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创新,这步棋激活全局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3-22 02:17:32
  • [摘要] “产学研合作中,企业不应该急功近利,我们还是应该尊重高校。无论是高校还是企业科研,很可能一个项目做了2年依旧没有突破。

    在2015年度的295项国家科学技术奖中,来自广东的项目有31个,占获奖项目总数的10.5%。这当中,高校在全国授奖项目中继续保持高比例。

    从基础研究和原始性创新研究落到真正的生产当中,让尖端科研成果投入到社会生产力发展当中,需要走几步?

    在过去的2015年,为促进创新经济发展,国务院连续发文推动科技体制的深化改革,其中包括“建立企业主导的产业技术创新机制,激发企业创新内生动力”、“突出企业技术创新主体作用”、“扶持中小企业创新”、“健全产学研用协同创新机制”等多项明确提法。

    在有活跃市场创新力的广东,企业在科研创新中尤其扮演了重要角色。在2015年度的广东省科技奖获奖名单中,企业独立承担或参与的占45%,以企业为第一完成单位的项目则占总数的53%。其中既有大国企背景的广汽传祺,也有创新明星华大基因,还有更多鲜见于媒体报道的企业。

    这些获奖企业通过自主研发核心技术,推动着“广东制造”向“广东创造”迈进的速度。
     

    科研自救:珠三角加工厂的非典型转型

    时代周报记者 付聪 发自广东深圳

    在2015年度广东省科学技术奖获奖名单中,中源智人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下称“中源智人”)是个有点特别的名字。这份名单中大多是高校、机关单位、国企、大企业、明星企业,而就在十年前,中源智人还是一家典型的珠三角劳动密集型电子配件加工厂。

    2008年,一场金融危机冲刷而来,这条生产链上,倒下了许多人。

    中源智人的转型,是在这样的忧患当中酝酿而生。

    在广东省科技创新大会上,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清华大学、中源智人和深圳市环球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完成的项目“动态立体视觉系统关键技术及应用”,获得2015年度广东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据《南方日报》报道,这一项目围绕国际上新一代机器视觉技术的研究热点与难点开展研究,在动态立体视觉系统及关键技术上取得了突破,授权发明专利30项、软件著作权1项,在立体智能检测机器人、智能无人机、立体显微手术、立体电影领域开展推广应用。

    从世界范围的经济不景气和产业转移中挣扎自救,脱胎于最低端的加工产业完成涅槃式转型,并在2015年底登陆新三板。诸般掣肘之下,中源智人的转型升级也许有其独特性,但对于挣扎中的珠三角制造业,也具有样本意义。

    在产业链最底端的起步

    深圳宝安区,过去30年间,这里汇聚了堪称全世界最多的电子加工厂,密集的电子加工厂构建了全世界最完整的电子产品生产链。这条生产链,是深圳从两年前开始进入国际视野,成为世界硬件之都和中国创新明星城市的基础。

    现在,宝安区有超过30个科技创新园区,它们大多由“工改工”项目改造而成,也就是旧式工业区改成新兴产业园。截至2015年底,宝安区的科技创新园区里,汇聚了科技企业2585家,产出科技成果6000余项。

    中源智人所在的是桃花源科技创新园松岗分园,是宝安区发展西部经济的重点项目。工业园很空旷,中源智人的研发中心位于其中最高的一栋。研发中心的显眼位置,摆放着它和清华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合作开放的3D立体视觉图像机器人,几名华南理工大学的研究生正在旁边办公。

    实验室里,技术员正在检测一台工业机器人,仪器的上端是它的核心部件,一个镜头,下方放着正等待检测的手机。“只要这个镜头扫过去,在旁边的显示仪上,就可以知道手机屏幕质量是否过关,”中源智人的副总经理刘建朝介绍说,“而市场很多中小企业,还在依靠人工质检。”

    这项技术,全名叫“动态立体视觉系统关键技术及应用”,由中源智人与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等单位联合开发。

    这里俨然是个高新科研机构,可就在十年前,中源智人就像大多数珠三角劳动密集型工厂一样,只是一个电子配件加工厂,处在产业链的最底端。当年毗邻的加工厂小伙伴们,很多在这十年间已经掉队。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不完全统计,去年前11个月里,珠三角有超过76家制造企业关门,其中电子、陶瓷等劳动密集型产业成为重灾区。

