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淘锂”众生相:贸易商囤货半价割肉,有浮选厂开工一周即停产

周立
2024-04-03 15:23:40
来源: 时代周报
周期波动更迭,有人精准逃顶,也有人雾中迷航。​

碳酸锂周期,人人都想掌握它,而它,却像一把握不住的沙。

三月中旬,在前往宜春矿山的途中,偶尔有零星的几辆大货车途径片片油菜花田和村庄,但鲜有满载;而在两年前,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满载“石头”的货车。

这种名为锂的白色石头曾经掀起“造富”热潮,村庄中有不少人投身到锂电行业,成为淘锂客、选矿厂厂长、锂矿贸易商……宜春的大街小巷流传着幸运儿们一夜暴富的故事,矿山周围的碳酸锂加工厂遍地开花。

然而在宜春环保整顿、碳酸锂价格暴跌的这一年多里,“暴富神话”不复存在。2023年5月,碳酸锂价格短暂回暖,“淘锂热”似有重燃之象;但伴随着碳酸锂价格的持续探底,不少人“锂”想破灭,黯淡离场。

周期波动更迭,有人精准逃顶,也有人雾中迷航。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从风口跌落,“白色矿工”消失

2022年锂价坐上“直升机”,碳酸锂现货价格一度在当年年底突破60万元/吨,宜春不少村民组队走向山中“淘锂”,畅想站上风口一夜暴富。

在挖矿致富这条路上,小到锄头、铁铲、编织带等简易工具,大到挖机、农用车等重型机械,都能为“白色矿工”所用,熬一个整夜,他们便能挖出打工半个月才能拥有的“财富”。

宜丰县是宜春市拥有丰富锂矿资源的下辖县,曾经从事碳酸锂贸易的蔡勇(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道,“锂价疯炒的时候,出外打工的人都回来挖石头了,去山里捡一晚上能赚一两千。我拿货一天要往返宜丰矿山好几趟,常常是刚回来又出发,一个月光油钱就6000块,开往矿山路上的卡车都堵车”。

碳酸锂成为“紧俏货”,镇上的加工厂、浮选厂也在疯狂招工,给出500元/日的高薪仍一工难求,蔡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的人都去‘偷’石头去了,哪怕请一个人去‘偷’石头,也要1000块钱一晚,所以他们都是白天睡觉、打麻将,晚上就去‘偷’石头。”

碳酸锂的这阵风,让宜春的锂电正负极材料厂和碳酸锂加工厂迎来高光时刻,也让手握数个矿权的江特电机(002176.SZ)扭亏为盈。“高安也有几家做电池材料的新能源厂都准备倒闭了,开始破产清算,谁知道一下子吹起这阵风,这几个厂前年就赚了两个多亿。”蔡勇感叹道。

但这阵风来得快,去得也快。2022年底,永兴材料(002756.SZ)被卷入水污染风波,宜春锂矿环保整顿的启幕。

2023年2月,“宜春发布”发文表示,将依法严厉打击在全市范围内非法偷采盗采、私挖滥采、无证开采等行为,依法严厉打击涉锂电新能源产业有组织犯罪等行为。3个月后,宜春市自然资源局印发《宜春市自然资源领域安全生产重大事故隐患专项排查整治2023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再次提到严格监管,重点排查无证勘察开采、停产整改期间擅自采矿、越界开采等行为。

据蔡勇描述,那时候宜春整顿非法采矿非常严格,“只要开面包车进出村子,就会有人拦车检查车内是否携带石头”;偷石头的村民也会被人举报,“该判的判,该罚的罚。”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江西省行政执法服务网发现,在2023年1月至5月期间,通过现场巡查和投诉举报,宜春奉新县、宜丰县存在非法开采含锂瓷土,甚至对外销售的行为,最终多位自然人和部分企业被当地自然资源局作出行政处罚。

江西省行政执法服务网显示,根据群众举报发现,曾某未办理采矿权登记手续,于2023年2月15日在山上非法开采含锂瓷石进行销售,最终曾某被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40%罚款共1303.4元;某矿企所属高岭土矿存在超越采矿许可证批准的矿区范围开采高岭土矿的行为,违法采矿数量共计19.3万吨,最后被罚没1323.82万元。

2023年伊始,碳酸锂价格开启跌势,伴随着碳酸锂价格暴跌和严格监管,宜春“炒锂热”降温。

到了今年3月中旬,宜春的“淘锂潮”已经降至冰点,聚集了许多小型矿企的宜春新坊镇花桥工业园空空荡荡,只剩下看守的员工。时代周报记者在宜丰县矿山附近看到,途径的车辆很少,卡车也只是偶尔经过,早已没有蔡勇描述的热闹场景,现场格外冷清。

押注锂价回暖,囤货遭血亏

严格监管是偷挖滥采、无证开采的“白色矿工”消失的原因,但对于贸易商、浮选厂老板等从业者来说,难以琢磨的碳酸锂价格成为收割他们的“镰刀”。

2023年春节前,碳酸锂贸易商陈亮(化名)觉得价格跌得差不多了,于是靠着2022年碳酸锂大涨赚到的2000多万元囤曾经的“硬通货”——品位2.0、2.5的锂云母。但碳酸锂价格并没有如其所预期地反弹,而是在当年春节后继续大跌,陈亮2000多万元的货大幅贬值。

