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孩家庭这一年 集全家之力养娃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2-28 04:49:5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从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单独二孩”到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全面二孩”,人口政策的逐步放开,是过去五年其中一条最显著的政策变化,千千万万的家庭深受其影响。

    时代周报记者 马欢 发自广州

    “全面二孩”放开的第一年,中国有9000多万对符合二孩政策的夫妇,最终,2016年比2015年多出生了131万个婴儿。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新出生人口1867万,其中45%来自二孩家庭—这个数字约为840万。

    这是“全面二孩”落地一年的“成绩单”。

    从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单独二孩”到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全面二孩”,人口政策的逐步放开,是过去五年其中一条最显著的政策变化,千千万万的家庭深受其影响。

    一个“二孩”家庭,是如何度过这紧张又欢喜的一年的呢?

    调查显示,育儿成本已经占到中国家庭平均收入接近50%。此外,近年来大中城市房价攀升也影响着许多家庭的生育决策。

    作为“独生爸妈”,80后夫妇戴卉和张宇,也许反映了当下不少二孩家庭的共性:他们对自己的童年有缺失感,成为父母后更愿意生二孩,希望在孩子身上弥补那份没有兄弟姐妹的遗憾。也正因为是“独生爸妈”,相比非独生子女组成的二孩家庭,双方的父母能够给予更多的经济和养育支持,来减轻生育二孩后的压力。

    二孩和大房子

    2015年10月的一天,从广州郊区增城往市区的路上,已怀孕5个月的戴卉突然哭了起来。这一天,她和张宇要把位于增城的房子过户转手,正式告别这个曾经给予一家三口美好记忆的地方。

    新房装修期间,一家人还需要先租个小房子过渡。

    生活的变化,来自于肚子里的二胎。夫妻俩都在广州一家电视台里工作。在计划二孩之前,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一家三口住在广州郊区,生活安定美满。

    和不少典型的独生子女一样,他们都感到自己的童年有孤独感,因此决定要第二个孩子,并提前取名“张晴”—这个名字,男孩女孩都合适。

    他们碰上了全面二孩政策落地的这一年。

    “当时只是想再生一个,我们以为除了教育,其实也并不需要投入很多的钱。”戴卉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2015年,在大儿子张心上幼儿园的时候,戴卉怀上了第二个孩子。“怀老二既轻松又辛苦,轻松是心态方面,因为有经验了,辛苦是因为怀孕的同时还要带儿子。”戴卉笑道。

    也是在此时,夫妻俩开始面临来自现实的压力。

    最大的问题当然是房子,夫妇俩在郊区的小两房面积不够大,离市区也远。养老是另一个问题,作为家中独子的张宇,由于父亲做了手术身体大不如从前,也希望能接父母来同住。

    有同样困扰的家庭并不在少数。根据广东媒体调查问卷的数据统计,近六成的参与调查者认为,有二孩的家庭,居住面积在120平方米以上才“够住”;而在换房的户型中,参与调查者最普遍的需求是换四房,占比达到56%。

    他们夫妇是这56%之一,而在北上广深的中产阶级中,这样的目标并不容易实现。

    最终,一家人决定卖掉房子,并在戴卉父母家附近购置一套140平方米四室两厅的老楼梯房。

    戴卉父母居住的地段在广州的越秀区—那里有着全市最优质的教育资源,而该地段对应的小学是在广州老区颇有名气的中山二路小学。

    买房一点都不轻松,为了缓解经济上的压力,戴卉的父母干脆将自己的房子出租,用3800元的租金补贴女儿每个月9000元的房贷,集全家之力扛下一间大房子。

    一家八口的关系

    有了生第一个孩子的经验,第二个孩子的到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辛苦。2016年3月初,小儿子张晴出世,和第一个剖腹产不一样的是,这一次是顺产。

    为了省钱,戴卉坐月子期间没有请价格高昂的月嫂和保姆,而是让自己的妈妈和婆婆帮忙。

     “两个孩子都要安抚,那时天气湿漉漉的,整个人都抑郁了,”戴卉回忆道,“其实现在也累,只是习惯了。”

