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再次引爆AI应用淘金热,第一批利用AGI赚钱的人已经出现

谢斯临、实习生卢倩莹
2024-02-20 18:01:26
来源: 时代财经
”这既是一个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的时代,但也是一个难以做得更好的时代。”

图源:Sora生成的视频截图

2月16日,正值中国农历春节初五迎财神之日,远在大洋彼岸的OpenAI悄然上线了文生视频模型“Sora”。该模型可根据简单的文本描述,生成类似好莱坞电影般的逼真而又充满想象力的视频。其强大的能力表现不仅直接推动OpenAI估值大幅飙升至800亿美金。

春节后,A股市场也被Sora点燃。2月19日收盘,中文在线(300364.SZ)、易点天下(301171.SZ)、果麦文化(301052.SZ)、因赛集团(300781.SZ)、万兴科技(300624.SZ)、丝路视觉(300556.SZ)、海天瑞声(688787.SH)等多只Sora概念股20cm涨停,Sora概念指数(8841756.WI)涨幅超11%。2月20日,Sora概念股涨幅还在继续,截至收盘,Sora概念指数报1991.37点,涨3.15%。

Sora发布当日,360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周鸿祎在微博发文称:“Sora意味着AGI实现将从10年缩短到1年。”

从文字对话到生成图片再到生成视频,一年多以来以ChatGPT为代表的生成式AI也让越来越多人看到了AI应用的场景。在这背后,AI应用早已掀起淘金热潮。第一批利用AGI赚钱的人已经出现。

1月OpenAI上线GPTs(Generative Pre-trained Transformers)应用之时,就已经有一大批先行者开始尝试利用大模型能力开发应用,将其转变为生产力工具,并从中获取收益。简而言之,GPTs是由OpenAI发布的定制化模型生成工具,支持用户根据自己的需求,调用GPT大模型能力,生成自己专属的AI助手。目前,该功能仅对ChatGPT Plus用户和企业订阅者开放。

作为关注人工智能发展进程的年轻人,正在读IT相关专业的大二学生程子轩将Sora视为“新时代的先声”。“Sora揭示了GPT对现实世界合理性的认知,起码看起来它很像是理解了现实世界,并且能够帮助我们快速地生产一些‘言出法随’的可视化内容。它的出现,将带领AI应用向视频领域进发。”程子轩对时代财经表示。

程子轩还下场就创建了好几个GPTs应用,包括可以自动输出学习计划的“学科助手”、帮助全年龄段学生学习英语的“山姆英语教练”等。应用开发完成后,程子轩通过广告分发平台AdIntelli将广告链接植入,当用户和GPTs会话时,广告链接会时不时自动出现在对话框末尾。

“GPTs插入的广告每天可以点击3到5次,每次点击获得的收益不等,有时候是1美元,有时候是0.5美元,平均下来一次可能在0.7美元(约合人民币5元)左右。”程子轩在测试第一天就赚到了7美元(约合人民币50元)。

哪怕纯粹依靠开发者自己手动点击,程子轩推算每人每天可以点击200到300次左右,开发者单日收益最高有望达到210美元(约合人民币1500元)。

用GPT帮自己“打工”的人也不在少数。

自去年起,乐信科技公司设计部总经理徐凌云也开始将AI工具引入团队工作中,现在它已经成为团队中不可或缺的工具。“团队大部分的设计工作都使用文生图AI工具Midjourney生成,我们现在使用最高频的GPTs就是我们自己开发专门用来生成Midjourney提示词的小工具。”徐凌云告诉时代财经记者。

现在,徐凌云的设计部团队成员都开设了自己的GPT4账号,每人每月20美元,以至于所有人都开玩笑说自己是“付费上班”。徐凌云认为未来知识付费的时代将会到来,即使未来GPTs要付费使用,数美元的价格完全能够接受。

而对于当前大火的Sora,徐凌云目前持保守预期。“从目前已知材料来看,Sora的效果相比Pika、runway等竞品能力强劲不少。但由于目前Sora仍未开放试用,最终还是要等到实际使用后才能评价。”

市场普遍认为,GPTs有望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iPhone时刻”。为进一步降低GPTs的使用门槛,OpenAI同步上线了相应的AI应用商店GPT Store。

目前,GPT Store中已有多个类别排行榜,如官方创建、热门推荐,还有办公、设计、生活、教育、科研、编程等多种以用途区分的榜单,生产力工具在其中占据主要位置。大量用户蜂拥而至,据OpenAI方面透露,截至2024年1月11日,用户已经创建了超过300万个GPTs。

但在热潮之下,回归实处,一系列等待市场检验的问题仍摆在眼前:GPTs具体能为用户做什么?商业价值如何?生态如何建立?开发者和平台又能从中获取什么收益?

