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蓝狗议员反对什么?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09-07-29 23:21:48
  • 目前,医保改革的命运似乎落到了相对保守的民主党手上,这些人主要是1995年成立的“蓝狗联盟”的成员。你或许会说,奥巴马总统有必要满足这些民主党人。

    但是,他不能这样做,因为蓝狗议员是讲不通道理的。要把握这个问题,就要先了解改革草案的概要(所有提交讨论的民主党计划都同意改革计划的要点)。

    如果改革能够推行,它将依靠以下四大支柱:管制、条例、补贴和竞争。

    关于管制,我指的是在全国范围内强行规定,禁止保险公司根据病人的病史拒绝承保,或当投保人生病时就停止承保。这可防止保险公司钻制度的空子,只为身体健康的人承保。

    另一方面,这也可以禁止个人钻制度的空子:美国人即便目前身体健康,也必须购买保险,而不是只在需要医疗保险时才投保。除了规模最小的公司以外,所有公司都必须为自己的雇员投保,不然就必须支付医疗补贴的费用。这种补贴可以让低收入的美国家庭也买得起保险。

    最后,还要有一项公共选择权(a public option):政府经营的保险计划与私营保险业展开竞争,这将有利于降低保险成本。

    在未来十年内,医疗改革的补贴部分将花费大约1万亿美元。在所有提交讨论的计划中,这笔费用可以通过节约成本与其他额外税收相结合的办法来抵消,这样,就不会对联邦赤字造成整体影响。

    那么,蓝狗议员反对什么呢?

    他们大谈财政责任,主要是担心补贴费用的成本。这让人想停下来大呼不公。2001年的时候,他们对财政责任的担心去哪里了?当时最保守的民主党人热情地投票支持布什的大规模减税,结果却增加了1.35万亿美元的预算赤字。但现在的情况比当时糟糕得多,因为尽管蓝狗议员对医改方案的成本抱怨不已,但他们却正在提出会大幅增加这项成本的要求。

    有关蓝狗议员反对公共选择权的许多内容已经公开。没有公共选择权来降低保险费用的计划,可能会比有公共选择权的计划更花纳税人的钱。

    那么蓝狗议员究竟想做什么?

    一种解释是,蓝狗议员基本上都在步陶金的后尘:倘若他们的立场前后不一,那是因为他们只不过是企业的工具,保护的是特殊利益。正如“回应政治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最近的一份报告所指出的,制药和保险公司近来一直在向蓝狗议员的金库里汇钱。

    即便在共和党似乎掌握所有筹码,权威人士都宣称共和党将永远占据多数议席时,他们也没有转换党派。然而,现在是他们面对真相的时刻。他们无法在取得对医保改革重大让步的情况下保全完整计划。拆掉医保改革四大支柱中的任何一个,整个计划就会坍塌,也许连奥巴马的总统宝座也会一起垮掉。

    蓝狗议员真想看到这种情况出现吗?很快就会见分晓。

    作者系诺贝尔经济学奖2008年度得主 李莉莉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议员 蓝狗 的报道

  • ·蓝狗议员反对什么?(2009-07-29)
  • ·美首位华裔议员吴振伟涉性侵少女(2011-07-2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