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鳄鱼屿岛主20年守护之路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09-01 02:06:04 来源:
  • 本报记者 郭丽萍 发自福建厦门

    从高处俯瞰,在厦门同安湾的碧波里,陆域面积仅0.15平方公里的鳄鱼屿,更像是一颗精致的腰果。从1990年承包下鳄鱼屿开始,在过去的整整21年时间里,岛主林北水用双手将它从光秃秃的荒岛,变成了绿树成荫的世外桃源。

    但是他现在有点犯愁。

    厦门正在计划填海建造一个面积三倍于鳄鱼屿的人工岛,而位置就划在鳄鱼屿邻近的北侧。林北水担心他苦苦经营多年的成果会因此受到破坏。

    他还担忧,他准备用来安度晚年的这个小岛很有可能抵挡不住近几年愈见汹涌的海洋开发热潮,承包期未满就被政府征收。

    天人之战

    8月30日,57岁的林北水驾着渔船从翔安区琼头村驶回鳄鱼屿。在半个小时的路程里,逐渐逼近的台风“南玛都”卷着海浪,将小船颠簸得像一片叶子。而在过去经营鳄鱼屿的21年里,在别人眼里充满传奇浪漫色彩的“岛主”林北水的命运恰如这台风里的小船。

    1990年,厦门翔安区琼头村渔民林北水与其他4位村民一起从村委会承包了5公里外的鳄鱼屿,签下协议进行农业开发,每年交给村里1500元的租金和400元的农业税。承包期10年。

    林北水和其他两位村民上了岛。“刚到岛上时,正值大开荒,一些企业正在下放,岛上原有的树木被砍得光光的。”林北水说。

    第一年,上岛的三位村民每人投了一万多元,种花生、地瓜,但因为干旱问题,没有收成。来了一年多之后,原本与林北水并肩作战的两位村民都跑回了村里。林北水包下了全部的股份。

    林北水只身继续开荒、种地、种树。但每年春天种下的大量树苗,到夏天就死光。每年种两三次树,从公家5毛钱一棵的树种到私人5元一棵的种苗,数万株树苗都没能成活。

    林北水回忆道:“每年种树之前,我都要跟我老婆打一架,她说我年年种树年年死,屡战屡败,每年几万块的钞票都砸在海上了。”

    花完家里的积蓄,林北水开始贷款、找亲友借钱,欠下大笔债务。在最初的几年时间里,他种的树都没能成活。

    直到林北水了解到谷文昌在福建东山种树的经验,才找到自己失败的致命原因在于岛上沙土的温度过高,必须先种草控制地表的温度。

    即使这样,因为海岛恶劣的自然条件,树的成活率仍然只有8%~10%左右。“树种不下来,等于是保不住这个岛屿。因为树会隔风,缓解水土流失,减缓海岛自然受损的速度。没有树的话,不出十几年,海水就会把海岛打平。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岛这么小,每年还要辛辛苦苦种那么多树的原因,只能靠一年一个台阶,慢慢积累起来。”皮肤被晒成古铜色的林北水说。

    在干热季节,岛上仅有的一口淡水井远不够浇树,林北水每天得驾着船回村里运两趟水。

    挖坑、种树、浇水,岛上的每一棵树都经过林北水的手。在林北水的坚持下,绿意逐渐覆盖了鳄鱼屿。

    1999年,台风袭来,折断了岛上80%的树,林北水多年的心血白费。这位中年的汉子坐在山腰上大哭了半个小时。

    谁的海岛

    在岛主林北水看来,较之恶劣的自然条件,其实人为对鳄鱼屿造成的伤害其实更大。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厦门开始建集美海堤、杏林海堤,这两个工程从鳄鱼屿采走了不少的石头。80年代,厦门特区大建设,又从岛的四周挖走了大量的砂。

    “鳄鱼屿总共损失了41%的面积,据专家估计,现在还在以每年长宽损失两米的速度在缩小。”林北水说。

    作为文昌鱼的栖息地,鳄鱼屿海区的文昌鱼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达到了最昌盛的顶峰,而这个海区里,又以鳄鱼屿周围最多产。但由于到处采砂、围海造田,文昌鱼逐年减少。

    “这大部分是人为的原因。”林北水总结道。

    2000年,10年的承包到期,林北水与村委会继续签下了30年的协议,每年1200元的承包费。

    30年的承包期使得林北水可以更加放开手脚来建设鳄鱼岛。从2000年左右起,林北水在鳄鱼屿周围养虾、养螃蟹。得闲时,林北水像其他村民一样,也到同安湾里“讨小海”(海边渔民将近海滩捕捞鱼虾等),一天可以挣一两百块。在连续几年的大好光景里,他用养殖和“讨小海”的收入还清了过去积累下的债务。

    如今,岛上已经种满了桉树、榕树、芒果树,林北水接着在鳄鱼屿周围种红树林。

    林北水告诉记者,两年前央视在搞“海岛万里行”的时候来到鳄鱼屿,工作人员告诉他,节目组走了大半个中国,看到的90%的海岛都是“剃光头的”,还没发现哪个海岛的生态能像鳄鱼屿这样良好。

    林北水岛主的名声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打响的。

    在养了四五年的虾之后,因为市政府要在鳄鱼屿海区发展生态旅游,已禁止养虾。林北水只得改为在岛上养鸡养羊。

    各方也开始都盯上了鳄鱼屿这块“肥肉”。

    2004年,厦门市海洋与渔业局拿着《无居民海岛开发利用申请表》来找林北水签字。林北水认为,他当时是从村委会承包下来的,属于“有居民”海岛,产权在村委会手里,所以将找上门来的工作人员挡了回去。后来他了解到,村委会与海洋局的工作人员谈崩了。

    继海洋局之后,鳄鱼屿还迎来了几路开发商到岛上勘察地形,研究开发方案,但后面也都不了了之。翔安区政府还从2009年起,在网站上挂出了鳄鱼屿开发的招商项目。

    林北水如今生活起居都在岛上,只有要采购米油或剪头发,才出岛一次,他的根俨然已经扎在岛上。他只希望能在岛上安安静静地度过晚年。

    对于规划中的人工岛,林北水有点困惑:为什么政府宁愿花大钱填海造一个人工岛,而不去修复一个天然的海岛呢?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生态 厦门 的报道

  • ·无序的西南水电开发(2009-07-14)
  • ·百亿治巢湖的生态成本(2009-07-22)
  • ·“史上最牛”整风之后的网络生态(2009-07-24)
  • ·大步跃进生态GDP 西部向环境要脱贫(2009-07-31)
  • ·地球湿地青海湖隐忧:超牧一倍 环湖草场年退化3%(2010-08-12)
  • ·舟曲之殇追溯:白龙江生态堪忧 居民无处可迁(2010-08-19)
  • ·柴达木:“聚宝盆”还是“聚沙盆”(2010-08-19)
  • ·47亿生态工程救敦煌(2011-07-14)
  • ·海南水椰从濒危到消失(2011-07-21)
  • ·厦门自然保护区填海建造富人岛(2011-09-01)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