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障股东摩擦 合资公募外资首尝话事权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6-06-28 02:57:32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这些年,合资基金公司饱受中外股东摩擦碰撞之苦,多个公司发展停滞不前,外方股东急需一种解决之道,首选方式就是拿到“话事权”。外资终于跨过公募49%的持股红线,实现控股。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袁方晨 发自上海

    公募基金业再次迎来“里程碑式”的事件。

    6月16日,恒生前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获证监会核准设立,两大股东恒生银行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分别占股70%和30%。“恒生银行一贯稳健经营,有较为完善的风险控制。新基金公司其他方面的情况还需等正式开业后与大家分享。”恒生银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同时也表示,恒生前海基金将引进恒生在资产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

    这些年,合资基金公司饱受中外股东摩擦碰撞之苦,多个公司发展停滞不前,外方股东急需一种解决之道,首选方式就是拿到“话事权”。外资终于跨过公募49%的持股红线,实现控股。“这肯定是好事。外方其实都想做绝对控股的大股东,这样就没有那么多中外方的碰撞了。”一位某合资基金公司前高管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恒生银行已经在一开始拿到了恒生前海基金的绝对控制权,然而,人员问题、业绩问题、文化差异问题等犹如一道又一道发展路途上的路障,其要在公募基金市场占得一席之地,似乎并不简单。一位合资基金公司中层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合资基金公司想要发展,需要的是中外方的互相尊重和市场化的人才,外方在投资上的先进经验是一大助力,但并非决定因素。

    中外股东控制权之争

    从2002年12月,第一家合资基金公司招商基金成立,合资基金已走过十余个春秋。证监会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共有基金公司108家,其中合资公募为44家,差不多占据了半壁江山。然而,在这45家基金公司中,却并没有了招商基金的身影。2012年,招商银行和招商证券两家公司携手出资接过荷兰国际集团(ING)手中招商基金33.3%股权,中外合资基金公司摇身演变成了纯本土公司。“很多合资公司把在中国的发展不顺利归因于中国的政策问题,但其实,证监会对外资是给予政策红利的。”某业内资深人士说道。

    2006年5月8日,中资公司中邮创业基金成立;2010年9月28日,中资公司浙商基金成立,在此四年多时间内,证监会暂停发放中资基金公司的牌照,只发放合资基金公司牌照。某基金公司总经理透露,监管层那时觉得国内基金业内部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基金黑幕”等,认为有必要引入海外大型金融机构的成熟经验,特别是外方的投资理念与合规风控体系来重塑基金业。

    然而,在当初所预见的“外资股东将先进的投资理念和合规风控带进公募市场”得到兑现的同时,新的问题应运而生:在海外拥有丰富资产管理经验的外方股东,与了解国内市场的中方股东互不相让,为抢夺话语权争端不断,公司经营备受困扰。

    谈及哪家基金公司“曾用名”最多,金元顺安绝对是榜单第一位,多到业内谈及这家公司时,都会问一句“现在还叫这个名字吗”。2006年11月13日,金元比联成立,股东为金元证券和比利时联合资产管理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51%和49%。2012年,比利时联合资产管理公司退出金元比联,出资五年最终戴着一顶亏损3300万元的破帽子离开,惠理基金接手49%的股权,公司改名为金元惠理。然而今年,惠理基金也在苦撑四年后离去,接手者为上海泉意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公司更名为金元顺安,由合资转为内资。

    2007年8月15日,当时的金元比联发行了成立后第一只基金—金元比联宝石动力保本,首募49亿元,可谓打响了头炮。然而在此之后,金元比联连发4只偏股型基金和1只债券型基金,直至2011年8月16日发行第二只保本基金。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截至6月25日,金元顺安公募资产管理规模仅为42.98亿元,其中超过35亿元为货币基金和债券型基金。

    其实,金元顺安在成立之初,打出的旗号是立志做中国的“保本专家”,因其那时的股东比利时联合资产管理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保本基金管理人之一。“当时的金元比联看着其他公司靠发股票型基金迅速做大的时候扭曲了自己,想去赚快钱。假如他们当时坚持了自己的定位,或许结果会不一样。”一位熟悉金元顺安的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基金公司做不好的有两种,一种是合资基金公司,特别是49%、51%的持股比例的,外方中方理念不合,摩擦碰撞,导致公司发展不起来;第二种是总经理和董事长都要做主的。”一位“公转私”的公司高管如此总结。有趣的是,国海富兰克林两样都碰上了。

    在合资基金公司中,国海富兰克林是股东冲突比较典型的公司,其拥有同样强势的中外方股东背景:外方股东为具有60多年资产管理经验的富兰克林邓普顿国际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9%),也是首家进驻中国的外资证券机构;中方股东国海证券(持股51%),其前身是我国首批券商之一。

