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肠杆菌仍旧超标、巴黎市长推迟游泳计划,塞纳河治理为何这么难?

刘沐轩
2024-06-25 10:12:14
来源: 时代周报
塞纳河治理百年,还是达不到卫生标准

当地时间6月23日,许多法国网民失望了。因为曾允诺在这一天下河游泳以证明塞纳河水质达标的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将计划延期到了7月法国大选后。

与此同时,曾以同样的理由承诺在巴黎奥运举办前亲自游泳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则因为忙于即将举行的法国国民议会选举,连延期游泳的声明都没有发。

同样延期的,还有原定在6月24日于塞纳河上举行的巴黎奥运会开幕式彩排。作为首个在河上举行的奥运会开幕式,90艘船将满载着游行队伍顺流而下,经过巴黎的地标性建筑,最终点燃奥运圣火。

法国警方快艇航行在塞纳河上。(图源:社交媒体)

对于延期,巴黎市政府和奥组委表示,经过数周的降雨,塞纳河目前的水位是夏季正常水位的五倍,也不利于水质改善,因此周一(6月24日)的彩排不能得到有效的反馈。

在社交媒体上,一名年轻法国工程师发起的“我在6月23日排便”话题,已经得到了数十万人的讨论。

如今,是否真的有人做出这种举动已经不再重要,其背后反映的是法国人对塞纳河治理的担忧。

奥运会有“B计划”吗?

巴黎大区区长马克·纪尧姆在6月22日承认,6月10日-16日的检测结果显示,塞纳河水质过脏。主要来源于粪便中的大肠杆菌,在塞纳河中几乎每天都超过1000个菌落单位,根本达不到国际铁人三项和游泳联合会要求的最低标准。

工作人员在给塞纳河水采样。(图源:社交媒体)

但纪尧姆仍然表示,政府有信心在开赛前让水质达标。

去年8月,为保证奥运会比赛顺利进行,巴黎奥组委曾在塞纳河举办铁人三项和公开水域游泳的测试赛。但由于塞纳河水质测试不合格,公开水域游泳的测试赛被取消。

参加了铁人三项测试赛的挪威奥运金牌得主布鲁门费尔特曾吐槽道,“我无法想象明早起来嘴巴里的味道是否还在,这并不好笑。”

曾在去年举行的测试赛,最终告吹。(图源:社交媒体)

据美联社报道,塞纳河的首个奥运比赛项目是男子铁人三项,将于7月30日举行。

也就是说,留给巴黎的时间仅剩一个月左右,但情况甚至还有恶化的趋势。

据法新社报道,巴黎市长办公室的一份文件显示,“由于降雨带来的水流量较高、日照少和气温低于季节正常水平,水质持续下降”。而在暴雨的冲刷下,会有更多污染物进入塞纳河水体。

塞纳河流量和水位的不确定性,还可能对即将在河上举办的开幕式造成影响。

按照现有计划,开幕式当天将有约10500名运动员搭乘船只,沿着塞纳河由东向西航行约6公里至埃菲尔铁塔对岸的特罗卡德罗广场,参加在那里举行的庆祝仪式。河岸两边,将有约30万名观众在现场观看这一盛会。

而在3月底莫斯科发生恐袭后,马克龙出于安全考虑曾提出“B计划”:将开幕式放在特罗卡德罗广场,或是在法兰西体育场举行。

不仅仅是开幕式,今年3月,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子10公里游泳金牌得主、巴西选手安娜·马塞拉·库尼亚还曾建议,奥组委也需要一个“B计划”,以防塞纳河的水质无法达标。

对此,国际奥委会回应称,可以根据水质的变化推迟比赛,如果无法推迟,可以将铁人三项中的游泳项目移除,只进行长跑和自行车两项比赛。该组织指出,“当我们决定在塞纳河举办比赛时,所有人都知道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法国当局有一个庞大的投资计划,相信他们能将其实现”。

负担沉重的巴黎“母亲河”

从1923年起,由于塞纳河水质太差,容易引发疾病,巴黎市政府就禁止市民在塞纳河游泳。

被称为巴黎“母亲河”的塞纳河,其水质问题已存在超过百年历史。

雨果的小说《悲惨世界》中曾以真实事件为原型,描述了1832年6月,巴黎爆发霍乱后的一场起义。作为一种因食物或水源而引起的传染病,霍乱导致饮用塞纳河水的巴黎人大批死亡。书中,为底层百姓发声的一名将军也死于霍乱,成为小说中街头起义的导火索。

实际上,如果追溯塞纳河的源头,人们完全不会将其与恶臭、污秽这些词联系起来。

19世纪的塞纳河,图左为巴黎圣母院的哥特式塔尖。(图源:社交媒体)

塞纳河源起法国著名红酒产区勃艮第,流经同样以酒著称的香槟地区,最终经由诺曼底流入英吉利海峡。而塞纳河的治理,一度是后世许多城市治理河流的典范。

作为欧洲早期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巴黎居民的吃喝拉撒基本都要依赖塞纳河。早在18世纪中叶,巴黎就设有部门检测塞纳河的水位。19世纪初,巴黎已经有了完善的城市下水道,被雨果称为“城市的良心”。为了维持船只在塞纳河的航行水位,法国人还修建了水坝和蓄水池。

雨果小说《悲惨世界》的主角,就曾在巴黎下水道中逃生。(图源:悲惨世界电影剧照截图)

下水道修建完成后,因水源污染而频发的霍乱才逐渐在巴黎销声匿迹。但紧随其后的,是工业革命带来的工业废水,这也让塞纳河长期陷入更严重的水质问题。

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巴黎当局开始治理塞纳河污染,比如1900年巴黎奥运会前,政府就对塞纳河水开展了多轮清理工作。超过100年过去了,法国治理塞纳河的主要方式似乎没太大变化。

为了备战巴黎奥运,法国政府已经花费了超过14亿欧元的资金清理城市下水道,并修建了一个容积5万立方米、相当于20个奥运标准游泳池蓄水量的奥斯特里茨水库,用于储存和处理塞纳河的水。但最近的数据显示,塞纳河的水质还是没有达标。

除了塞纳河水质问题外,从奥运会前夕法国政府驱赶流浪汉,到奥运会开幕六天前地铁票价从2.15欧元提高到4欧元等,不少法国人都对马克龙政府颇有怨言。

民意调查机构益普索6月22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在即将到来的议会选举中,马克龙所在的中间派竞选联盟支持率则只有19.5%,而国民联盟和盟党的支持率为35.5%,左翼政党联盟新人民阵线的支持率为29.5%。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米哈游新品失手?绝区零上线15天iOS端收入才过亿,灵魂人物蔡浩宇去年卸任
印度人办婚礼,重在炫富:首富家斥资43亿,有钱人平均花费超百万
航司崩了!银行崩了!微软崩了!这家网络安全公司股价也崩了
上市餐饮老字号上半年业绩分化:全聚德净利微增,西安饮食仍亏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