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津农商行董事长自杀 滨海农商行困境待解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8-06-05 02:38:3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资产质量方面,滨海农商行的不良率也高于行业平均水平。2016年、2017年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35%、2.29%,高于银监会公布的1.74%的行业水平。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

    上任半年,天津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天津农商行” )党委书记、董事长殷金宝在办公室割腕自杀身亡。

    这一消息也得到了该行的确认。5月28日,天津农商行发布公告称,确认了殷金宝于5月26日身亡,并称该行董事会由15名董事组成,殷金宝的身亡不会导致该行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最低人数。董事会、监事会及高级管理人员正常履职,各项经营管理活动正常。

    另一份公告显示,天津农商行执行董事、行长黄卫忠代为履行法定代表人职权,直至确定新的法定代表人为止。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该行在2017年年报中留下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殷金宝在天津农商银行的任职时间并不长,仅半年有余。而在履新天津农商银行之前,其在天津另一家银行—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滨海农商行” )任行长达3年半时间。殷金宝2017年7月出任天津农商行党委书记,不久后出任董事长。在此之前,殷金宝于2014年3月-2017年7月担任滨海农商行行长。

    一路晋升的仕途

    公开资料显示,殷金宝现年54岁,河北衡水人,199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全日制大学学历,高级经济师。

    1985年来,殷金宝先后履职于中国农业银行天津市分行、滨海农商行和天津农商行三家机构。殷金宝的职业经历颇为励志,从农业银行天津市分行宝坻支行的一名科员做起,并一路成为农业银行天津市分行副行长。

    2010年10月,殷金宝离开农业银行,加盟滨海农商行,自此开始了更为快速的晋升之路。其于2010年10月-2014年3月担任该行常务副行长,2014年3月即升任行长、党委副书记。

    2017年7月,殷金宝仕途再上一个台阶,调任天津农商行担任党委书记,不久后出任董事长。2018年1月,天津市公布十四届天津市政协委员会委员名单,殷金宝名列其中,在经济界别。

    据天津农商行官网介绍,天津农商行的前身是有着60多年历史的天津农村信用社,2010年6月正式改制挂牌成立,是一家地方国资具有实际控制力的混合所有制现代商业银行。

    殷金宝可查的最后一次露面,是今年3月22日赴天津武清村镇银行开展调研。殷金宝来到武清村镇银行总部和另一家支行,了解当地银行组织架构、人员管理等,并将天津农商银行的业务与武清村镇银行的业务开展情况进行对比。随后他入乡向农户了解当地产业特色和金融需求等。

    此后,殷金宝缺席过一次董事会。天津农商行公告显示,4月28日,天津农商行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次会议在天津金融培训学院召开。此次会议由执行董事黄卫忠主持,其中董事长殷金宝先生授权执行董事黄卫忠先生代为出席并行使董事职权。据悉,本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天津农商银行2017年度审计报告》等15项议案。

    在滨海农商行任职期间,殷金宝曾表示,城镇化给银行提供了很多机会。农村住房改造建设完成后,后续基础设施配套、农业产业化规模化经营、周边产业园区工业项目发展、新市镇内二、三产业发展所带来的融资空间巨大。这些都将为滨海农商行金融业务开辟新的广阔的发展空间。

    截至今年4月20日,十一届天津市委第三轮巡视10个巡视组全部完成进驻工作,此轮巡视为期2个月。值得关注的是,市委巡视六组同时进驻了天津农商行党委与滨海农商行党委。

    在巡视组进驻后的第36天,曾在天津农商行与滨海农商行担任过重要职位的殷金宝以割腕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天津农商行与天津滨海农商行的主要股东均为天津市国资委和天津市滨海新区国资委下属企业,但两者之间并无隶属关系。

    据天津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天津农商行的并列第一大股东有4家,分别为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国资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天津新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均持股10%。

    天津滨海农商行的并列第一大股东有5家,分别为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天津滨海新区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天津临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天津恒达伟业投资有限公司、天津航空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均为9.93%。

