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角逐2020 长城300亿再赌新能源

    汽车 > | Time Weekly - 2017-02-28 04:20:1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除了H6和H2两款车型的同比销量有所上升,其他车型都在走下坡路。其中哈弗H1最为“惨烈”,去年同期销量10463辆,今年却只卖出了1035辆,同比大幅下降了90.11%。

    时代周报记者 李洋睿峥 发自广州

    近日,长城汽车宣布投入300亿元布局新能源和智能化项目。300亿元并不是小数目,去年乐视声势浩大的铺排智能汽车,也仅仅投入了50亿元,由此可知,长城投入300亿元,可谓大手笔。然而,这样的巨型项目放在今天,却成了一种“不起眼”。

    2014-2016年,新能源汽车势头凶猛,许多默默无闻的车企借着这场东风,获得了利润和发展前景。然而长城,却几度与新能源失之交臂。如今只是刚好赶上了它的末班车,这与一个一线品牌应有的反应似乎并不相符。为何直至近日才宣布布局新能源?长城开展新能源是迫于怎样的局面?长城此番重金下注新能源,还有很多疑问需要解答。

    压力之下谋求转变

    2月21日长城汽车举办了“2017哈弗SUV品牌盛典”,活动上有两个重要信息格外引人注目:其一,2020年,哈弗规划突破200万辆的年销量,成为全球最大的专业SUV品牌;其二,长城将投入300亿元用于新能源、智能化等项目,力求在主动安全、智能互联、自动驾驶等方面形成领先优势。

    长城汽车新能源部门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突然强调新能源、智能化的唯一目标还是促进销售,打造品牌。言下之意,300亿元投入既是为哈弗2020年突破200万年销量打下基础。

    长城在新能源上一直没有大动作,然而在压力之下长城正在谋求转变。从1月份的销售数据来看,长城哈弗销量有所回落,“神车”H6只卖出约4.6万台,比去年12月的销量少了接近一半。除了H6和H2两款车型的同比销量有所上升,其他车型都在走下坡路。其中哈弗H1最为“惨烈”,去年同期销量10463辆,今年却只卖出了1035辆,同比大幅下降了90.11%。

    长城用性价比吸引了不少消费者,但这个路数似乎并不能转化为核心竞争力。长安、吉利、奇瑞、传祺等自主品牌均在加速布局SUV,长城老大的位置危机四伏。

    此外,SUV战事在未来还会更加白热化。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将至少有10款以上重磅合资或进口SUV上市,本土品牌的SUV更是不胜枚举。几十款新车都处于销量上升期,市场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从产品层面看,SUV原有的“高溢价”能力开始逐渐减弱。据业内人士称,残酷的竞争会让“泡沫”越来越少,消费回归理性常态。过去几年SUV产品价格高、利润足的时代将渐行渐远,市场价格整体进一步跳水已是大势所趋。

    反观“一条腿走路”的长城,如何才能保证SUV销量起伏波动,不影响整个车企的销量和利润?

    在董事长魏建军发言中可见,他并不打算用多元化自救。他说:“SUV不做到全球第一,不考虑推出轿车产品。WEY品牌推出之后,哈弗将进一步聚焦在15万元以下市场,成为绝对领导者。”他的打算是做精SUV,而切入点正是智能化、电动化。

    长城与新能源的不解之缘

    新能源已经不再是个新词,许多车企已经推出多款新能源车型,并利用这些车型开始在市场上获利。长城汽车至今宣告进军新能源领域,动作似乎有些“迟缓”。长城新能源部门负责人也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从市场发展态势来看,现在发展新能源确实有些滞后。

    事实上,长城涉足新能源并不算晚。早在2010年北京车展,长城就已率先推出了一款混动四驱平台模型,该模型的后轴使用了电机驱动,并且大胆抛弃了传统四驱车的传动轴和分动器,这引起了不小轰动。

    时隔一年,长城又在北京车展上展出了新能源概念车哈弗E。该车采用了科技感十足的剪刀门设计,并且搭载长城新一代混动系统,此外据传,其天窗中还装有太阳能电池,以收集太阳能延长续航里程。

    虽叫好声不断,但彼时长城内部面临一个新的问题:新能源市场前途尚不明朗,是否值得投入大量资金和精力去拓展? 

