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访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谢卫:互联网金融立法迫在眉睫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3-03-13 23:50:39
  • 本报记者 陆玲 发自北京

    “互联网和很多东西都能结合,但唯独跟金融结合难度最大。金融是经营风险的。”此前,P2P网络信贷翼龙贷董事长王思聪告诉记者。

    互联网金融已经势不可当地蓬勃发展起来,表现形式也多种多样:网络银行、金融理财产品网络销售、第三方电子支付、网络保险销售,以及网络小额信贷等。规模也越来越不可小觑。但与此同时,违法违规现象越来越突出。

    今年两会期间,基金行业唯一的代表、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谢卫提了《关于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几点建议的提案》。在他看来,互联网金融出现的种种问题根源在于立法滞后及监管不到位。有针对性地立法、监管已迫在眉睫。

    监管体系错位易导致风险

    时代周报:可否简单介绍一下你的提案?

    谢卫:互联网金融近年来发展势头迅猛。在肯定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同时,有一些潜在的问题也应引起我们的关注。比如,1.违法违规的现象有所突显。2.个人信息保护力度不够。近年来,小规模的个人信息泄露、买卖事件频生。3.网络技术安全存在隐患。比如,近两年兴起的快捷支付,由于绕过了银行完善的网银安全系统,直接凭借姓名、账号、身份信息进行支付,存在一定技术安全隐忧。4.互联网金融企业的主体地位不明确。不少从事互联网金融的企业以小额贷款公司、财务公司、投资咨询公司、有限合伙制私募基金等形式其开展的业务“名不副实”,超越了业务范畴。

    面对互联网金融加速发展的趋势,结合可能出现的风险,提了几点建议:加快互联网金融相关法律法规体系建设;加大监管力度;鼓励传统行业大胆尝试互联网金融。

    时代周报:关于你提出的互联网金融立法滞后,监管不到位的问题,也有一方声音认为,许多互联网金融模式刚刚起步,怎么做都还不知道。以P2P网络信贷为列,究竟是做线上模式还是线下模式,大家都在摸索。急于立法统一是不是不利于行业的创新发展?

    谢卫: 互联网金融发展意义深远。一是便捷、高效、低成本改变了银行依托于网点建设的发展模式,降低了银行的经营成本,提升了金融效率。二是有效地支持了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发展。

    但便利性不等于风险可控。金融是要经营风险的。一旦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现在监管层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了,但介入力度很小。

    其实立法滞后和监管不到位是个统一的问题。如果说立法太早的话,监管要不要先行?

    目前,互联网金融领域是以参与主体为监管依据,如银行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服从银监会的相关监管,以阿里金融为代表的小贷公司则由地方政府监管,以宜信为代表的人人贷业务、以支付宝为代表的电子支付业务则无明确的监管部门,主要依靠行业自律。这些监管体系的错位,容易出现监管标准不统一引发的业务混乱,从而导致互联网金融的风险。

    我们说鼓励行业发展,但并不是鼓励没有路径的乱发展。没有监管肯定是会乱套的。

    鼓励国企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

    时代周报:你在提案最后建议国家鼓励大型国有企业,特别是国有银行积极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你说的这个鼓励是指什么?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

    谢卫:目前银行也在摸索,但毕竟速度还是很慢。相对而言,银行以做大企业为主,做小贷成本是很高的。期望央行能在政策上给予一定的支持。毕竟,银行在监管的控制体系内。

    时代周报:其实如果银行看到利益所在,自然会进入的。比如三马融合、P2P网络信贷领域的证大集团(旗下小贷网站“证大e贷”)。光大银行也开始尝试在网上揽储。我倒是从很多民营网贷处了解,他们担心银行的过分介入,使得他们“没饭吃”?

    谢卫:互联网金融这个市场容量是很大的。近年来,国内大型企业、银行、保险等大型金融机构参与互联网金融的热情很高,也推出了不少有创新意义的特色产品和服务。但发展最快的还是由民间资本参与、电子商务发展推动的第三方电子支付企业,甚至出现了行业垄断的势头。从长远来看,并不利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健康、均衡发展。

    鼓励大型国有企业,特别是国有银行积极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积极探讨互联网金融的对外开放,接纳部分有成功经验的国外互联网金融机构来华开展业务,形成国有资本、民间资本和外资相互竞争、共同发展的和谐格局。

    时代周报:随着金融创新的深化,券商、基金也开始纷纷“触电”。刚开始很简单,网上开金融超市卖基金或者理财产品。最近华创证券开始尝试网上商城卖奢侈品。你怎么看?基金公司应该抓住怎样的机会?

    谢卫:华创证券那个不太了解。基金公司的网上销售当然应该大力发展,这是趋势。但就目前的成效来说一般。但基金产品不等于卖衣服,更多涉及投资理念,不能约定的。初期可以尝试一些固定收益类基金,比如货币基金等。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谢卫 互联网金融 立法 的报道

  • ·谢卫:互联网金融立法迫在眉睫(2013-03-13)
  • ·不变则亡 马明哲豪赌互联网金融(2014-01-23)
  • ·[专题]央行堵漏(2014-03-27)
  • ·央财云城推互联网金融新技术 打造同城金融云服务(2014-07-01)
  • ·京东金融玩众筹:谁为图纸买单?(2014-07-10)
  • ·互联网金融神话破灭?(2014-08-04)
  • ·互联网金融添新宠 苏宁京东扎堆票据理财(2014-08-14)
  • ·金融扩张野心昭然若揭 中移动搅局宝类理财(2014-09-06)
  • ·基金淘宝店十字路口(2014-10-14)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