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少奇之孙阿廖沙:奔走中俄之间,没有退休计划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5-12-08 02:00:26
  • [摘要] 下着冬雨的广州有点冷,阿廖沙坐在位于珠江新城的办公室里,上身是一件衬衣加一件灰色的羊毛衫。他个子不高,但身材结实,有着军人范儿。

    时代周报记者 梁维维 发自广州

    下着冬雨的广州有点冷,阿廖沙坐在位于珠江新城的办公室里,上身是一件衬衣加一件灰色的羊毛衫。他个子不高,但身材结实,有着军人范儿。

    阿廖沙以前是俄罗斯国家航空中心的一名军官。而今他身在中国,并有了一个中文名字:刘维宁。当然,他最为人知的身份是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长孙。他的叔叔刘源上将如今是中国军队里举足轻重的人物。

    在中国的8年中,阿廖沙逐渐拥有了广泛的人脉。他所创办的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家联合会也逐渐声名壮大,现今已拥有会员400多名,在中俄政府间都颇具影响力。

    这位先后经历了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到普京的老人,历史在他身上有着诸多沉淀。12月3日,时代周报记者在其办公室对阿廖沙进行了采访。言谈中,阿廖沙透着对俄罗斯与中国的热爱。他说,我是一个内心坚定的人,我没有退休的计划,不会停止追求与探索。             

    湖南之行

    过去两周,阿廖沙一直在湖南出差。

    一是参加11月24日由刘少奇同志纪念馆举办的刘少奇诞辰117周年纪念活动。主要出席者一共有13人,大部分是1937-1939年,在俄罗斯伊万诺夫国际儿童院学习过的老人。如任弼时的女儿任云芳,前黑龙江省省长李范五的儿子李多力等。在那几天中,阿廖沙与他们用俄语聊天,听他们讲以前的故事。

    然后,阿廖沙一行还去灵山县参观了两个工厂,一家酱油生产厂,和三一重工的一处工厂。阿廖沙说:“三一重工是我们多年的合作伙伴,它在莫斯科也有一个办事处,我们和他们的联系很频繁,有时候在周末会一起去打羽毛球。”

    第三件事,是参加了由湖南商务厅组织的“俄中项目合作洽谈会”。会上,阿廖沙向这些企业展示了一些俄罗斯建设项目,他受项目方的委托,为这些项目寻求来自中国的投资方与建设方。其中一个项目是莫斯科多莫杰多沃机场的扩建工程。

    阿廖沙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多莫杰多沃机场只是其中的一个项目。不久前,多莫杰多沃机场的代表到了广州,我带着他们参观了广州白云机场,和白云机场的管理官员做了一些交流。接下来,我会找一些广东这边的企业与他们会谈这个项目,看能否达成一些合作。”

    之后,阿廖沙一行在主办方的安排下去了湖南永州的道县—阿廖沙奶奶的故乡;然后还去了安源。安源便是1925年刘少奇领导煤矿工人起义的根据地,同时也是阿廖沙父亲刘允斌出生的地方。

    阿廖沙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这就是现在我在中国所做的,也是我回到中国的原因。

    定居广州

    阿廖沙出生于1953年。

    1939年9月,刘少奇将大儿子刘允斌和女儿刘爱琴送往苏联学习和生活。1950年,刘允斌在莫斯科与大学同学玛拉·费多托娃结婚,并先后生育女儿索妮娅和儿子阿廖沙。1955年,在刘少奇要求下,刘允斌回国参加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工作。1958年,一直带着儿女在莫斯科生活的玛拉选择与刘允斌离婚。之后由于中苏关系紧张,玛拉母子与刘允斌失去了联系。1967年,刘允斌在包头自杀,直到20年后,玛拉母子才得知这一不幸的消息。

    2003年,在王光美的安排下,阿廖沙来到中国。

    阿廖沙说:“第一次到中国,是姑姑刘爱琴在北京接的我,当时我已经提前从俄罗斯航天中心退役,开始准备从商。”

    从那之后,阿廖沙越来越多地到中国来,一开始是几天,后来是几个月,他走了中国很多地方,包括北京、上海、成都、广州等。在对中国越来越熟悉之后,阿廖沙决定在中国南方的广州定居。

    “这并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相反是顺利自然的结果,我不认为我就离开了俄罗斯,我没有离开,因为我想回去的时候就会回去。”阿廖沙说,至于为什么选择广东,则是看中了广东发达的制造业与商品贸易,“这正是俄罗斯的短处,我身在这里会有更多的机会,能帮助更多俄罗斯企业在这里做生意,在这里立足。”

    2010年,在俄罗斯政府和中国大使馆的支持下,阿廖沙在莫斯科注册成立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家联合会,并在广州设立了办事处。

    如今,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家联合会已有来自于工商和文化等不同领域的会员400多名,分为普通会员、战略合作会员,独立的合作伙伴。

    其中,中国的会员中有海南航空、三一重工等大型企业。当然,除了这些有名的企业外,更多的是一些中小企业。至今,联合会去年已经成功组织了100多项活动,内容包括组织会议,参加展会,接待中俄代表团,以及作为中介牵线一些具体的项目。