    当初的加工厂中源智人,如今一跃成为高新技术企业,很大程度上,这依靠其董事长黄道权在金融危机开始波及之际的谋变—产学研。

    “产学研结合就像谈恋爱,你必须要技术的交叉点,才能有火花。”中源智人副总经理刘建朝打了个比方。

    将企业收入的40%投入科研

    董事长黄道权很忙,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中途,来了一名外国客户,他便匆匆赶去接待。

    2003年中源智人成立之后,这是一家主营手机显示屏配装与检测的电子加工厂—当然全部依靠人工。2008年之前公司一直盈利,科研投入只占公司收入的5%。“当时我们处在生产链的低端。”刘建朝说,“即使有科研创新,也只是针对客户需求做的科研应用。”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珠三角制造业受到重创。公开数据显示,次年,广东加工贸易额下降11.17%。中源智人也受到波及,订单开始明显下滑,同时还出现了招工荒。

    “这也是一个契机。”黄道权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危机让他们意识到企业必须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转型之路由此开始,“我们就想开发工业机器人,来代替人力做检测”。

    科研需要资金和人才。2009年伊始,中源智人开始将收入的40%都投入科研,也开始对一些员工做技术培养。然而并不是所有科研难题,都能自己解决。201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EMBA的他开始去高校里寻找技术支持。

    另一方面,高校也很想将科研成果转化为实际成果,但效果并不明显。早在1999年,政府就发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技术创新,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的决定》,提出“鼓励教师和科研人员进入高新技术开发区从事科技成果商品化、产业化工作。”但实际上,1999年中国科研成果转化率仅在10%左右。到了2007年,这个比例仅上升到30%,而科研成果产业化的比例仅为5%。到访过中源智人的学者曾说,太多的高校科研,最后都仅仅装进了档案袋。

    清华校友的身份,使黄道权了解到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有一项关于动态视觉的研究。“当时我们觉得就这项技术了,清华大学也希望能够实现这项技术的产业化。”双方一拍即合,签订了合作协议,开始了技术合作。

    同时,中源智人还和华南理工大学进行合作。2012年,双方决定共建微纳米高精密制造实验室与FA智能机器人产学研培育基地。2014年初,又成立了智能图像机器人研发中心,暨华南理工大学博士生、研究生产学研培养基地、清华大学3D立体检测产业化基地,进一步加深产学研的合作。

    实验室的角落里,就摆放着华南理工大学研发的工业机械手臂。

    在中国,高层希望通过推进更深入的产学研合作,提高中国工业的科技含量,帮助中国经济渡过转型难关。2015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的决定》。今年年初,国务院更是提出五大举措,促进科技成果的转换。针对科研体制的深化改革呼之欲出。

    落到地方,2015年,珠三角产学研创新联盟数量达到了120家。“世界工厂”东莞的清溪镇还和清华、北大乃至英国的爱丁堡大学都展开了产学研合作,建立了合作基地。

    “就像谈恋爱一样,我们能够展开合作,首先是因为专业对口,双方存在技术的交叉点,不然你一个学历史的,和我这个造机器人的,怎么合作得起来?其次,通过这种形式,能够让合作固定下来,对双方来说,可以实现‘双赢’。” 刘建朝形容。

    三个里有一个产业化,就算成功

    在中源智人的研究室里,有一大半都是华南理工大学的“地盘”。一间大约30平方米的实验室里,摆放着正在研发的工业机器人,门口的标牌写着“创新—引领—未来”,由在读博士生和硕士研究生组成的7人小组,轮流来此做实验,一呆就是半个多月。

    “他们来做单独的项目开发,我们对这些项目进行产业化评估。”刘建朝介绍说。“比如这个动态视觉技术,是利用光的干涉,刚开始的时候,这个成果只能在实验室做到,中小企业负担不起,我们就要考虑如何使它产业化。”

    黄道权鼓励让这些学生“敢想”。“企业做科研,常常只从能否盈利的角度出发,学生们则会有一些匪夷所思的想法。例如,带队来做实验的一位博士生导师,就曾脑洞大开,提出要用激光打蚊子。现在我们也会向高校提出设想,让他们做理论研究上的尝试,然后双方共同来研究。”黄道权说道。

