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方最大服装批发市场的腾退之路:动批13市场年内全部疏解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7-18 00:25:3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王宁曾算过一笔账,动批每年给西城经济带来效益约6000万元,政府支付的交通、环境等管理费用却超过1亿元。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谢艺观 发自北京

    北方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将在今年内彻底成为过去式。

    6月27日的北京万容市场,吆喝声此起彼伏。“随便挑随便选,5元一件。”“给钱就卖,一件不留。”商家们忙着清货,不少顾客趁着最后的机会前来捡漏。

    傍晚6时,这个面积达4万余平方米、拥有1886个摊位的批发市场正式闭市。按照规划,多数商户将迁入沧州明珠市场。

    在此前于6月初召开的“北京市疏解非首都功能成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发改委党组成员、北京市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刘伯正表示,通过疏解功能做“减法”,北京正在剥掉“白菜帮”,集中发展“白菜心”,加快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探索走出一条减量发展、瘦身健体、提质增效的新路。

    位于北京西城区的动物园批发市场(下称“动批”),因不符合核心功能定位,加重城市隐患等因素,成首先要“剥掉”的部分。万容市场,正是动批中的一个。

    万容市场疏解完成后,动批还剩4个市场。北京市西城区常务副区长孙硕表示,今年年底前,动批下面的13个市场、1.2万个摊位将全部完成疏解。根据相关规划,疏解后的空地将变身金融、文化创意等业态集中的区域。

    7月10日,北京市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召开第一次会议,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提出,要紧紧抓住疏解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而早前在6月19日的北京市第十二次党代会上,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向大会作报告时提出,今后五年,北京将继续由聚集资源求增长转变为疏解功能谋发展,在“疏”字上持续用力,在“舍”字上保持定力,在“优”字上集中发力。从“疏”“舍”“优”三个字中,可一窥北京疏散非首都功能的思路。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原主任牛凤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动批搬迁是疏解非首都功能的一项重要举措,迁出以后虽会对商家和居民的生活造成一些影响,但也会给北京的发展腾出很大空间,有利于京津冀的协同发展。

    舍:腾退进行时

    6月27日中午过后,万容市场里的商户们陆续开始打包,市场管理员老董一边巡视,一边提醒大家速度快些,再晚赶上高峰,就很难进得去电梯了。

    6月19日,北京市发改委晒出首都经济社会发展5年成绩单。成绩单显示,过去5年,北京市通过疏解非首都功能,优化核心功能,实现了从“集聚资源求增长”向“疏解功能谋发展”的转型。而这一转型背后,就包括了动批在内的数十家市场和众多企业的搬离。

    早在2013年的北京市西城区两会上,时任西城区区委书记王宁表示,动批调整工作正在研究方案,腾退计划开始浮出水面。

    随后,动批被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列入拆迁计划。三年间市场内的各大商场陆续搬走。

    身处北京二环西北角,动批地理位置优越,辉煌的时候有1.3万个服装批发摊位,超过3万从业人员,日均客流量约10万人次。动批与大红门、雅宝路并列为北京三大服装批发市场,是市民和游客心中著名的“淘衣胜地”。

    随着电商零售的兴起,批发市场慢慢走向衰落,动批效益大不如前。

    王宁曾算过一笔账,动批每年给西城经济带来效益约6000万元,政府支付的交通、环境等管理费用却超过1亿元。

    另一组可供对比的数据来自中关村西城园,园区内平均每平方公里可产生160亿元的财富。相比每年只给西城区经济带来约6000万元效益的动批,“腾笼换鸟”可带来商业价值的整体提升。

    但这些并非促使它搬迁的“最后一根稻草”。“北京作为首都优势明显,促使全国的人来到这里,寻求经济效益的最大化。但它的土地、水资源和交通有限,尤其是交通—首都被称为‘首堵’。从城市管理者角度来看,(动批)给城市带来负担。”河北大学经济学院区域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刘永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西城区负责人曾表示,动批每天有近千辆汽车出入,大量人流、物流、车流高度聚集,造成交通拥堵、环境秩序混乱等“城市病”,给周围居民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也存在一些安全隐患。为了缓解西城区的人口、资源和环境压力,动批搬迁势在必行。

    2014年,习近平主席视察北京后,主持召开座谈会,就推进北京发展和管理工作提出了明确城市战略定位、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提升城市建设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质量、健全城市管理体制、加大大气污染治理力度等5点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以往的批发市场迁移,多是政府主推,产权单位出面配合。而此次西城在大范围迁移市场过程中,为了提高疏解效率,各待疏解市场产权方、经营主体在政府指导下成立专项工作组,直接参与疏解工作。

    疏:迁出之路

    傍晚过后,空出来的万容市场冷清了不少。回荡在商场内的广播,宣告着万容市场的“落幕”,也代表着动批工作又前进了一步。

    作为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动批做到整体疏解并不容易,这里早已形成集聚效应,搬迁的困难和矛盾在所难免。

    就实施而言,这条涉及数万人的迁出北京之路走得并不顺畅。三年间由经营权和租金引发的纠纷时常在这一小片土地上上演。

    2015年,新动批业主就曾到河北廊坊市信访局反映,称廊坊新动批发布公告要求商户办理商位证,但商户认为自己依靠的是价廉物美的商品,根本达不到有商标注册的要求。随后金开利德商场内又有商户表示自己买断了20年的经营权,搬迁后如何补偿,希望能有个满意的方案。

    为应对搬迁过程中出现的种种情况,政府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在各商品市场中组建现场工作站,为市场疏解提供政策、法律和信息等咨询服务的同时,重点面向市场商户搭建政策法律宣讲、京外市场信息对接等4个平台。

