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募三巨头陨落:南方、华夏、嘉实业绩全线大溃败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5-03-03 02:00:27
  • [摘要] “完全在意料之外,这些排名前10的传统大型基金公司不但落榜前十,反而掉到了末尾。”

    注:包含联接基金重复部分 数据来源:好买基金网 G.G 制图

    时代周报记者 柯智华 发自上海

    两年的牛市,意外地让公募基金巨头们深陷危机之中—在2013年和2014年的权益类基金和固定收益类基金绝对收益排行榜中,包括华夏、南方以及嘉实等排名前列的基金公司均无一例外地落于末列,甚至接近末尾。

    2013年和2014年两年中,创业板指数大涨超过6成,沪深300指数则上涨近4成。虽然,这让遭受熊市折磨多年的基金公司获得了正收益,但是,拥有丰富资源、规模排名前列的传统公募巨头们,却反而尝到了其中的苦涩。

    海通证券近期发布的基金公司权益收益类资产业绩排行榜显示,在纳入统计的70家基金公司中,南方基金最近两年业绩排名第48位;华夏基金和嘉实基金则分别排名42位和47位,而其规模排名均在前六。

    “完全在意料之外,这些排名前10的传统大型基金公司不但落榜前十,反而掉到了末尾。”一位要求匿名的基金公司高层感叹说。

    实际上,过去的两年中,公募行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曾经取得成就的公募大佬纷纷转型、潜行多年暴露出的老鼠仓则导致人心惶惶。与此同时,各类资管机构获准进入公募领域,竞争从未如此激烈。如此,拥有规模优势的传统大型基金公司究竟是如何迷失的?它们还能回到曾经荣光的日子吗?

    南方基金:业绩排名跌至48位

    最富个性的公募基金大佬、带领南方基金杀出重围的南方基金前总经理高良玉,或许并没有想到:在其离职两年后居然等来了久违的牛市,小股票大股票先后轮涨;他更没有想到的或许是,南方基金尽管依然热闹,却遭遇着规模排名和公司业绩排名双双下滑的境地,尤其是关系公司声誉的投资业绩排名跌至末尾。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31日,南方基金管理资产规模(剔除联接基金重复部分)为1952亿元,尽管规模比2012年年底的1550亿元增长了400亿元,但是规模排名却从2012年年底的第4位下滑至第6位。

    规模排名下滑的背后,则是南方基金规模增速远远低于公募行业资产规模的平均增长速度,甚至不到公募行业资产平均增速的一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底,95家基金公司管理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为4.54万亿元,相比2012年年底的2.87万亿元增加了1.63万亿元,公募基金行业资产规模增长幅度为56.8%,而南方基金同期的增幅仅为25.8%。

    相比规模排名的下滑,更值得注意的是,其业绩排名滑坡,作为一家排名前十的基金公司,南方基金近两年的权益类产品收益排名在70家基金公司中仅居48位。

    换而言之,过去两年中在权益类产品的方面,所有基金公司中仅有22家基金公司的业绩回报低于南方基金,这和南方基金规模超过80多家基金公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说规模排名下滑的影响主要和基金公司高层的业绩考核相关,那么基金的投资业绩则将直接影响投资者的收益,从而决定投资者是否继续投资该公司的产品。

    实际上,南方基金很长的时间里都打上了高良玉的烙印,随着这个灵魂人物的引退,此前搭建的强大团队也有所松动。

    2012年下半年,南方基金的现任总经理杨小松以督察长的身份进入南方基金,被视为为高良玉的引退做铺垫,进入南方基金前杨小松是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副主任,2013年年初,高良玉正式辞任南方基金总经理职务。

    2013年小股票大涨,偏爱低估值蓝筹的南方基金由此进入了业绩最差的一年,其权益类基金绝对收益在70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58位(根据海通证券发布的基金公司业绩排行榜),2014年年初,高良玉时代主要依仗的投资负责人邱国鹭辞任。对于邱国鹭的辞任,尽管南方基金对外表示“因为个人职业兴趣”,但外界有说法为2013年业绩不佳而承担责任。

    邱国鹭是2008年高良玉从华尔街高薪聘任到南方基金。邱国鹭离开后,南方基金的分设固定收益的投资总监和权益投资总监,分别由李海鹏和史博担任。值得一提的是,在2013年年中,杨小松正式接任南方基金总经理职位。

    之后的2014年,市场风格在下半年突然转向了大盘蓝筹股。但是南方基金的表现依然中规中矩,最终在2013年和2014年两年的业绩排名中位列第48位。

    海通证券发布的基金公司权益和固定收益类基金绝对收益排行榜显示,南方基金不仅仅在权益类基金业绩表现落后,在向来号称拥有优势的固定收益上,表现同样令人失望。根据海通证券发布的排行榜,在最近两年的固定收益类基金绝对收益排名中,南方基金以18.74%的收益位列第34位,仅为第一名收益(48.91%)的1/3左右。

    华夏基金:“老鼠窝”下的跌跌不休

    衰落的传统公募基金巨头并非南方基金一家,曾经连续7年公募基金业老大的华夏基金,在2014年进入了加速的跌势之中。

    在2014年第三季度末时,华夏基金旗下权益类产品几乎全军覆没,曾经的明星产品华夏大盘甚至位居混合型基金最后一名。面对这样一份业绩数据,在某私下场合华夏基金内部人士很不服气地表示:“等今年(2014)年底再说。”

    显然,2014年年底华夏基金并没有获得翻身的机会。虽然依然坐稳规模老二的位置,但是权益投资业绩绝对收益排名却名列倒数。

    截至2014年年末,华夏基金以3100多亿元的公募资产规模仅次于天弘基金。但和其资产规模排名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华夏基金在基金公司2014年权益类基金绝对收益排行榜中跌落到第59位,也就是70家基金公司中的倒数第11位,而在最近两年的业绩排名中则为第42位。

