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2009-12-03 00:15:15
来源: 时代在线网
侵入体内的艾滋病病毒,改变了石磊等一群陕西同性恋者的命运。“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就像死过一次,但又像一次重生。”他们说。在经历了各种恐惧、折磨和惶惑后,从艾滋病阴影中走出的他们,开始以一种全新的眼光打量这个世界,思考人生和生命的意义。

1128日晚上6,西安市建国路上,经过短暂的等候,7名年轻男子和一名老者聚拢在一起,然后说笑着向附近一家火锅店走去。其中,有两名男子十指相扣,手上戴着情侣手链。

“快,先给老爷子夹菜。”10多分钟后,菜刚端上桌,几名男生便殷勤地照顾起老者“商老师”。顿时,四周为这一红火的场面侧目。

这是一次很平常的QQ群里的AA制聚餐,但局外人难以知道,他们都是同志,彼此称呼的都是假名,其中除了两个被带来的“家属”未被感染外,其他6人全是艾滋病感染者。

“这些孩子很可怜,我是他们的榜样,只要我活一年他们就能活十年。”68岁的“商老师”像长辈一样享受着大家的敬重。两年半前在做一次前列腺手术时,血检显示商老师的HIV检测呈阳性,这同时撕开了他隐藏多年的双性恋隐密。“我想不通医院为何将结果直接告诉了我的家人?”“商老师”夹着烟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在歧视仍是一个自然态的社会里,人们视之为一种耻辱,这让“商老师”备受伤害。所幸的是,作为“陕西爱之家感染者支持组织交流群”的一名成员,他在这一特殊的NGO组织中找到了友谊和生命的勇气。

“没有勇气死,那就好好活着”

“顾长卫套拍的艾滋病题材电影《魔术时代》和纪录片《魔术行动》正在征寻出镜演员,为了出名我想报名参加,不过我演就演主角,否则才不演呢。”席间谈笑时,39岁的石磊戏谑道。他圆圆的脸上微微发汗,他能说会道,把冰心、佳佳、小钟和小任等逗得合不拢嘴。

可是,就在几分钟前,石磊还对众人说,他受不了媒体上几天后有关艾滋病等“很刺人”字眼和照片的打击,建议大家121那天一起出游,或干脆都躲起来。

在陕西爱之家感染者支持组织负责人小任眼里,石磊有说有笑,但“自我认知最差”,是个情绪很容易波动的人。“因为他从内心里仍不能认知自己是个感染者的事实”。

从初中开始,石磊就清楚,他的性幻想中只有男生。一场失恋的打击,让他对女性很失望。最后,他开始在酒吧里释放真实的感情。“我恨这种可耻的关系,但又无法停止疯狂,我心里明白,也许,死亡就藏在每一次高危行为的后面。”石磊留的姓名和电话都是假的,他不担心泄露自己的同性恋身份。

厄运来得异常突然。200863,石磊和朋友逛酒吧,一个民间组织前来义务采血,做免费血液检测,他配合了。一个礼拜后,石磊拨通了询问电话,对方核查后称,他的血液检测有两项不合格,要他前来确认一下。

石磊决定用自己的方式进行确认。半个月后,他专门去街头献血。再大半个月过后,他在办公室接到了陕西省血液中心的电话,证实了HIV检测呈阳性的事实。几乎是顷刻间,石磊感到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母亲是医生,也是这个世界上石磊最信任的人。但暗示了她一下后,石磊决定永远守住秘密,因为母亲无法接受自己的独子是同性恋者和艾滋病感染者。

石磊的睡眠很短,和每个感染者一样,他开始绝望、迷茫,想过自杀和逃避。

石磊给张北川写了一个电子邮件,他确实认为自己没有几天好活的了。张是国内做同志研究的知名教授,很快回了信,除了对他进行心理安慰,还给他介绍了陕西爱之家感染者支持组织及其负责人小任、吴勇。石磊加入了号码为19848885QQ交流群。

