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国英:外汇净流出——经济增长拐点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1-12-01 01:06:18
  • [摘要] 继2000年12月之后,我国于今年10月再次“外汇净流出”。那么,以此为标志,我国经济再次进入增长拐点后,是否还能如10多年前一样再次实现反转,从而持续我国经济的增长神话呢?

    外汇净流出可视为一国经济“由晴转阴”的信号。

    特约评论员 杨国英

    据央行数据显示,我国金融机构10月份净售249亿元(约合39亿美元)人民币,一改9月份净买2473亿元的状况。此次外汇净流出,是2007年12月以来出现的第一次净流出,也是2000年12月以来的第二次。

    某种程度上,外汇净流出可视为一国经济“由晴转阴”的信号,对新兴经济体而言更是如此,无论它是由热钱流出导致,还是由贸易顺差扭转所引发。对于热钱流出而言,其反应出该国经济所带来的货币升值、利率上升以及资产溢价的空间已大幅收窄,对于贸易顺差扭转而言,其反映出该国实体经济遭遇困境、经济景气程度已大幅下降。

    就中国经济而言,这种境况在10多年前同样遭遇到。其时,因受亚洲金融危机的持续波及以及连续三年洪涝灾害的影响,我国GDP增幅持续在低位(自身纵向比较)徘徊,1998年为7.8%、1999年为7.1%%、2000年为8%、2001年为7.3%,我国净出口更是持续下滑,在1997年净出口贡献高达3.6个百分点之后,1998—1999年均呈下降趋势,2000年更是下降至近乎为零,2001年则更下降为负。

    但是,这种令人悲观的景象,并没有持续太久。在亚洲金融危机稍有好转以及我国随后掀起的国企改制、银行改革乃至住房、医疗、教育等一系列改革的助推之下,我国经济自2002年起雾蔼散尽重见光明,GDP随后几年均实现了逾10%的增长,贸易出口增幅更是高达年均30%以上,从而续写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增长神话。

    回到当下,继2000年12月之后,我国于今年10月再次“外汇净流出”。那么,以此为标志,我国经济再次进入增长拐点后,是否还能如10多年前一样再次实现反转,从而持续我国经济的增长神话呢?

    显然不能。这种近乎武断的回答,不仅因为此次欧美债务危机的持续恶化,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远甚于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更因为2000年后启动的一系列仍以盘活存量为主的经济改革,当下已不具备条件,何况此前的过度“改革”(尤其是房改、医改和教改)所带来的民生负债,现在反而被迫进入偿付阶段。

    此番由外汇净流出所显示的我国经济进入增长拐点,其实并非一日而至。事实上,近年来我国出口增幅已进入下滑通道,贸易顺差与进出口总值的比例已从2008年的11.6%,陆续降至2009年的8.9%、2010年的6.2%,今年更将降至5%以下。与此同时,我国GDP在2010年达到10.3%、实现自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的小复苏之后,今年以来已呈逐季下滑态势(前三季度GDP增幅分别为9.7%、9.5%和9.1%)。

    与10多年前我国经济通过以存量改革为主的深化,绝地反击成功实现反转相比,当下我国不仅面临更为严酷的全球经济,更面临已无存量可改、且要偿还过去民生负债的窘境。对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的经济低迷,我国并非没有尝试突破,2009年中央4万亿元的直接投资以及配套的逾10万亿元的信贷投放,即是此种突破的明证。但是,事实证明这种人为拉动的经济增长,不仅难以持续,反而引发了随后持续高企的通胀压力以及逾10万亿元的地方债务,而由此衍生的今年持续从紧的货币政策,更令我国中小企业普遍陷入艰难维持的困境。

    种种迹象表明,试图持续通过存量改革为主再次实现我国经济的绝地反转,乃至再次谱写我国经济的增长神话,已完全没有可能。如果仍然执迷于存量改革,甚或过度依赖于投资和出口拉动经济增长,其结果不仅会扩大已日渐悬殊的贫富差距,且更会为未来的结构性改革形成极大阻碍。

    对于当下中国经济而言,尽快进入结构性改革通道,已成为不二的选择。而结构性改革的关键之一,就是改变既往的资源配置不均衡、压制政府过度干预经济的权力,让经济增长进入良性的内生通道,回归市场经济的真正属性,让增长受益分配更加公平,降低我国过高的基尼系数。

    当然,今年以来,无论是对未来五年GDP年均增幅仅7%的理性定调、对地方债务扩张的有力收缩、对保障房等民生保障的相对覆盖,还是高层针对扭转政府干预微观经济的大力呼吁,均告诉我们,面对日益紧张的经济形势,我国已相对形成对于结构性改革的共识。但是,在相关既得利益群体的羁绊之下,我们至今仍未看到一个相对系统的顶层设计路径,且相关垄断行业仍然重复着“一进二退”的实质性倒退。

    此番时隔10多年的外汇净流出的再次显现,已证明我国当下经济的境况已相当危险。而在此险境之下,纵观当下我国经济改革的现有筹码,可以确定的是,我国经济的增长神话已经终结。在这个大前提下,尚难以确定的是,我国经济的未来是彻底沉沦,还是缓慢进入低增长通道,而这或悲歌苦楚、或低调踏实的取舍,并不取决于外部的环境,而是取决于我们对于改革的坚持和意志。

    作者系财经评论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外汇 中国经济 的报道

  • ·杨国英:外汇净流出——经济增长拐点(2011-12-01)
  • ·[社论]中国对外投资不应是一笔糊涂账(2012-05-03)
  • ·林铉:如何应对资本流出(2012-08-02)
  • ·林木:减外储须资本项目逆差继续扩大(2013-03-14)
  • ·杨国英:对“贸易套利”应堵疏结合(2013-06-13)
  • ·程实:外储调结构,应稳字当头(2014-10-28)
  • ·高峰论道 著名经济学家展望未来十年中国经济走向(2009-11-13)
  • ·[社论]经济依然高增长 可持续性仍堪忧(2009-11-26)
  • ·投资者有必要恐惧加息吗(2009-11-26)
  • ·经济刺激政策不能轻易退出(2009-11-2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