GPTs开发门槛过低?

时代财经体验发现,ChatGPT与GPTs的关系类似于一款应用与其衍生出来的“小程序”。其中最大的特点就是用户无需代码基础,只需要以对话形式提出自己的需求,几分钟之内就能开发出一个GPTs,在后续使用中不必重复提示词,就能获得符合预设规范的回答。

正是因此,任何一个普通人都能根据自己的想法,定制GPTs,帮助自己解决工作、生活、学习上的诸多问题,提升效率。

在自己开发的GPTs之外,程子轩也在经常在AI应用商店中体验其他开发者开发的GPTs。在调用大模型能力的同时,OpenAI也开放了第三方数据库、API的接口,专业的机构开发者因此可以打造出性能更为强劲的GPTs。

其中,程子轩最常用的AI应用是Consensus。这一由学术搜索引擎Consensus开发的学术研究型GPTs,内部集成了2亿多篇学术论文,可以帮助用户搜索特定领域的文献,并直接生成完整的文献综述。

平时应对学校论文时,程子轩会在写好文章后,让Consensus找到十篇相关论文,并将其中论点加入到原有文章中,如此就可以节省大量的文献阅读时间。他坦言,现在自己很多作业都靠AI来辅助完成,有的作业还取得了很高的分数。

徐凌云向时代财经介绍,过去一年中他们团队都在持续实践把AI与设计工作结合应用,“每两周我们都会一起研究整个市面上的 AI工具的迭代情况以及功能更新”。深度结合AI工具后,徐凌云认为团队的工作效率整体提升了接近50%。

徐凌云对目前GPTs使用体验的满意程度是80%,她表示自己每天基本上都会高频使用,“现在如果没有它,我都不知道怎么工作了”。

为加速AI应用生态建设,OpenAI表示将会在今年一季度内启动GPTs创建者收入计划,用户的互动程度将作为报酬标准的主要参考依据。这也激发起新一轮AI应用的“淘金热”。

但问题是,OpenAI宣布分成计划将率先对美国的GPTs开发者开放,具体的分成标准也预计要等到3月后才会公布。程子轩、徐凌云等国内GPTs开发者暂时还无法从OpenAI手中直接获取激励,目前获得收益的方式只有广告。

因此,GPTs对国内的开发者的吸引力平平。众多国内GPTs开发者、观察者一致向时代财经反馈表示,目前GPTs的推广是最大难题。在程子轩看来,GPTs过低的开发门槛,让创作者和用户的界限变得更加模糊,“这既是一个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的时代,但也是一个难以做得更好的时代。”

人工智能资深从业者、AI算法专家黄颂也认为,由于创建GPTs的门槛太低,且在GPT4智能化水平之上能提供的附加值不高,未来可能人人都可以根据需要创建出若干个独属于自己的GPTs,其商业价值可能有限。“只有那些能够创造出独特价值的GPTs,才能被用户看见。”

那么,对于较为专业的垂直领域的企业而言,这是否是新机会?

中信建投证券研报分析指出,GPT Store为AI应用开发者提供了新的触达用户渠道和商业化路径。拥有优质专业数据的公司,在未来有望基于ChatGPT的应用生态,叠加GPTs低门槛的无代码开发机制,自行开发强性能的GPTs,来服务广大用户,开拓变现方式。

国产大模型探索商业化

随着GPTs的出现,蜂拥而上的不只是AI应用的开发者,还有国产大模型厂商。

如果说OpenAI通过GPT Store构建出一个类似手机应用商店的生态,那么OpenAI就有望成为AI时代的“苹果”。届时大家提到应用程序时用的词将不再是“App”,而是“GPT”。

