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孙兴杰:欧元区解体 狼来了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2-05-17 02:45:46
  • 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

    自2009年欧债危机爆发以来,关于欧元区解体的传言如同“狼来了”的寓言一样,从爱尔兰到南欧四国,每次都会想起欧元的安魂曲。2012年5月初,希腊和法国举行大选,主张紧缩的政党铩羽而归,提前举行大选的希腊,政府难产,连团结政府都不可得。西班牙第三大银行急需政府纾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西班牙日渐陷入泥潭之中。“末日博士”鲁比尼断言,2012年欧元区尚无解散之忧,明后年“欧猪国家”将先后退出欧元区,欧元区最快三年内土崩瓦解。

    其实自欧元流通以来,“诅咒”欧元的断言就不断传出来,从正统的货币理论而言,欧元是一种怪胎:没有统一的政府信誉为靠山的信用货币是很难长命百岁的。笔者曾撰文认为,欧元危机是三重危机,即货币危机、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2012年5月,欧元最后的防线正出现松动与溃退的迹象,欧元足以依赖的政治意志力慢慢销蚀。

    欧元的出现既是欧洲经济一体化的重大进展,也是英法等国领导人试图将德国“束缚”在欧洲框架之内的政治博弈。欧元自诞生以来就面临着先天不足的命运:没有统一的财政部;也没有以统一政府信誉为基础的债券市场;有一个不能作为“最后贷款人”的欧洲央行。欧元危机之后,默克尔为核心的“法德战车”试图弥补欧元“基因缺陷”:建立了欧洲金融稳定基,签订了至为重要的财政纪律契约。

    欧元危机的纾困计划及其实施体现了德国人的思维和利益,默克尔试图建立一个德国版的欧元区,让“欧猪国家”学会勤俭节约,遵守量入为出的原则。欧元的危机管理机制正在陷入危机之中:德国人已经受不了“欧猪国家”的挥霍无度与反复无常以及“吃饱了再减肥”的态度;而“欧猪国家”则认为德国人正在扼住它们的喉咙。

    希腊大选中,左翼政党联盟从第五位“连升三级”,成为议会中第二大党,而且得票率与第一位的新民主党不相上下。民意调查显示,下次大选,左翼政党联盟将成为第一大党,正因为如此,齐普拉斯无意参加联合政府。左翼政党的一个口号就是撕毁希腊曾经签署的纾困协议。从长远来说,希腊人必须经受一个痛苦的紧缩过程,低下的生产率根本无法支撑起一个高福利体系,但是,紧缩并不能等同于绝食。希腊混乱的政局显示出,民众对紧缩政策已经没有兴趣了,共渡难关失去了“共识”基础。

    希腊的GDP已经严重缩水,年轻人的失业率超过50%,没有增长的紧缩只能导致政治社会危机。与希腊一样,西班牙的失业率高居欧元区榜首,除了爱尔兰有0.5%的增长之外,“欧猪国家”无一例外是负增长。各项经济指标创1999年欧元流通以来最糟糕记录,整个欧元区的失业率创新高,而制造业活跃程度则接近新低。一个开放统一的欧元区内并没有遵循“趋同铁律”而共同富裕,而是陷入了严重的两极分化之中。因此,欧元区不仅是个货币联盟,更像一个帝国,有明确的核心区与边缘区。

    欧元使德国作为欧洲老大的地位更加巩固,没有关税、汇率的障碍,德国制造业迅速“殖民”了“欧猪国家”。信誉良好的德国不但没有分担“小兄弟”们的苦难,反而受益良多,当“欧猪国家”国债收益率屡创新高的时候,德国国债收益率却不断走低,因为德国成为避险之地。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20%,西班牙的国债收益率也突破6%的心理底线,“欧猪国家”未来的融资前景一片黯淡。然而,德国人愿意向“欧猪国家”转移支付吗?如果默克尔有这样的想法,估计第二天内阁就倒台了。

    “欧猪国家”的困境如果算得上是肘腋之患的话,那么法国大选以及德国地方议会选举则显示出“心脏衰竭”的征兆。奥朗德愿意与默克尔合作完成“紧缩”这段舞蹈吗?即便奥朗德愿意,明年大选之后,默克尔是否会步萨科齐的后尘也是未知之数,从目前来看,德国选民对这位欧洲铁娘子越来越不满。

    曾经欧元是欧洲人的信仰,深陷困境的选民们对欧元的信心正在消散,即便欧洲领导人想力挽狂澜,但是多党议会民主制度让一个又一个领导人黯然下台,萨科齐是第八位,很快会出现第九位。对欧元的信心没有了,狼,就真的来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欧元 欧盟 的报道

  • ·欧元10年:一段还算成功的欧罗巴故事(2009-08-03)
  • ·外媒看中国:欧元大跌可能推迟中国汇改(2010-05-20)
  • ·[焦点人物]“欧元先生”特里谢(2011-11-03)
  • ·孙兴杰:希腊戳穿欧元帝国幻象(2011-11-10)
  • ·保罗·克鲁格曼:欧元失败的传说(2011-11-17)
  • ·孙兴杰:欧猪倒逼欧元“系统升级”(2011-11-24)
  • ·孙兴杰:欧元区解体 狼来了(2012-05-17)
  • ·王闻:欧元债券:特效药还是长效药?(2012-05-31)
  • ·外媒看中国-中国面临新工业革命挑战(2012-09-06)
  • ·余岭:世界经济复苏艰难(2012-10-1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