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闭那扇旋转门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09-07-27 05:38:35
  • 在金融体系中,有几个非常明显的变革必须实施,以阻止已经发生的某些版本的故事再次上演。以下是一个简短的单子:

    不能再根据对股价短期的影响来作出有长久影响的重大监管决定。股价上下起伏:由它们去吧。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决策方法缺乏连贯性,因为它或多或少由取悦股市的动机驱动。财政部、美联储和证交会似乎都将支撑股价当成自己的一项重大任务—事实上,美联储有时甚至比华尔街关注股市每天动态的普通交易员更关心股价。实际上,如果政策可行,股市最终会懂得照顾自己。

    终止信用评估机构的官方身份。鉴于它们的表现,很难相信这些机构仍然能带来什么好处。毫无疑问的是,正是因为存在诸如穆迪和标普这样的公司,世界才变得如此糟糕。也必须制定一条规则,禁止被评估者为信用评级支付报酬。要么是投资人自己给钱获取评级信息,如果公开评级被认为很重要,那么就应该公开地提供。

     监管信贷违约掉期。现在金融巨头之间的这些合约涉及的金额高达数十万亿美元。美国金融系统中出现如此多的劣质品,是因为从没有用平白简单的语言来阐释它。金融创新者能够制造出新产品,而市场上几乎没人对它可能带来的广泛金融后果有足够的了解—更没有非常了解这些产品的监管者。如果没人能够理解它内部的东西,那么金融市场有多透明已经不是关键的问题。直到最近,公司仍然不必在其财务报表中列出信贷违约掉期,即便最概括的数据都没有。在解决金融复杂性问题上,信贷违约掉期可能并不能占据头位,但它是有用的证据。不管哪种理论中的信贷违约,在实际操作中都是一种以小博大的豪赌,而它赌的是一家公司、一些次级抵押贷款债券、某个城市、甚至美国政府将会完蛋。

    对银行提出新的资金要求。被美国银行接受的新国际标准被称为新巴塞尔资本协定(Basel II)。该协定认为银行在衡量自身风险方面比监管机构做得更好,因为银行不遭遇失败能够收获更大的利益。我们也知道执行这种标准的后果了。一个更好的想法是,要求银行在困难时期持少量资金,在形势好的时候多持有资金。因为我们已经看到巨大得不能倒闭的金融机构是如何操作的,很明显放松对它们的要求并不是正确的方法。另一个应对大得不能倒闭难题的办法就是拆分那些大得不能倒闭的机构。

    关闭证交会与华尔街之间的旋转门。每一次我们都会遇到阻挠改革的巨大障碍:华尔街的政治影响力。它对证交会的影响力被它让为其工作的人变得富有的能力进一步强化。现实一点讲,解决这个问题也只能做这么多,但是一项举措是显而易见的:禁止监管者在其离开证交会一定的时间段内接受华尔街公司提供的职位。但是要把门对其他方面敞开。如果证交会希望重树其作为投资者保护机构的可信度,它应该吸纳一些有经验且受人尊敬的投资人(与投资银行家是两码事)成为委员。当选总统奥巴马至少应该提名一个拥有杰出投资生涯的人以及一个能发掘企业违规行为的人担任委员。而最重要的岗位,证交会执法主管一职,现在有一个极为合适的人选:哈里·马科普洛斯。

    有趣的是,这些变革中的大多数比任何事都要紧急。一个没有私欲的人可能会想这些变革应该早就进行才对。但在那些把自己的利益某种程度上与华尔街绑在一起的人看来,则完全是另一回事。

    时代周报 顾锦生 译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旋转门 的报道

  • ·关闭那扇旋转门(2009-07-27)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