    国海富兰克林自2004年11月15日成立以来,投资业绩不乏亮点,但是总经理却如走马灯似的更换。一位曾在国海富兰克林工作多年的业内资深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国海富兰克林中外方股东勾心斗角得特别厉害,都想抢占主导地位,最终的结果是双方轮流“坐庄”,并视“总经理人选争夺”为最后的战役。“国海富兰克林的总经理是中外方股东轮流指定的。这一届由国海证券派人,那么下一届的总经理就肯定是富兰克林的人。”

    国海富兰克林成立近12年,先后有五任总经理吃到了董事会开出来的“罢黜牌”,任期最长的金哲非也仅在总经理之位上呆了3年,最终因为与董事长吴显玲的矛盾重重被董事会“踢”出局。股东角力的直接结果是发展停滞,规模排名更是与其业绩不相匹配。根据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截至6月25日,国海富兰克林公募资产管理规模为225.33亿元,排在第60位。

    外资主导样本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股权相当的中外方股东都会因为争夺控制权而“大打出手”,而其中外方占主导的也并不少见,比如上投摩根。

    上投摩根受外方股东影响颇深,其第一任总经理王鸿嫔和现任总经理章硕麟,以及副总经理侯明甫均来自摩根富林明。据知情人士介绍,在股东方的协议中已经载明,外方拥有总经理的提名权。上投摩根经历12年内的发展,除了将公募资产管理规模做至近千亿元,产品创新方面也可圈可点。“我们主要延续的是外方股东的投资风格以及风控体系。其实也并没有谁更强势之说,双方股东一直相处得很融洽。”一位上投摩根资深员工对时代记者记者说道。

    汇丰晋信也属于一家外资占主导的合资基金公司。据其公司员工透露,虽然汇丰银行不控股,但公司从刚开始搭建架构时就已经商量好由汇丰银行主导,所以第一任总经理李选进和现任总经理王栋都来自汇丰银行。汇丰晋信的投资理念和风格完全延续汇丰银行,比如,汇丰银行认为风控是最重要的,认为不应该给个人投资者使用杠杆,于是在分级基金大热时要求汇丰晋信不发行分级基金;再比如,证监会规定的货币基金的久期为不超过120天,但是汇丰银行内部有个“久期不超过60天”的规定,所以汇丰晋信旗下货币基金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获得更高收益的机会。而这些规定,也是对汇丰集团所有金融机构的规定。

    保守的风格让汇丰晋信的发展显得有些缓慢。“汇丰银行也想我们提升规模,但是必须要在控制风险的基础上。在这么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汇丰银行历经很多大的事件,对风险有独到见解。现在至少我们还能活着,说不定还能坚持自己的风格,过个几年,我们也能有很好的发展。” 上述汇丰晋信员工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仍然有着美好憧憬。

    同属汇丰集团的恒生银行成立于1933年,与汇丰银行一样,其1983年的发展历程中经历过大风大浪,最看重的也是风控。恒生银行表示,恒生前海基金将引进恒生在资产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以及发挥前海在中国金融改革的政策优势,推动内地基金行业的创新和发展。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事权 股东 外资 的报道

  • ·清障股东摩擦 合资公募外资首尝话事权(2016-06-28)
  • ·股东争斗民生 董文标难施平衡术(2009-07-16)
  • ·华策影视神秘人“被股东”之谜(2011-03-17)
  • ·巴菲特股东大会随感(2011-06-02)
  • ·富德系耗资607亿入股 浦发银行第一大股东能否易主存疑(2015-12-15)
  • ·欧亚大股东紧急增持135万股 有心反击安邦 无奈险资强悍(2015-12-29)
  • ·广州农商行储粮过冬 2.9万股东冲关上市(2016-06-14)
  • ·恒赢证券股东耀眼 春节前或拿牌(2016-11-01)
  • ·樊大志掌舵华夏银行 股东磨合待解(2016-12-13)
  • Baopals 目前的盈利模式是向用户收取服务费,每款产品收取 5%,每个订单收取8元服务费,随着公司规模的不断扩大,公司正在考虑调低服务费。目前 Baopals支持微信、银联和支付宝支付。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9月6日,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上,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副总裁周晓鹏提出,将发力短视频行业新基础设施建设。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8月24日,广东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公布《广东省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下称“实体经济十条”)。

    国家环保部数据显示,9月上旬,京津冀地区已发生两次空气污染过程,其间区域空气质量处于轻度或中度污染水平。

    站在沥滘村的码头公园眺望,可以感知这座城市正在快速进行的城市化演绎:一边,中交南方总部基地大楼探出200多米高的钢筋水泥身,不久以后它将和另外两栋建筑组成新地标“广州之窗”。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