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凶猛:敦煌绿洲的梦魇

2010-01-21 00:45:37
来源: 时代在线网
这是时代周报“保护敦煌”系列调查的最后部分。在长达三个月的采访中,记者调查到的是以下严峻事实:敦煌绿洲生态水源被截、湿地严重退化、人口剧增后地下水抽取严重、库姆塔格沙漠扩张……从地图来看,敦煌已经处在沙漠2-3面的包围中,而目前,中国还没有有效的措施阻止敦煌绿洲的消亡。与2009年年末遥远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成功引起国人对环境和气候的关注相反,地处中国西部的敦煌绿洲荒漠化困境,仍未引起民众足够重视。

翅膀

这是20091227日库姆塔格沙漠腹地的深夜,时代周报记者一行扎营在一座高大沙山顶侧,月亮清亮透彻地悬挂在帐篷前上方,帐篷外风虽不大却带着深入骨髓的寒冷。在这个冬季,库姆塔格沙漠仿佛暂停了扩张和狂暴,安静下来。

关于库姆塔格沙漠,人类对它的认识仅仅触及皮毛。在卫星图上,它像极了雄鹰的一只翅膀,遮盖在东经89°5749″—94°5408″,北纬39°0750″—41°0003″的地球表面上。2001年,库姆塔格沙漠的面积为2.29万平方公里,但今天它扩展到什么程度,无人细晓。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这块流动沙丘占98%的沙漠一直静悄悄地但又迅速地起着变化。面对它的吞噬,人类只有束手观望。

库姆塔格沙漠位于中国西北内陆干旱区,东西分别与敦煌和罗布泊接壤,北抵天山山脉东段,南以阿尔金山为界,西南部则与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南部交会。其面积的53%分布在新疆若羌县东北部,47%在甘肃的敦煌市、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是我国第六大沙漠。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甘肃省治沙研究所等机构提供的有限资料以及穿越沙漠的亲身体验,对库姆塔格沙漠半个世纪的变迁作一个简要的对比介绍。

过去半个世纪中,库姆塔格沙漠的扩展和罗布泊荒原生态恶化相辅相成。

在有记载的1946年,这一区域还是草长莺飞、万物向荣的时期。罗布泊拥有浩瀚的1800 多平方公里水域面积,在沙漠和罗布泊两者之间的阿奇克谷地基本为水域和沼泽,行走在其中的旅人会因陷入沼泽溺水而死,而不是干渴而亡。

短短15年之后,罗布泊水域面积锐减到1000平方公里,阿奇克谷地水域面积基本消失,被称作魔鬼城的雅丹地貌逐渐显露全貌。同时,阿奇克谷地到库姆塔格沙漠之间出现了成片的黑沙粒,但这一时期的库姆塔格沙漠还无力北扩。

1972年,中国对这一区域作了进一步航测。此时的罗布泊已完全干涸,只留下约450平方公里的“耳廓”形的干涸湖底。库姆塔格沙漠蠢蠢欲动,向南开始爬越卡拉塔什塔格、小红山、卡拉塔格、崔木土山等低山丘陵。

这一时段表现最为明显的是沙漠西南部,流沙已完全覆盖较小的低山丘陵,并开始向更南方向的阿尔金山北山麓爬升。在2009年年底的调查中,时代周报记者在沙漠东南部的沙山之间迷途,这些高大沙山多数是被沙掩埋的丘陵,高度从几十米到两三百米,让记者一行饱受翻越之苦。

之前有专家认为,库姆塔格沙漠虽然活动沙丘占绝大多数,但沙漠整体的移动最小。这次对比让人们对库姆塔格沙漠有了更多新的认识。

加速扩展

沧海桑田的变化让敦煌人王国民有了新的生活来源。他一家6口人都靠敦煌的旅游吃饭,而他主要跑从敦煌县城到雅丹地质公园这段路,一趟下来能收入300多元。雅丹公园位于沙漠的北部,是生态恶化的结果。

因为机井关闭,王国民已经离开了土地。但他还是认为敦煌很好—旅游业的收益让他感到满足。尽管南泉湿地的恶化快得超出了他的想象,但王国民打心底里不愿接受那些认为敦煌会消失在沙海中的说法。

长达半个世纪的生态恶化和沙漠无穷尽的扩展,是包括王国民在内的新疆若羌、甘肃阿克塞和敦煌居民的一场梦魇—库姆塔格的继续扩展将完全改变他们的生活和子孙的命运。

甘肃治沙研究所的资料表明,近些年,库姆塔格沙漠已改变单一向南深入的方式,开始四处扩展。沙漠整体向东南方向推进,其中向南年推进速度为2-5m,向东推进速度为1-3m,同时沙漠在西北和北部以沙丘活化和地表沙化的形式进行扩展。

在西北方,靠近罗布泊区域,阿奇克谷地因盐作用呈现“白色”沙漠奇观;在谷地的另一侧,原来独立较小的沙丘出现连片,形成了几块长条块形的流动沙丘区,与三垄沙(沙漠北部)遥相呼应。在调查中,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在这一区域行车或者穿越极容易陷入沙漏或迷途,勘探或者科考的车辆都采取北向进入罗布镇绕道。

这块原本以安静著称且不被世人瞩目的沙漠变得凶猛起来。

若是把2001年的卫星影像图像和1961年、1989年的作一对比,库姆塔格沙漠扩展的部分细节就会明显许多:

沙漠西南部快速推进爬升至阿尔金山山体,年推进速度约2-4m。专家通过比对1989Landsat TM影像,发现沙漠前缘在西南与阿尔金山山前接触地带,沙漠通过冲积沟已深入山麓,遇到低矮的小山堆积并爬越,最长的一条“沙舌”已深入低山带2公里左右。近些年,沙漠沿着阿尔金山沟谷继续伸进,伸入山间沟谷的沙舌已经更长更多。

往东,在阿尔金山北麓靠西大约60多公里的山前地带,由于没有山前低山丘陵阻隔,库姆塔格沙漠爬越山前洪积扇区域之后直接进入阿尔金山山脉,沙漠与阿尔金山山脉的山前低山已连成整体。

阿尔金山北麓中部由于有隆起的卡拉塔什塔格、卡拉塔格等丘陵,则阻挡了沙漠向阿尔金山的长驱直入。这是一条长长的石头山带,不仅将沙漠暂时性阻挡在北方,也让深入沙漠调查的我们无法从南部寻找出路。据专家考证,这里的沙进速度年均一般小于3m,但沙漠一直在不断爬升覆盖这些山体,形成许多高大沙山。20091228,时代周报记者登上这些沙山群,当年的石山已被沙包裹,大雪在山下和山上的固定沙丘上形成厚厚积雪,但山顶新沙覆盖的区域没有形成积雪,仅有细黄的垄沙在风中随风起舞。

整个沙漠南部,共有12条季节性河从阿尔金山发源,然后冲入沙漠,如今大约只有多坝沟和崔木土沟有泉水,还能形成一定径流,其他均为干涸河谷。时代周报记者从东南方向直接西插,在干涸的河谷中穿越,这些宽度能达到几百米的河谷无水,只有被浮沙遮盖的命运,被沙漠遮盖的程度从东向西递减。据专家测算,干河谷两侧沙漠前进速度较快,年推进速度4-6m

南突东进

2010年元旦,时代周报记者一行从阿克塞再次翻越当金山,到达柴达木盆地边缘,越是距离沙漠越远,植被状况越好。

梭梭沟、八垄沟、多坝沟、崔木土沟原本位于柴达木盆地和沙漠之间,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它们已经处于沙漠的前沿,其周围沙漠连片,沉积沙还在不断增厚中。见缝插针式扩展的沙漠如果再往南延伸,就会覆盖阿尔金山,进入中国的聚宝盆柴达木盆地。

在阿克塞草原和靠西的荒漠草原上,沙漠成了草场的麻风病,草原内密密麻麻地冒出了大大小小的沙堆。在与沙漠接壤地带明显,高大沙坡前缘则直接接触砾质草场。

时代周报记者是在深夜通过这一区域的,仅仅看到厚厚的白雪和低矮干枯的灌木。这一段有大量野生动物活动,是它们重要的觅食区域。

我们在深夜穿过荒漠草场之后,进入了多坝沟地区。在有水的阿克塞县多坝沟,沙漠推进的速度就要慢得多。甘肃治沙研究所的廖空太研究员解释,这是因为沟两侧的沉积沙不断滑入河床,通过常年径流和季节性洪流又不断地被拉入下游,回到沙漠。但是现今还有水的河谷仅剩下一两条。

除了水之外,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由于气流携沙越过这些低山丘陵后下沉,同时受到阿尔金山较冷高压的阻挡,大部分沙粒沉积在了这些低山丘陵南侧,向阿尔金山方向推进的速度减缓。目前,中国在沙漠边缘和内部设立了一些气象观测点,以进一步增进对库姆塔格沙漠扩展的了解。

20091229日凌晨,时代周报记者一行沿着阿尔金山和崔木土山之间的河谷向东最终出了沙漠。由于南部高大的阿尔金山山脉阻挡,库姆塔格沙漠主体向南爬升推进的速度从阿尔金山西部至东部变缓,到崔木土山以东碰到更高大山体后,基本表现为向东推进。

在向东推进的过程中,有一条巨大的河谷形成了沙漠和阿尔金山的分离带。我们在出沙漠后,沿着这条分离带向东,最后到达多坝沟地区。这条分离带也是今天从南部进入沙漠戈壁开矿或偷猎的必经路段之一。

再往东南部,就进入了阿克塞草原,有了人迹,这一段仅党河流域,每年就有20万亩荒漠草场被完全沙化。阿克塞县城距离最近的沙丘仅两公里,通往阿克塞县的路就是一条穿越库姆塔格沙漠最东段的路,有18公里的公路穿过了沙漠。

国营农场的树木开始一排排死亡,在阳关喧嚣的旅游声中,在阳关镇丰收或歉收的老农眼中,南湖绿洲正被侵蚀。专家解释靠近敦煌南湖绿洲的沙漠东部区域更多地表现为原有戈壁起沙,地表沙丘活化趋势加快。同样在西湖湿地,沙化趋势加快,西湖被沙漠包围。

而从地图来看,敦煌和阿克塞县已经处在沙漠2-3面的包围中。

甘肃省治沙研究所廖空太研究员对本文有重大贡献


相关文章:

 

敦煌西湖湿地:挥之不去的消亡阴影 

孤车穿越库姆塔格沙漠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绿地携手敦煌美术院深度合作,实践“数字敦煌”推动文旅融合
为敦煌石窟设计的640个日夜:M+炳灵秘境公益改建全纪录
腾讯与敦煌研究院战略合作升级 科技助力壁画保护与藏经洞文物数字化
打出敦煌文化IP牌,腾讯还要用“黑科技”给壁画“看病”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