    此次万容市场的疏解过程中,西城区还组织律师提供现场法律援助、公证等服务,商户可委托法律援助律师和市场委托的代表共同办理人民调解相关手续。

    今年两会上,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也表示:动批等一些批发市场转移过程当中可能还会存在这样那样的一些问题,毕竟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是非常不容易做的事情,牵扯到方方面面的直接利益,这些问题,北京和河北都在积极研究解决。

    但对许多商户来说,当中不仅涉及到维护自身利益,更多的疑虑在于对未来走向何方心里没有底。

    根据之前发布的一项专项调查数据,包括动批在内的9家市场中,愿意外迁的商户仅占8.6%,不愿外迁的比例在40%左右。

    根据规划,迁出动批的商户被集中疏解到天津卓尔电商城、石家庄乐成国际贸易城、沧州明珠商贸城等市场。当地为做好承接工作,主动为商户提供了低价商品房、免入场费和3-5年租金减免等优惠。据了解,目前已有5000余家动批商户与上述市场签订了意向协议。

    刘永亮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腾出空间是为更好地发挥北京的首都功能创造条件。政府和商户要充分交流,形成合力,这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同时政府也要多方面深入了解商户的困难,力所能及为他们服务。

    优:对内优化 对外疏解

    这里曾是服装批发者和爱好者的“淘金地”,2012年,一部名为《时尚女编辑》的电视剧让动批成了北京“时尚”的一个地标。未来,这里随着政府的规划将变身为金融创意园区。

    在动批的各产权方联合出台的一份升级方案中显示,动批这片土地将建设成为北矿金融大厦、首建金融中心、北展科技金融大厦等。动批位于金融业发达的西城区,发展金融有利于产业集聚。

    最早完成搬迁的天皓成服装批发市场,目前已“变身”为宝蓝金融创新中心。企业入驻该中心后,可享受中关村西城园在科研项目配套、贷款贴息、人才奖励、知识产权补贴、园区租金补贴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助推企业提升自主创新能力。

    除此之外,动批搬迁后空出的土地,也将还“绿”于民。

    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调研行”专题座谈会上表示,北京市将根据原疏解地周边环境情况,把腾出来的空间变成服务群众的公共服务设施,适时、适地建设城市绿地,为北京老百姓提供更加安静、舒适的生活环境,努力把北京打造成为国际一流宜居城市。

    今年6月,原环保部长陈吉宁调任北京市代市长,这位有着丰富的环境治理经验的老将,近日在市政府党组(扩大)会上强调,要扎实推进“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抓好“大城市病”治理,继续做好交通拥堵、大气污染和黑臭水体治理,进一步提高垃圾处理能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经济系主任林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些空出的土地不管是建绿化带或公园,还是配置一些教育设施和服务资源,一旦按照这个疏解非首都功能的理念去实施,就要有统一的考虑,做到首都发展和实施理念相一致,才能更好地服务人们。

    对外疏解方面,西城区目前已搭建平台,先后和天津西青、河北石家庄、保定、沧州、廊坊等地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据了解,西城区相关部门还将跟踪各地给商户优惠政策的落实,帮助疏解出去的商户在新市场落得下、有保障、能发展。

    此外还有资金上的支持。今年2月,首都之窗公布了《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组织开展“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2017-2020年)的实施意见》,意见提出将整合市级疏解整治资金,设立100亿元“疏解整治促提升引导资金”。

    另外,北京市财政局在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八次会议上介绍,全市今年拟新增525亿元政府债务,新增债券主要投向五个领域,其中疏解非首都功能中投入132.37亿元。

    对此,刘永亮表示,市场搬迁到外地,需要一系列补贴和优惠政策辅助,但能不能融入当地、生存下去,主要还是依赖于自身。

    在北京,动批只是腾退大潮的一小部分,正在被疏解的主体还有很多。除了与动批并列的大红门、雅宝路等服装批发市场,上百所关乎老百姓吃饭大事的农副产品市场也在搬迁规划之中;上万家不符合首都定位的一般制造业和建筑业亦是疏解对象。

    这些市场和企业的相继离开,将带走人流、噪音和大烟囱,也带走一些关于北京的记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之路 批发市场 服装 的报道

  • ·工业与信息化的融合之路(2009-07-16)
  • ·九城签署海上丝绸之路申遗《泉州共识》(2014-12-08)
  • ·“黄金”风口,甘肃潜力如何薄发?(2015-10-20)
  • ·从OEM到ODM之路(2017-02-14)
  • · “双一流”出台前中山大学的“新工科”之路(2017-06-06)
  • ·粤造粤强 走向世界:“广东智造”蝶变之路(2017-07-04)
  • ·中德汽车制造的融合之路:始于互补,终于协同(2017-07-11)
  • ·北方最大服装批发市场的腾退之路:动批13市场年内全部疏解(2017-07-18)
  • ·纺织服装业遭遇极寒(2012-08-09)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衡水中学从2013年开始在云南省开办4所分校,2014年在四川、安徽等省开办分校,据时代周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衡水中学在国内办有18所分校。

    “我的肯尼亚教学之行,就是带着让中国铁路走出国门的想法来的。”正在非洲肯尼亚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教书的马力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局势,习近平主席此次横跨亚欧大陆之旅,体现出愿与各方携手并进、直面困难的大国担当。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现在的年轻人看得很清楚,都愿意往好的地方走,这也是很自然的。”徐生诚说,“‘一带一路’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很重要的发展契机,新的机遇来了,学校的发展要跟得上。”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