    实际上除权益类投资,华夏基金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同样惨不忍睹。根据海通证券发布的固定收益类基金绝对收益排行榜,在2014年中华夏基金在固定收益类产品收益中排名第58位,而其最近两年的排名则为第53位。

    “曾经在市场上取得认可和声望的核心投研人物,以及原有体系下的基金经理纷纷离去,原有投研体系的坍塌不可避免,华夏基金的重构尚未完成。”一位长期观察华夏基金的分析人士指出。

    资料显示,自2012年灵魂人物、原总经理范勇宏和王牌基金经理王亚伟离职,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后,2013年以来,分管投资副总刘文动、投资总监程海泳等也相继离职。同时,范勇宏的接任者、华夏基金第二任总经理滕天鸣也在2014年8月份卸职而去。

    而伤害更大的则是,华夏基金积累多年的老鼠仓窝案随着证监会大数据调查,逐渐浮出水面。公开资料显示,去年11月份北京警方首先对原华夏基金经理罗泽萍的老鼠仓案进行了通报。

    警方的通报显示,自2009年以来,犯罪嫌疑人罗泽萍利用担任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经理的便利,将基金持仓或准备买入卖出的股票信息透露给家人,并与其弟弟罗某君(男,35岁,天津人)合谋,使用周某和王某某的证券账户进行交易以逃避监管,借助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并非法获利1300余万元。

    随后华夏基金更多的涉案人员浮出水面,华夏基金老鼠仓案至少涉及7人。

    2015年1月30日,中国证监会在例行发布会上宣布了对华夏基金的处罚。“拟对华夏、海富通等5家基金管理公司依法采取责令限期整改(三至六个月不等)且整改期间暂停受理公募基金产品注册的行政监管措施,同时,对相关责任的高管人员依法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证监会相关发言人表示。

    嘉实基金:战略家失控了?

    实际上,作为公募基金的元老之一、嘉实基金掌舵人赵学军备受关注。在过去的10多年中,赵将一家排名靠后的小基金公司,带到了四强的位置,同时他带领下的嘉实基金又以稳健和战略而闻名于公募基金业。

    让人极为惊讶的是,在公司灵魂人物赵学军依然坐阵的前提下,嘉实基金在2014年走进了最灰色的泥淖中。有趣的是,尽管嘉实基金的规模不断壮大,业绩却每况愈下。

    一个例子或许能体现嘉实基金业绩溃败的尴尬。嘉实基金官方网站显示,嘉实绝对收益基金在2014年亏损了1.89%。一般公募基金很少将名字称呼为绝对收益,其背后潜台词就是不会亏损。同时可以比较的是,2014年公募基金的股票型基金平均收益超过20%。

    根据海通证券近期发布的权益投资和固定收益类基金绝对收益排行榜中,2014年嘉实基金以往擅长的固定收益领域位居第64位,在69家可比基金公司中名列倒数第五,从而将最近两年的排名拉低至51位。

    权益类方面,嘉实基金依然在末列位置苦苦挣扎。海通证券的数据显示,嘉实基金在2014年的排名则为57位,最近两年的排名则为47位。

    “摊子铺得这么开,反而容易忽视其最原本的业务—公募基金业务。而稳健著称的嘉实基金,在老鼠仓这件事情上受罚,可见潜在背后的管理并非那么完美,也不是呈现给外界的稳健形象。”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近几年,随着公募基金发展陷入停滞,嘉实基金展开了一系列行动,比如在海外成立了嘉实基金另类投资集团、设立第三方财富平台和房地产投资公司。此外,还在谋求进入券商领域。

    “此前投资总监戴京焦去负责筹备券商之后,固定收益跌到倒数第五位;另一方面,在权益投资上基金经理进进出出同样是人员不稳。”上述基金人士指出。

    在公募领域,去年嘉实基金还设立了首只参与混改的基金嘉实元和,嘉实基金越来越注重产品的创新,但是公募产品业绩的管理反而不那么令人关注。

    面对2014年嘉实基金交出的答卷,赵学军显然要将多元化走到底。

    赵学军在今年的新年撰文中写道,“真正的财富管理不能仅限于某一个领域,嘉实在资产管理业务的优势既非‘大而全’,也并不追求‘小而精’,而是用十多年在传统二级市场投资中所建立的主动管理投资能力,向上游投资范畴拓展所释放出的优势。好比“庖丁解牛”,庖丁经过多年历练,深谙牛的各个关节肌理,手起刀落在最难的经络部位都能够分毫不差,在简单的部位更加游刃有余。就投资收益获取‘技能’的难易而言,二级市场投资的复杂与艰难,远甚于私募股权投资、IPO等领域,而所获收益却微薄于一级市场。”

    但面对如此不理想的业绩,投资者又会怎么选择呢?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公募 的报道

  • ·鼠患不断 人才流失 规模萎缩 深圳公募基金业怎么走(2010-03-31)
  • ·救救公募基金(2010-06-03)
  • ·交银施罗德总经理莫泰山“公转私”?(2010-07-14)
  • ·公募大佬集体“私奔” 沪基金业全城戒备(2010-08-19)
  • ·上海基金业动荡:私募向前 公募向后(2010-08-19)
  • ·基金大佬挂靴去 公募精英“大逃亡”(2011-08-04)
  • ·赎回惨烈 公募发新补旧(2011-09-15)
  • ·公募基金悲催2011:10年来业绩最差(2012-01-12)
  • ·第70家公募基金姓“复星” 郭广昌加速布局金融业(2012-03-21)
  • ·公募“一哥”终离去 拷问体制之殇(2012-05-03)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