20088月,经过一段电话和短信交流后,石磊鼓足勇气参加了一个感染者的聚会,当小任拿着一瓶红酒迎接他的时候,石磊发现他竟然是2001年疯玩时在酒吧认识的一个朋友。

小任告诉石磊,艾滋病虽不能治愈,但目前完全能控制,感染者可以长期活下去,这点和高血压等慢性病一样,目前医学专家已把艾滋病归为慢性病。对这样的说法,石磊最初的感觉是“小任好像被谁洗脑了”。

然而,自从走进这些与他有相同命运的人中间,分尝了大家的惶惑与忧伤之后,石磊感到奇怪的是,他对艾滋病的恐惧和对命运的伤悲已不那么强烈,他感到在这里找到了一种力量。

于是石磊总是吆喝和群里的人见面,尤其是和冰心、佳佳、小钟、吴勇、唐文(吴勇的“家属”,未被传染)、强强三天两头地相聚。因为他们都有大学本科学历,心理状况相近,能说到一起。

有一段时间,石磊以为自己逃出了火坑。然而一旦独处,艾滋病人骨头露在皮外的影子浮现在脑中,“那样死得太难看了”,石磊又准备了刀片、绳子和一大瓶安眠药,想永远“飞走”。

“上吊舌头都吐出来了,也挺难看的,你还是放弃算了,”强强接着发来短信说,“千万不能割脉,家里人收拾尸体时,你给家人染上怎么办?”

石磊又想到跳楼。唐文就说,要是准备跳,你先把房子过户到我的名下吧。石磊一下被逗笑了。“你想想,跳楼也挺害怕的,就像把西瓜摔在地上,脑壳会摔得稀烂。”胆小的石磊吓得断了寻死的念头。

“没有勇气死,那就好好活着。”此时的小任说,这话他说过N次,是他对别人进行心理辅导时常用的话语。“一个感染者必须学会面对和承认现实,那就是一种病,没有其他因素。”

和不少心理薄弱的感染者一样,石磊被这个民间组织“捡”了回来。

“我们都很善良”

当这些同性恋艾滋病感染者的社会支持体系处于崩溃的时候,在群里,没有歧视,坦白直率就是他们新的表达方式。大家一起去泡吧、看电影、K歌,周末相约打麻将。

“我要是得癌症多好,这样就可以告诉亲人和朋友了。”石磊将群里的名字改为“木兰哥”,“我虽然是感染者,但不能把选择男友的标准放低,我喜欢的男友是那种……”

“昨天逛街,我碰见两只肥猫,我好喜欢。”听石磊这一说,像蘑菇一样呆坐的小钟就说自己其实很喜欢小孩。小钟27岁,是位工程师,平时经常出差。“这个任务我们完不成,那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几个人这样揶揄他。

一次,31岁的冰心牵着一位男孩的手一起来聚餐,两人时不时秀亲密。“这是我男朋友。”冰心主动介绍,大家很惊异。冰心当众解释:“他是从山东来的,通过网络认识的,知道我是感染者,我会好好保护他的。”

这种不可思议的友谊舒缓了彼此绝望的情绪。

“其实,我们真的都很善良。”小任说,几乎每个人知道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后,“先是大哭一场”,接下来第一时间,担心自己是否感染给了最亲密的人。

小钟的前男友是大学同学,和绝大多数同志一样,在校园里一直保持着柜子里的隐秘爱情。毕业后对方去了贵州,便断了联系。20087月,前男友来西安出差,仅仅一次高危行为,他未能躲过“没有后悔药吃的灾难”。

四个月后,小钟在同志圈子里的一次免费检测中,发现HIV检测呈阳性。他恨极了前男友,发誓要敲碎他的骨头,但半个月后,他就放下了那份仇恨,并告诉前男友自己被感染的事实,让他及时检测、治疗。