    黄道权介绍,目前中源智人和清华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各有十多个项目在开发合作,和清华的合作多集中在机器人的软件,和华南理工的合作则多集中在机器人的硬件开发上。“目前我们还在寻求和中科院的合作。”

    任何项目的开发都离不开资金。中源智人和高校项目合作的费用,大部分都是由企业负责。此次获奖的技术,前后投入几百万元。

    幸亏到了2012年,中源智人被认证为高新技术企业,开始得到来自政府的政策和资金的扶持。黄道权透露,2013-2014年的高新技术企业补贴达4.5亿元。同时,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近年发展迅猛,中源智人有了更广阔的市场。

    长达5年的研究之后,“动态立体视觉系统关键技术及应用”陆续获奖,双方实现“双赢”。“产学研合作中,企业不应该急功近利,应该尊重高校。无论是高校还是企业科研,很可能一个项目做了2年依旧没有突破。我觉得在产学研合作中,三个里能有一个实现产业化,就已经算很成功了。”刘建朝说。

    对高校来说,围绕这个研究共取得授权发明专利40多项、软件著作权1项,发表SCI论文25篇、专著1部。刘建朝表示,中源智人还接受高校科研团队以技术形式入股,这些技术产业化获得的收益,他们都可以分红。例如2013年1月,中源智人和清华大学签订了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书,合约中规定,清华大学对中源智人进行专利授权之后,这项技术每年5%的销售额利润,将会直接提成给清华科研团队。

    对企业来讲,他们将这项技术制作成了自动化设备。使用这项技术的工业机器人,在对比传统的人工质检时,效率更高并且不会出错。据透露,目前开始投入商用。

    中源智人2014年的营业收入为两亿元,其中智能图像机器人的收入为1000万元左右,虽然占比很小,但较2013年增长翻番。黄道权看好这一领域的前景,他拿出一部手机,向记者展示了一段裸眼3D的视频。“这个技术还可以应用在裸眼3D上,以后我们打开微信,头像都是3D的。”

    如今,深圳宝安区,有院士工作站2个、博士后工作站15个,认定区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424人。30年里的电子加工产业区,于忧患中不得不转型,也许将获得一个新的深圳。


    华大基因:珠三角科技“黄埔军校”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全局 激活 企业 的报道

  • ·企业创新,这步棋激活全局(2016-03-22)
  • ·半住半售 企业自建经适房(2009-07-15)
  • ·“外资企业乐见其成”(2009-07-17)
  • ·上海金融改革提速:16家金融企业重组(2009-08-19)
  • ·徐文英:“美轮胎企业反对特保”(2009-08-26)
  • ·新规划呼之欲出 百家企业减八成(2009-09-16)
  • ·“20条”新政拯救中小企业(2009-09-23)
  • ·中国社会企业在发酵(2010-05-19)
  • ·广东谋划中小企融资博览会(2010-09-09)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广东自贸区各方面政策功能的完善,有助于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而海关、通关的便捷化,也将惠及跨境电商的发展。“关键是广州背靠庞大的国内市场,泛珠政策全覆盖。

    接近国税总局人士透露,对电商征税是早晚的事,只是届时国税总局不会一概而论,而是会谨慎划定征收范围及对应税率。

    香港,中环地铁D2B出口,一批又一批的内地游客从此涌出,径直走向不远处的某商住大厦29楼。那里有一家私人诊所,常年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前两天,我到东莞调研,从传统乡镇虎门,到市中心的南城,再到正当红的开发区松山湖,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算是对东莞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了一个基本的梳理。

    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指出,政府的经济工作将从短期的需求管理向长期的结构性改革转变。

    在推动成果的转化和企业产业提升的过程中,企业获得巨大的利润回报,那么科研人员也应该相应地获得更大的回报。

    近一年来,赴公海赌博成为大陆赌客的新宠,政策宽松以及邮轮代理商的推销是关键的因素,公海赌船或许目前正迎来一轮新的火爆扩张期。部分赌船除了提供豪赌娱乐,更一向是洗黑钱的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