    阿廖沙说:“我们的工作就是通过牵线搭桥,为中俄企业增强了解与信任,达成合作。当然,我们也不仅仅只谈生意或商务,为了两国人民和企业间更好地相互了解和合作,还需要发展文化,包括文化交流、艺术、教育,医疗等。”

    在文化交流方面,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联合会已在中国主办了4个音乐会。阿廖沙也加入了广州四野军艺合唱团,和当年四野军成员的后代们一起唱歌。演出时,阿廖沙与他的妻子冬妮娅给观众唱那些让中国观众也耳熟能详的俄罗斯民歌。

    “俄罗斯需要中国的帮助”

    受阿廖沙之邀,时代周报记者参加了8月31日晚在黄花岗剧院举办的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音乐会。这次晚会的规格甚高,出席者有着众多的原军方高层。晚会上,阿廖沙与妻子冬妮娅合唱了《斯拉夫送行曲》,一首著名的俄罗斯民歌。

    阿廖沙在俄罗斯生活的几十年中,先后经历了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时期、苏联解体,然后是叶利钦与普京时期。然后,他来到了中国。

    阿廖沙说,我刚出生时,斯大林已去世两年,他统治国家用的是强国政策,希望把苏联建设成为一个强大、不可战胜的国家,那个时期的苏联也发展得非常快;而在赫鲁晓夫时期,批判斯大林的声音很多,这可能是斯大林统治时期有一些错误的地方,但其中也有很多对他不公正的批判;而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则偏向于发展经济,向西方国家学习,追求自由派的风格,但这也可能使得苏联受西方影响而导致最终的解体。现在普京总统的治理风格,是偏向于回复苏联时期的大俄罗斯强国之路,可能也有一些可以批评的地方,但他这种强硬的政治风格,我认为是好的。

    阿廖沙认为,中国和俄罗斯有很多相同之处,包括治理国家的一些方针政策方面。现在的中国非常强大,是一个很独立的国家,与俄罗斯一样不受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影响,中国也在帮助俄罗斯。我很高兴看到,9月3日中国阅兵与5月9日俄罗斯红场阅兵,两国均邀请彼此的阅兵方阵参加并作为压轴表演,且两国的领导人都出席了。

    在湖南出差时,在电视上看到土耳其军方击落俄罗斯战机的新闻后,阿廖沙在电话里和他的俄罗斯朋友们交流。他说:“我的俄罗斯朋友和我观点差不多,都认为,这是土耳其在背后捅了俄罗斯一刀。”

    除了俄罗斯,身在中国的阿廖沙同样关注着中国的时政。他说,我知道,在中共十八大后,整个中国社会,包括官场上都在推行反腐的斗争,这对整个社会生活影响都很大,也制定了许多新的规则,所以有时候从俄罗斯过来的官员可能会不太明白这些新规,我需要尽力给他们解释,希望达成中俄双方的共识。

    谈到这里,阿廖沙忽然轻敲了一下桌面,说:“如今,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不是太好,俄罗斯需要中国的帮助,政府间的帮助是一方面,同时也需要民间上经济上更多往来,更深入的交流,而这就是我做这一切的原因。我相信我做的对中国对俄罗斯都有好处。”

    在广州有很多好朋友

    在广州珠江新城的办公室里,阿廖沙办公椅右侧的墙上,挂着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大幅画像。阿廖沙正坐下方,眉宇相仿。而周边,四处摆放着和刘少奇有关的书籍,家族众人如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儿子刘源等的照片都一一挂在墙上。

    阿廖沙说:“我把祖父的画像挂在办公室里,是为了勉励自己,不让自己所做的使祖父和家族蒙羞。”

    阿廖沙已经融入了中国南方的这座城市。他住在广州南边的番禺。每天早上,他自己开车从番禺到珠江新城的办公室。有时候他也会坐地铁,像许许多多的中国白领。他的家人也在他身边,他的妻子,儿子,儿媳妇和孙女。

    阿廖沙在广州有着自己的交往圈子。他说:“我没有刻意地扩大自己的交往,去认识什么人,但我开始有了很多的朋友。一切都是很自然发生的,人们知道我的故事之后,对我非常热情,慢慢就有了交往,继而形成了自己的朋友圈。我有很多好朋友,但我不方便说出他们的名字,因为只说其中几个的话,怕会让其他的朋友不高兴。”当阿廖沙被更多的媒体报道后,有些人在街上认出阿廖沙来,会找他自拍合照。

    在采访的最后,时代周报记者问阿廖沙:你的一生经历了那么多,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

    阿廖沙思考了片刻,说:“从小到大,到大学毕业成为一名军人,到现在,我一直都在不停地探索,人生总是会有一些不那么坚定的时候,通过这些探索,会更坚定我的内心。我未来也会继续这个探索的脚步,我没有退休或者休息的计划,我觉得自己始终充满力量,我经历了人生的种种,但对人生的追求,会始终坚定。”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阿廖沙 的报道

  • ·刘少奇之孙阿廖沙:俄罗斯需要中国的帮助(2015-12-08)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