现在的冰心还记得,去年11月,当陕西省疾控中心的人叫他过去时,坐在103路公交车上,想到自己可能感染了,他只是路上有一点点难过而已。之后,这个身材矮小的男孩让前男友也去检测,HIV检测同样呈阳性。

“是我传染给他的,这是事实,我回避不掉。”冰心很爱的这位咸阳男孩一下崩溃了,骂了他几句“很难听的话”,就那样接受了。想起他后来一直呜呜饮泣的情景,冰心如万箭穿心。

“同在同志圈儿里,为何我得病,要我成为受害者?”石磊曾露出报复思想。小任明白这是严重的心理问题,他劝石磊,报复社会,会让病情加重,容易染上其他疾病。更可怕的是,艾滋病有一型还有二型,若合并染上,以后治疗都没办法了。

果然石磊说,他只是发泄一下莫名委屈而已,不可能做那种有违人性的事。  

在单位,石磊是女孩眼中的“万人迷”,这让他的心变得异常柔软。虽靠智慧阻止异性关系发展,让石磊担心的是,一位女孩动不动坐到他的位置上,捣鼓他的电脑等物品,他怕自己的东西不干净而感染了她,就把口杯锁在抽屉里,电脑待机则设置为一分钟。

和健康者一起用餐,生吃的“顺风肥牛”并不放到芥末汁里沾,而是从边沿夹起放进自主锅里涮着吃;其他的菜尽量用公共筷勺。咳嗽时扭过脸,并用手遮住。组员充满友爱和自律的生活意识,也令小任感动。

生命的另一扇窗户

“天啊,没吃药,都12点了。呀,药在包里。”1129日上午,石磊搬家,小钟和冰心一大早过来帮忙。

每天,石磊按时服用政府免费的药物,为此他专门用一个手机定了闹钟。“忘一顿没事。”饭间,小任安慰着他,但石磊仍显得忐忑不安。

搬家时,石磊把安全套全送给了小钟。感染艾滋病毒后,石磊彻底没有了性趣,“我觉得再安全的措施,也会有不安全的因素。”

感染艾滋病病毒后的4个月里,石磊从最初的恐惧、无助到逐渐冷静、坦然。宛如上帝关上一扇门又打开了另一扇门,他看世界的角度完全不一样了,对生命和生活有了更高层次的感悟。

石磊说,以前活得很辛苦,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在哪里。“我以前熬夜,生活特别没有规律,也从来没想过对未来做个安排。”

“生命现在对我是最宝贵的,比起那些坐在轮椅上甚至死去的人,我是很幸运的。”对石磊而言,生命缩短或将在10多年后终结,这是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他要学会让自己快乐地生活和工作,让生命更有意义。

现在的石磊每天早睡早起,注意饮食三餐,按时吃药,从各方面调理身体,他几乎不上网聊天,更爱回家看望父母。

从去年6月开始,石磊在一家私企上班,那家企业不景气,薪水有时不按时发放,但石磊异常宽容,他说不想计较太多,只要快乐地工作就可以了。

“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你不知道那种滋味,就像死过一次,但又像一次重生。”石磊的今后仍会不确定,但石磊说:“我没有时间想那些无聊的事,也不想混日子,应该在剩余的时间内多做点有益的事情。”

121日晚,在西安交大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一场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沙龙正在进行。

一身黑衣的石磊并没有像两天前商量的那样“隐遁”,他和群里的成员出现在现场,不断地招呼参会人员,工作得井井有条。

石磊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看到我们这些感染者快乐地生活,你们健康人更应该过得更美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茅台医院开诊满月:服务赤水河流域,4年前60万年薪招主任医生,还送套房
东方证劵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房地产行业必然要经历转型阵痛,晚痛不如早痛
手机快充、5G通讯、新能源车,谁是第三代半导体最大应用市场?
哪里人最能买空调?江浙沪空调拥有量排名前三,重庆仅排第六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