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为被美国运营商拒绝,谁的损失更大?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8-01-16 01:52:5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华为已与美国电信运营商AT&T达成合作计划,当时的说法是AT&T已初步同意,今年上半年开始在美国销售华为即将推出的旗舰款智能手机。

    谭骥

    今年的CES大会对于华为来说,原本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刻:华为旗舰级手机Mate 10 Pro将借此正式进入美国。为此,华为还邀请了全球人气颇高的女星盖尔·加朵,作为其在美国市场的产品代言人。大会开始前,华为已与美国电信运营商AT&T达成合作计划,当时的说法是AT&T已初步同意,今年上半年开始在美国销售华为即将推出的旗舰款智能手机。

    即将破冰美国市场,无疑是多年来令华为最为振奋的消息,但是,万事俱备的前一刻,AT&T终止了与华为的合作。在CES大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主题演讲中透露出了这一消息。余承东坦诚地说:“可能很多人已经读了今天的报纸,发生了一些事情,很不幸,我们不能通过运营商渠道销售华为的产品。”他表示,这是华为的损失,是美国运营商的损失,更是美国消费者的损失。国外媒体的数据显示,目前,Verizon、AT&T、Sprint和T-Mobile四大运营商掌控了美国80%的智能手机销售市场,其中AT&T的市场份额大约在27%。因此,如果能够进入运营商的合作体系,就意味着华为拿到了打开美国手机市场大门的钥匙,而这条路堵死后,华为计划通过百思买等公开渠道销售手机。

    在华为全球化发展的道路上,美国一直都是最难啃的骨头。2010年,华为试图收购摩托罗拉的无线网络业务,但美国政府最终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了这笔交易。2011年,华为与服务器技术公司3Leaf Systems达成协议,准备以200万美元收购对方,但这笔交易同样被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以担忧“技术输出”为名干预,最终以流产告终。2012年,华为曾表示要将重心从美国转移至欧洲,但是2016年,华为再次宣布要打开美国市场。此次合作最终遇挫的原因,同样来自美国政府的压力:美国18名国会议员联名致信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艾吉特·帕伊(Ajit Pai),要求FCC对华为与美国运营商的合作展开调查,理由是担心国家安全。这有可能只是一个借口,实质上,特朗普上台之后,希望通过实体经济回归来拯救美国的经济,此外,华为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点在于设备价格很便宜,美国担心其运营商经受不住华为的低价竞争。

    事实上,近年来中国手机厂商的成长非常迅速,产品竞争力日益提升。在市场统计公司 Counterpoint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统计数据中,三星与苹果分别以21%、12%占据了全球智能手机的前两名,华为以10%紧随其后,华为身后还有OPPO、VIVO、小米与联想——除了前两位,其余都是中国手机厂商。而北美销售数据显示,那里依然是苹果与三星的天下,第三名则是LG,中兴紧随其后。

    从这次进军美国市场再次折戟可以看出,华为想冲击高端市场,一步到位很难,最好还是低调点。此次与AT&T合作泡汤原因之一,就在于华为没有掌握好宣传策略,大肆地宣传预热合作消息,实质上会带来负面效果。从另一方面来说,美国政府之所以对华为如此强势,也可以说明美国并不十分需要华为,在智能手机方面,苹果和三星很难超越,在通信设备方面,则有诺基亚和爱立信的竞争。要进入美国市场,除了价格优势之外,华为真正需要的,还是在产品上作出突破。

    (作者系时代周报评论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华为 美国 运营商 的报道

  • ·华为示好遭拒背后,伦敦地铁性本清净?(2011-03-03)
  • ·放眼基础理论研究 华为的姿态让人着迷(2016-06-07)
  • ·人工智能风口,华为向左,BAT向右(2016-08-30)
  • ·华为裁撤34岁以上员工? 假新闻!(2017-02-21)
  • ·任正非的召唤与华为的未来(2017-09-12)
  • ·华为被美国运营商拒绝,谁的损失更大?(2018-01-16)
  • ·徐贲:美国不拘一格的人才观(2010-11-10)
  • ·美国大学面面观(2010-12-30)
  • ·“婴儿潮”老去,美国养老更沉重?(2011-01-13)
  • ·克鲁格曼专栏:美国医改进入关键时刻(2009-07-15)
  •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科研成果转化的产品正在为光启造血。2015年年底,光启研究院与东莞市政府签订了项目总额为1.8亿港元的“云端号”空间信息平台系统项目。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