    小儿子的到来让全家人都很忙碌,大儿子张心被送到幼儿园,晚上回来和爸爸睡觉,很长一段时间没去过游乐园玩耍。幸好,张心对弟弟的态度,也让一家人感到欣慰。哥哥每天放学回到家第一时间就去找弟弟,弟弟生病的时候也很关心。

    二孩给不少家长带来了孩子之间关系的处理问题,很多家长怕老大会不接受二孩,然而一份有近万家庭参与的调查却显示,孩子对弟弟妹妹的接受度实际上相当高。这份《二孩幸福指数调查报告》显示,完全接受老二的孩子比例达到了44%,而基本接受与比较接受达到了54%,完全不接受的仅仅1.5%。

    如今,140平方米的房子,戴卉夫妇俩、双方父母,再加上两个孩子,三个生活习惯不太相同的小家庭正式合成一个八口人的大家庭。

    一起住的日子难免有不习惯,“有时候我妈对卫生要求高一些,奶奶就随便一点,我们夫妻俩只能努力在中间平衡,”戴卉说道,“幸好四位老人都不是斤斤计较的人”。

    为了缓解压力,夫妻俩都更加努力工作。戴卉则笑称自己“各种啃老”。

    “生二孩没那么可怕”

    为了养育两个孩子,这对年轻夫妇的生活花销也比原来更加精打细算了。

    “旅游什么的都暂时取消了,我现在不追求名牌包包,化妆护肤只用基本款,衣服只是淘宝爆款。”她笑着调侃自己。在只有一个孩子的时候,夫妇俩几乎每年都出去旅游一次。

    即便现在集齐全家之力养孩子,戴卉仍然担心孩子们未来的教育开销。

    “弟弟除了奶粉尿布,基本上都是用朋友们的各种二手货,”戴卉说道,而大儿子正在读的公立幼儿园花费不高,也没上价格昂贵的早教,而是上网抢到少年宫美术兴趣班的学位,每学期700元左右。

    即便买了一套140平方米的学区房,戴卉的担心和焦虑依然挥之不去。

    “听说现在上中学很难,我担心自己会随波逐流,忍不住让他们去补习班,出国吧,经济压力也好大。”戴卉叹着气说道。

    辛苦之余,两个孩子给家里带来了更多的快乐。光在旁看5岁的哥哥逗着弟弟玩,压力也能缓解了不少。

    “两个孩子的生活让我很有存在感,每天只要解决工作和他们的事情就够了,完全没有时间和精力想其他事。”戴卉说道。

    对此,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认为,“全面二孩”放开一年,真正进入“二孩时代”的家庭用实际感受告诉大家,生二孩并不像此前大家想象的那么可怕。

    广州一份有7845人参与的网络调查显示:有六成受访的二孩家庭表示,二孩到来,家庭幸福感显著提升。调查显示,虽然二孩出生后,受访家庭表示首要压力是养孩子带来的精神焦虑和经济压力,但54%的家庭并不后悔要二孩,后悔的受访者仅占3.9%。

    调查也显示,超过七成家庭在养育二孩的同时,还面临着养老的压力;45%的妈妈认为生二孩职业前景变差。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全家 家庭 的报道

  • ·二孩家庭这一年 集全家之力养娃(2017-02-28)
  • ·一个家庭的破灭和重生(2009-07-15)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考评室楼下,是一个观摩室,杭州市直部门的负责人聚集在这里,通过大屏幕观看着考评室里的一举一动,全程阳光透明。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一切依靠群众,一切为了群众,一切服务群众”。打开“朝阳群众HD”APP,这样的开场白扑面而来。

    但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不是有没有回暖,或者是有没有提速,最重要的是2017年这些趋势能不能保持下去,尤其是房地产这一块对经济增长会产生什么影响,其实是有一些不确定性的。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作为经济第一大省的广东省,曾在全国第一轮医改进程中走在前列,但在第二轮医改中落后了,未能形成规模和整体效果的经验。“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