    天津滨海农商行年报还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天津滨海农商行5家股东进行了股权质押,合计质押16.1%的股份,其中天房集团、天津航空的质押股份占其持有比例分别为69.93%、48.95%。

    滨海农商行曾被罚没1.6亿

    由于殷金宝在天津农商银行任职的时间并不长,所以焦点更多地集中在其履职超三年的滨海农商行身上。

    滨海农商行曾因“侨兴债”遭处罚。2017年12月29日,银监会网站公布了对“侨兴债”案中13家出资机构的行政处罚决定,其中就包括了滨海农商行,其被罚没金额高达1.6亿元。可资对比的是,滨海农商行2015年的净利润不过5.04亿元。

    据滨海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2015年11月2日,该行通过投资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设立的资管计划,向侨兴集团、侨兴电信提供融资,期限1年,广发银行惠州分行与该行签订了《资管计划受益权转让合同》,承诺为侨兴项目承担无条件不可撤销的受让该资管计划受益权的义务和责任。

    2016 年11月2日投资到期,企业违约未按时偿还本行投资本金。后经反复催收,但由于该企业涉及发行私募债券到期未兑付等问题被媒体曝光,企业经营困难加剧,无法正常偿还全部本金。

    据悉,侨兴集团违约后,滨海农商行立即成立了处置工作领导小组,聘请专业律师,及时进行诉讼和资产保全,最大程度减少风险损失,并已向广发银行递交了督促其履行合同义务的告知函。

    滨海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净利润分别为21.22亿元、6.15亿元、5.04亿元,同比下降约47%、45.59%、41.73%。

    滨海农商行并未就其业绩下滑给出具体原因。但从年报数据来看,利息净收入下降是导致该行营收陡降的最大因素,2017年该行利息净收入20.36亿元,同比大幅下滑45.28%。

    资产质量方面,滨海农商行的不良率也高于行业平均水平。2016年、2017年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35%、2.29%,高于银监会公布1.74%的行业水平。

    业绩不佳的滨海农商行还遭遇了中小股东的“抛弃”。近日,天津产权交易中心网站信息披露,北方信托拟将其持有的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有股份进行挂牌转让,合计约1.65亿股。北方信托持有该行2.8569%的股份。

    近两年,天津农商银行业绩同样表现不佳。年报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该行营收分别为84.15亿元、77.34亿元、71.29亿元,增速分别为11.57%、-6.93、-9.3%。同时,天津农商行的不良率也居高不下,近三年该行不良率均在2%以上,2017年不良贷款率达到2.48%。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商行 滨海 天津 的报道

  • ·收购珠商行华润系疾进金融业(2009-07-16)
  • ·改制农商行 广州农信社拔头筹(2009-12-03)
  • ·城商行变革系列:入主汉口银行 联想押宝金融业(2010-01-14)
  • ·1000万股法人股无人接手 重庆农商行或撤回拍卖?(2010-03-25)
  • ·转战H股提速 重庆农商行力拔头筹(2010-09-16)
  • ·否定出售股权 北京农商行上市受掣肘(2010-09-16)
  • ·入股上海农商行 太保意在银行牌照(2010-09-16)
  • ·银监会首提“城商行退出机制”(2011-04-14)
  • ·渤海银行监管黑洞 千万存款挪用放贷(2011-06-23)
  • ·城商行异地贷款 稠州银行跨省探路(2011-07-28)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据统计,在目前争夺人才的城市中,天津的一本录取率将近25%,远高于郑州、西安等城市,分数线仅高于北京和上海,天津的高考红利吸引着家长们。

    深茂铁路的开通还将带动沿线经济的发展。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茂名将对原来的茂名站改造升级,并将其周边的站南片区打造成当地的中央商务区。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即将出台之际,广州适时推出1号公路的建设规划,其被寄予串联大湾区城市群的厚望。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