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商行:成地方政府债买单中介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3-05-30 02:14:51
  • 特约撰稿 花木兰

    地方政府债的债主是谁?不言而喻—银行呗,实则不然。

    因为老百姓只买过国债券,没听说过地方的政府债券,也没有人买过。依照中央的规定,地方政府没有发行债券的权力,因为中央知道地方政府拥有这个权力后,一定会胡来,管不住。所以,大家就没见过没听过有地方债。尽管中央曾代理发行过,但因为没人买,最终地方政府只能另谋出路。

    政府债潜入城商行路径

    这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套路或路径,遍布大江南北,效果奇佳。

    首先,各地方政府主导注册一些投资公司,对这些投资公司,政府把它们叫作融资平台,名称可以是“某城建开发公司”、“城建资产经营公司”等。其次,地方政府无论是为了政绩,还是为了满足升迁的好大喜功,就紧锣密鼓地开始立项,比如:建机场、建高速公路、盖政府大楼……

    然后,上述融资平台的这些公司就开始运作,拿着政府的项目去找银行融资,当然,更多是找跟自己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城商行(农商行)。

    因为是政府背景的公司,又是政府的项目,所以这些融资的获取就异常顺利,一般情况下,是分管副市长(副县长)审批金额多少,银行就给贷多少,风控和首席风控官形同虚设。

    这正是为何城商行中涉政贷款(平台贷)高企的原因。当然,其他股份制银行包括四大国有银行,也概莫能外,只是量多量少的问题。

    银行金蝉脱壳

    城商行因体量小抗风险能力更低,特别是齐鲁银行等事件后,银监会对其监管从严。

    城商行当然知道,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是个什么东西,融出去的钱大半是有去无回,风险很大。

    所以,以城商行为主的银行,就把此债权转卖给信托公司,比如10亿元的融资,银行说,我只留下2%的利息,剩下的你接手,签的是5%的利息,你还有3%可赚。虽然,接盘的信托公司也知道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是个什么东西,但是这么大的生意总不能不要,怎么办?    

    其实也好办,只要再转卖出去不就行了?利息写得高一点肯定好卖。反正只要卖出去,信托公司就既没风险也没有责任了。于是,信托公司就把这些个债权打包成一个个“项目投资产品”,比如“城建公司修高速项目”。不过,它们都有一个很炫丽的名称—理财产品。

    老百姓们成为债主

    信托公司把“理财产品”“回笼”到银行,让银行代理销售并拿取回扣。

    银行就印些广告,再开一间“理财室”、配个理财经理,打开电脑,看着储户的存款额,开始给闲钱多的“VIP客户”打电话推销。

    在理财经理殷勤介绍和利息的诱惑下,这些VIP客户就开始买这些理财产品。至此,这些储户,或者说普通的老百姓(特别是大爷大妈),就稀里糊涂地成为了地方政府的债权人。

    总的来说,谁买了银行的理财产品,谁就成了地方政府债的债主。

    击鼓传花的兑现游戏

    但理财产品往往不能及时兑现,就开始玩击鼓传花游戏。

    去年华夏银行起步50万元一份的VIP产品让客户血本无归。但经典一幕是:你去找银行,银行会说:合同上没有银行的章子,我们只是代售。

    如果你依照合同上的章去找信托公司,信托公司会说:我们只是理财的信托公司,就好比你买了中石油的股票赔了,你不能找开户的证券公司吧。

    你去找城建公司,城建公司说:我们是跟银行签的约、融的资,你是谁?

    你再去找信托公司说:“明明写着保本的!”信托公司反驳:投资有风险,你没看合同条款细则吗?这是政府项目,政府不光说保本,还说有补贴呢,不信你去问政府!

    你去问政府,政府说:我们只是立项,审批项目,我们只是行政机构,连这你都不知道?

    你要去打官司,但发现要在被告人所在地法院打,而银行在本地,信托公司在上海,城建公司在北京……

    你终于明白了,地方债是很聪明的玩法。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城商行 地方债 的报道

  • ·城商行变革系列:入主汉口银行 联想押宝金融业(2010-01-14)
  • ·银监会首提“城商行退出机制”(2011-04-14)
  • ·渤海银行监管黑洞 千万存款挪用放贷(2011-06-23)
  • ·城商行异地贷款 稠州银行跨省探路(2011-07-28)
  • ·广州银行战投落定 两年内冲刺上市(2011-09-22)
  • ·谋上市股权频转让 城商行集体清障(2012-01-05)
  • ·问诊城商行:“引资引智”冲击波(2013-05-30)
  • ·苦等IPO开闸 城商行求“资”若渴(2013-05-30)
  • ·叶檀:城商行引入战略投资者已过时(2013-05-30)
  • ·曹凤岐:“城商行”盛名难副(2013-05-30)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