彼时,碳酸锂现货的价格在2023年春节前跌到48万元/吨附近,但到当年4月底暴跌至18万元/吨附近,跌幅超6成。“(陈亮)打电话的时候也从原本的元气满满变得颓丧。”蔡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碳酸锂价格大跌的时候根本无人接盘,直至碳酸锂价格回暖陈亮才顺利割肉出手。

2023年5月,碳酸锂价格开始回暖,到月底涨破30万元/吨。彼时,又有人带着“锂”想来到宜春,希望通过囤锂渣、建厂线,喝上一口碳酸锂价格回暖的“热汤”。

温商林鸣(化名)正是这个时候来到宜春“淘锂”,投资3000多万元建设浮选厂,2023年7月开始正式生产,结果一个星期不到,锂价就开始跌了,林鸣的浮选厂从那时起便一直停工到现在。

蔡勇2023年在湖南郴州谈的矿,也因跌破成本线而选择不再加工。蔡勇算了一笔账,把矿石拉到厂里,运费和加工费分别在160元/吨、150元/吨左右,然而锂长石一吨只卖100多元,“哪怕矿石不要钱,做一吨(货)也要亏200多块钱,怎么做?”

2023年下半年,碳酸锂价格持续低迷,资金不宽裕的加工厂选择停产观望,而流动资金较为充足的则选择改线。

据蔡勇了解,有些厂实在没办法,开始转型做磷石浮选,“毕竟还得给招来的员工发工资。”

宜春高安是全国知名的陶瓷生产基地,早年因陶瓷行业“内卷”,再叠加碳酸锂大涨行情,当地众多陶瓷煅烧厂纷纷在2022年改建生产线“转锂”。到2022年年底,江西产区累计有超30家陶瓷企业计划切入锂电产业,涉及项目包括碳酸锂提炼、锂渣坯“二次提锂”等;仅高安、宜丰、萍乡三地,便有超20家陶瓷企业合计近50条陶瓷生产线技改成锂渣坯生产线。

然而,仅一年多,就有转产锂电的陶瓷生产线重新改回生产瓷砖。

2022年10月,江西家乐美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家乐美陶瓷”)投资5000万元将原有的4条陶瓷窑炉生产线改造升级为年产80万吨锂渣坯生产线。到了今年1月,江西省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显示,家乐美陶瓷拟投资8000万元再次对上述生产线进行技改,回归陶瓷釉面地砖生产线,计划于2025年12月竣工。

停产观望或改线生产的企业,尚还有“筹码”留在牌桌,但也有企业、贸易商在碳酸锂价格大跌之际被淘汰出局,选择出售产线、忍痛“割肉”。

2023年5月,碳酸锂贸易商黄伟(化名)认为20万元/吨的价格已经到了底部,囤了价值200万元的碳酸锂现货,按照黄伟的设想,随着当年7月碳酸锂期货上市,买的人也会变多,碳酸锂肯定会涨价。然而事与愿违,黄伟没把握住当年5月碳酸锂的涨势,随后碳酸锂价格一度跌至10万元/吨,最终黄伟还是因资金周转困难而选择半价贱卖。

无独有偶,2024年1月,宜春袁州区一建材公司的年处理20万吨锂矿生产线(机器设备)在阿里资产进行第二次拍卖,最终市场价200万元的设备以171.3万元成交。

锂价迎“小阳春”,“淘锂者”伺机再入局

经历了2023年下半年锂价一路狂跌后,宜春矿端也陷入“冬眠”。

今年3月中旬时代周报记者走访宜春时,矿端仅有四家开工。宜春一位资深锂电从业人员刘浩(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去年11月前后,当地矿山全年的开采量基本上已经开满了,在那之后矿山就相当于停工了。“后来碳酸锂的行情一般,再加上过年晚,一季度是常规淡季,开工也不挣钱,还不如再停会。”

今年2月底,锂价出现反弹迹象,截至4月2日企稳至11万元/吨附近。对碳酸锂这波价格反弹的原因,真锂研究创始人墨柯认为,系下游订单预期向好,行业周期性反弹所致,与宜春地区传闻因环保问题开工率下跌也有一定关系。不过,时代周报记者从多方了解到,3月底宜春矿企已逐步开工。

碳酸锂的这一波“小阳春”能持续吗?目前业内普遍的共识是,2024年碳酸锂将呈现供大于求的局面,但供应端增量预期仍存较大争议。

上海钢联新能源事业部高级研究员方李喆指出,2024年碳酸锂价格走势取决于行业内部博弈出清还是抱团取暖;五矿证券有限公司能源金属首席分析师张斯恺则预计,短期难以看到矿企破产出清现象。

“碳酸锂价格再在低位徘徊,好多厂都会倒闭。”蔡勇说道。虽然现在的蔡勇已经没有从事碳酸锂贸易,但是每天仍有不少人发消息给他,“有些是采购,还有些有货的老板,问我要不要货。2022年(锂辉石)7万元/吨,现在一吨就卖2000多块钱,还要求着人家买。”

“但说实话,锂这个东西,你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会涨起来。”在蔡勇看来,虽然碳酸锂价格在25万元/吨就能较好实现盈利,但只要到20万元/吨,就会有不少厂开工,“我也在观望价格变化伺机而入,这个东西不能等。”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一个华北小镇的梦想与现实:成也土地,危也土地
韩国游客挤爆张家界,这家湖南旅游上市公司却在亏损,与万达的合作也搁浅
伊以冲突对石油黄金影响多大?或致国际油价破百,金价飙涨到3000美元
“牛市旗手”券商股震荡下行!多家券商股价波动,2023年业绩喜忧参半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