    据中汽协统计数据,2012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仅万余辆,其中销量最高的奇瑞QQ纯电动,也只有3138辆。这些数据也意味着,新能源汽车市场并不成熟,获得回报或许还要等很长时间。

    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是犹豫的,他在接受采访中表示:“我们是一家很小的公司,如果出现特别大的投资失误,没人会救我们。”为了稳妥起见,长城放慢了在新能源领域的脚步,转而将目光聚焦于自己熟悉的SUV和皮卡领域。接下来的剧情众所周知,长城完成了在SUV领域的快速扩张,一举拿下自主SUV领域王座。但代价是,长城与新能源带来的红利失之交臂。

    2014年,新能源汽车完成了飞跃式增长,全年累计生产8.39万辆,同比增长近4倍。其中,纯电动乘用车生产3.78万辆,同比增长3倍,插电式混合动力乘用车生产1.67万辆,同比增长近22倍。次年,新能源产销总量再翻三番,新能源一时间成了汽车界的“香饽饽”,许多默默无闻的车企借助这场热潮,收获了利润和前景。此时长城再也按捺不住,停牌三周,提出定增168亿元,用于打造新能源汽车业务。然而为时已晚,计划公布后资本市场并不看好,最终长城汽车还是终止了此次定增计划,准备自己造血投入新能源项目。

    长城再提到新能源,已是在去年广州车展上。长城发布了一款纯电动三厢轿车C30EV,与此同时发布了新品牌WEY。虽是纯电动,但长城并未过多使用 “新能源”概念,而是用“向上”“冲击高端”等字眼来介绍它们。

    科技感体现在安全上

    今年,长城终于开始正视新能源问题,调拨300亿元用于新能源和智能化的开发。但如此大笔资金如何使用,成了项目关键。

    据上述负责人介绍,300亿元绝大部分将用于新能源的研发和生产。具体而言,长安将投建一个新能源整车厂,同时对核心零部件的整合生产进行调整。后继会推出8款纯电动车,这8款车依旧以SUV为主,此外,混动还有其他的战略目标。今年,WEY品牌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W01和长城品牌纯电动车型C30R将正式上市。研发上,长城将在日本、欧洲、北美等多地建设研发中心。目前已有40名国际专家参与新能源研发,相关职工也已达500多人。

    另一部分资金将用于智能化,智能化则重点强调“安全”。做品牌战略的里斯公司中国区总经理张云提到,这是哈弗热销的秘密武器。他说:“哈弗产品关键部位的钢板比同级别车型平均厚7%,折合到整车就是50公斤到150公斤的重量。在战略性的取舍上,哈弗产品采取了以安全为先的产品研发策略,不惜在油耗、动力上作出一些牺牲。”这引起了不少媒体的质疑。

    从第三方数据长城的安全性能并不算突出,在自主品牌主流SUV的C-NCAP碰撞测试中,哈弗H6仅仅名列第8。其次,从沃尔沃近期的销量来看,以“安全”作为旗号,似乎并不能赢得市场。

    对此,长城新能源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安全是促进销量的一个切入点,安全技术目前属于高端技术,牵扯的面很广,与整车性能、各种材料的质量、安全技术等方面都有关联。尤其主动安全,科技感很强,也更容易得到市场的接受。目前,在哈弗H7高配上就已经有预警装置了,后续在WEY品牌上还会加大高科技设备的投入和使用。

    他并不担心提出“安全”后的市场反应,认为长城提出的安全和服务,是站在长城拥有100万销量的基础上来说的。虽然有沃尔沃的前车之鉴,但长城与沃尔沃相比有量的优势。

    目前,SUV领域的竞争,正往着科技方向发展,他认为这对长城不失为一件好事。“长城并不怕竞争,在竞争当中肯定会淘汰掉一些企业,因此留下的空间也会越来越大。”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长城 新能源 的报道

  • ·股价暴涨一倍半 长城高处不胜寒(2011-01-06)
  • ·海外战略触礁 长城冲量梦碎(2010-08-12)
  • ·轿车难当大任 长城销量大计遇阻(2010-09-02)
  • ·长城否认合资 路虎国产被疑炒作(2011-03-10)
  • ·首发哈弗IF 长城强攻高端市场(2011-04-28)
  • ·5年50亿长城技术“过剩投入”(2011-06-02)
  • ·C30月销持续破万 长城轿车逆势突围(2011-07-14)
  • ·全球拓展零部件合作 长城酝酿技术突围(2011-07-28)
  • ·长城扩张加速度(2012-05-10)
  • ·哈弗独立 长城品牌谋裂变(2012-06-14)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考评室楼下,是一个观摩室,杭州市直部门的负责人聚集在这里,通过大屏幕观看着考评室里的一举一动,全程阳光透明。

    “一切依靠群众,一切为了群众,一切服务群众”。打开“朝阳群众HD”APP,这样的开场白扑面而来。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但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不是有没有回暖,或者是有没有提速,最重要的是2017年这些趋势能不能保持下去,尤其是房地产这一块对经济增长会产生什么影响,其实是有一些不确定性的。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作为经济第一大省的广东省,曾在全国第一轮医改进程中走在前列,但在第二轮医改中落后了,未能形成规模和整体效果的经验。“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