极具想象力的前景,让类GPTs产品迅速成为当前大模型厂商布局的热门赛道。国内互联网大厂中,字节跳动、百度均推出了GPTs平台、智谱AI发布了GLMs,而科大讯飞(002230.SZ)也有自己的星火助手。

2月初,字节跳动旗下AI聊天机器人构建平台“Coze”正式上线。在这一平台上,任何用户都可以快速、低门槛地搭建自己的聊天机器人,且平台支持用户将其一键发布到飞书、微信公众号、豆包等渠道。平台还提供了相对应的AI应用商店和插件,用户可以直接调用其他开发者发布的AI应用。Coze的使用体验,与OpenAI的GPTs高度相似。

Coze官网截图

最早发布国产大模型产品的互联网大厂百度,则在去年12月宣布将百度灵境矩阵升级为智能体平台,基于文心大模型4.0的能力,帮助开发者通过自然语言交互的方式开发专属智能体。同时,灵境矩阵还能依托百度全域场景,为开发者提供相应的流量分发路径和商业机会。

百度方面向时代财经透露,灵境矩阵已有超过3万开发者申请入驻,2000多个智能体上线。

紧接着,1月6日,知名AI创业公司智谱AI也宣布推出GLMs个性化智能体定制能力,用户只要登录智谱清言官方网站,用简单的提示词指令就能创建属于自己的GLM智能体,并同步上线GLM Store,帮助开发者分享自己创建的各种智能体。

同月,科大讯飞上线“讯飞星火小助手”功能,帮助没有技术基础的个人用户成为大模型生态的建设者。科大讯飞方面向时代财经透露,讯飞人工智能开放平台上已经聚集了超过2.7万助手开发者团队,2023年全年生成超过5万助手应用。

再加上2月初发布Coze的字节跳动,以及上线测试AI Agent开发平台天工SkyAgents的昆仑万维,国内已有多家大厂争相发布类GPTs产品。只是从目前情况来看,与GPTs掀起的AI应用开发热潮相比,国产大模型平台在AI应用的数量、质量上仍有明显差距。

黄颂向时代财经解释称,在GPTs推出之前,用户必须通过提示词工程或者多轮对话来补充上下文,以引导ChatGPT完成特定的需求。如果同样的场景反复出现,用户需要将这个过程重复多遍,效率低下且门槛极高。

“GPTs的推出,正是为了解决这个麻烦。它在ChatGPT基础版本之上,做了一层浅浅的封装。除了根据使用场景确定下来的prompt(提示词)和Knowlege Base(知识库)之外,还定义了基座模型能够调动的扩展能力。”黄颂表示。

黄颂以百度举例表示,围绕文心一言已经诞生了不少类似GPTs的“原生应用”,只是此类的定制化都太粗浅,体验也很粗糙,很难称之为“产品”。另一个问题是,国内的类似应用娱乐化太重,需要各个公司加大投入,在一些严肃应用的场合做出一些更优秀的产品。

为加速生态建设,大模型厂商也已经开始做出不同尝试。

据智谱AI方面向时代财经透露,目前公司已经推出智能体创作者激励计划,从技术、产品、安全、算力和投资等角度,全面赋能大模型应用开发者。主要支持包括最高50万元Tokens的支持额度、流量扶持以及商业化的合作探索。

而百度则有可能冲向另一条路径。据财经杂志报道,有灵境矩阵内部人士透露,百度平台暂时只提供分发渠道,有关创建者如何获利的商业闭环模式大约在今年春节后上线,目前可确认的是会打通支付模式,支持用户付费使用AI Agent。

无论如何,在GPTs出现之后,拉动更多人来做大大模型的市场蛋糕,已经成为行业共识,而Sora的出现,无疑又给AI应用的前景添了一把火。正如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反复强调的那样,没有构建于基础模型之上的、丰富的AI原生应用生态,大模型就一文不值。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新CEO上任一个月,盒马“推翻”盒马:折扣化调整,重启会员制
一个华北小镇的梦想与现实:成也土地,危也土地
去年大赚36亿!千亿消金公司换帅,招联消金迎“联通系”董事长
营收占比超九成,玉龙股份一季度靠黄金赚了1个亿,业绩增速下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