在,近两年来影视类资产通过股权融资的规模下滑明显,增发认购资产意愿不足。

    广证恒生研究显示,近两年上市企业的定增融资规模锐减,影视动漫类上市公司2014–2017年定增融资规模分别为:103亿元、220亿元、96亿元、43亿元,主要源于增发过会难度加大,同时由于板块的持续下跌导致定增发行困难,倒挂现象严重。

    变现前景暗淡,热钱散去,直接导致不少影视企业陷入“融资难”的困境。“连电影上市公司也比较困难,手里没有钱,发债困难、贷款利息提高、股权质押有新规定。”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王长田大吐苦水。

    “影视传媒业投资风险加大,整个行业进入去泡沫期。影视企业的融资渠道、融资额度、融资成本和融资要求等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较之以往更加不容乐观。”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随着股权融资收紧,近两年影视板块债融规模明显加大。2015–2017年上市影视公司长期借款规模合计分别为55亿元、82亿元、70亿元;发债融资规模分别为5.4亿元、56亿元、66亿元;短期借款规模分别为64亿元、72亿元、100亿元。

    这意味着影视板块面临的财务压力也会有所加大。此外,在近一年来市场整体发债难度加大情况下,影视企业融资成本明显提升,尤其是民营影视企业融资压力相对更大。

    广证恒生传媒行业负责人肖明亮证实,影视企业发债的主要还是国企背景或者细分龙头类企业,部分影视企业通过发债融资还是相对困难,不少企业发债成本甚至8%–9%以上还是比较难发出去。另外,向银行贷款近两年明显增多,成为影视企业核心融资来源之一。

    高质押因缺钱

    “融资难”现象倒逼不少影视企业走上股权高质押的道路。根据中登数据显示,A股24家影视动漫类企业总质押比例达到20%以上的约14家,其中有5家企业质押比例接近或超过40%。

    尽管近日股权质押的风波席卷传媒影视业,但不少企业依然采取补充质押的方式融资,其中包括慈文传媒、奥飞娱乐、华策影视、凯撒文化等等。股权质押由于方式灵活、程序相对简单,成为了上市影视企业重要的融资手段,不过质押爆仓的风险也引起业内关注。

    欢瑞世纪6月1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和金融机构协商,拟再次延长宽容期,控股股东对公司的控制权稳定。外界解读,这意味着欢瑞世纪已经没有能力解除质押,大股东随时有被爆仓的可能性,甚至会失去公司控制权。

    根据欢瑞世纪2017年年报资料,陈援和钟君艳夫妇直接、以及通过实际控制的企业和一致行动人间接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质押2.79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97.79%,占公司总股本的28.49%。尽管最近子公司天津欢瑞解除质押部分股权,但仍然杯水车薪。

    肖明亮指出,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板块连续三年的持续下跌,部分质押比例较高的股份陆续面临质押爆仓风险,关键还是看主要股东是否具备补仓能力。当企业总体质押比例超过30%,或者大股东质押率超过60%甚至更高的情况下需要重点关注。

    融资不畅,制作能力跟不上,导致不少影视项目难产。游族影业早在2013年就表示将把《三体》三部曲拍成6部,这部备受期待的“中国第一部科幻电影”号称总投资将超过12亿元,首部影片定档在2016年,然而至今仍不见下落。

    变卖资产也成为不少影视公司解决资金问题的无奈之举。今年1月份,完美世界宣布以约16.65亿元将院线业务相关资产,转让给控股股东完美世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此回笼资金投入到核心业务影视剧内容制作和游戏研发。

    3月份,光线传媒以总共33.17亿元对价将所持有的新丽传媒全部股份出售给腾讯,并从这笔股权交易中获益19亿元,撑起了今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影视行业正处在谷底,下一个高峰还没有到来。现在影视行业的上市公司都在卖资产,那些未上市的公司该怎么办?”王长田坦言。

    第一次危机来临

    近来的税收风波和股权高质押折射出如今影视公司的生存困境,电影行业自身的特性决定了项目前期投入高,投资风险大,并且回报周期较长,在资本投入减少、制作成本上升的双重压力之下,项目投资回报率更低,企业资金链紧张加剧。

    “资本撤离的时候,当时签的对赌协议和业绩承诺的创业者会很痛苦,对于新进入者来说,不是一件乐观的事情。”一位正在排队上市的影视企业高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项目的融资应该不是大问题,只是成本的高低问题。”

    对于影视企业来说,资金压力部分是因为下游客户的占款比例不断加大,挤压影视类企业的经营资金。“影视企业可通过控制经营占款、加强回款、合作开发分散高额投入与投资失败风险等手段缓解和解决资金压力。”广证恒生传媒行业负责人肖明亮说道。

    除了把控好项目的成本,控制现金流,影视企业还需要慎重选择投资者。“我们在选择投资者的时候,恐怕不能再去抱着一种能骗就骗(的心态) 。”王长田认为,企业最好选择有志于推动影视产业发展的资本,而不仅仅是纯资本,尤其是不要接受社会上募集的资本。

    追求短期逐利性的热钱撤离后,“融资难”困境或将使得影视企业迎来一波“倒闭潮”,影视行业经历去泡沫化的短期阵痛后,高度资本化的状态将会得到调整,整体走向会回归到优质内容上。

    “微观来看,最先倒下的会是没有核心竞争力的攒局型企业;其次是制作能力弱、无法主控项目的公司,完全承制型的玩家也会被倒逼转型做创作,才能获得更好的生存空间。”深圳国中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杨扬说道。

    杨扬表示,中国影视行业的产业化相对薄弱,平均专业度较低,产业链体系性落后,整体水平跟国外成熟的产业化规模相比差距明显。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表达了对于国内影视行业发展的信心。肖明亮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政策规范短期带来行业压力,市场也会慢慢适应监管政策与产业融资环境,未来影视产业的发展还是具有很大空间,影视产业工业化进程加速。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资本 内容 影视 的报道

  • ·罗爱华资本腾挪 ST康达尔“空手套白狼”(2010-12-30)
  • ·人民网IPO 官方新闻网站探路资本市场(2011-01-13)
  • ·当前危机:调控失败而非资本主义本身(2009-07-13)
  • ·资本市场迎医疗数据时代 朗玛信息22倍溢价收购39健康网(2014-07-10)
  • ·资本大鳄飞耀控股深陷危机(2014-11-25)
  • ·星浩资本5年之劫(2015-07-07)
  • ·华谊兄弟:明星驱动IP,讲资本故事(2015-11-10)
  • ·俞熔狙击张黎刚 体检大佬资本版图浮现(2015-12-08)
  • ·如家回归阳谋 借资本转型脱困(2015-12-15)
  • ·暴风科技回归A股一年:31亿讲新资本故事(2016-03-2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2017年我国服务进出口总额46991.1亿元,同比增长6.8%,连续4年保持全球第2位;其中出口15406.8亿元,进口31584.3亿元,服务逆差16177.4亿元。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2000年时3号令发布正处于中国招标投标制度的形成阶段,旨在保障招投标的公平竞争,预防腐败,如今843号文和16号令的组合出现,则更多是为扩大市场主体的自主权。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刚刚过去的2017年,中国经历了顶层设计的新气象,自上而下,从宏观政策到区域发展,从政治外交到经济发展模式,从国计到民生,2017年的中国发生一系列重大变

    一家注册资本仅3000多万元,在房地产行业资历尚浅的企业如何拿下广州的旧改项目?而后如何撬动总投资逾50亿元的巨无霸综合体?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