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春节礼品大战:46.3%选择坚果礼盒,南方喜柑橘,北方爱露露

刘子琪
2024-02-12 11:02:21
来源: 时代财经
今年过节不收礼,要收就收……

“每年春节除了抢票,对我来说还有一个难题,那就是给家人送礼。”在北京工作两年的韩明对时代财经表示,“以往我会买些北京特产,比如烤鸭、稻香村之类,但反响并不是很好,今年我想送点儿不一样的。”

韩明,90后,互联网从业者,老家在江西。工作第一年,他买了北京的特产,每家亲戚送一盒。“工作第一年还没啥钱,所以挑了当地特色又不太贵的东西送人。”韩明说。

然而,大城市的特产在老家并不十分“吃香”。据韩明所说,从家人口中偶然得知,他买回去的糕点没人愿意吃,最后大多放过期了。

今年韩明早有准备,根据每个家人的特性,为他们置办“专属”礼物:奶奶腿总是疼,就为她准备了腿部按摩仪;老爸喜爱喝茶,于是购买了一套茶具;姑姑最爱美,为她选择了一套化妆品。

无论是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还是保温杯里泡枸杞的中年人,春节送什么礼都是一张不得不交的答卷。面对这场情商和财力的双重大考,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独特的关键词。

来源:图虫

为送心意“一掷千金”

往年临近春节,45岁的高欣都会在同村邻居那里买上半扇猪,既解决了自己的年货,也解决了送礼问题。

“年前趁着大家都还没买年货,买点本地猪肉送过去,又好吃又实用。”高欣说,“但也有弊端,送多了人家吃不完,送少了又拿不出手。”

这两年,高欣改变了策略,送普通的烟酒糖茶。“照比过去,现在的超市里有很多新春礼盒,不仅仅是饮料啤酒,想买啥都有,很方便。”高欣说。

25岁的小林对此也深有体会。在她小时候,亲朋好友串门时常带的礼物或是一箱牛奶,或是一箱饮料,有的也会送一箱沙糖桔。“选择有限,导致有时收的礼物会重复,家里摆了好几箱可乐。”小林回忆道:“解决方案就是把多出来的再送给别人家。”

相比过去,现在送礼的选择多了起来。艾媒咨询调查显示,2024年中国新春礼盒消费者的购物选择TOP3分别为坚果礼盒(46.30%)、茶叶礼盒(36.40%)与白酒礼盒(34.45%)。此外,还有奶制品、糖果、水果、糕点。

来源:艾媒咨询

比起华而不实的包装,消费者在购买礼盒时更关注产品品质。根据京东超市发布《年货中国系列报告——30万精华帖里的年货选购数据指南报告》,在用户选择的年货特点上,好吃和健康成为关注重点,占比高达82%。

对于00后来说,他们在春节期间会更偏好一些与时俱进的礼品,比如时尚服饰、电子产品、游戏礼包以及一些流行的文创产品。阿里妈妈数据显示,游戏服务、电脑硬件、电玩配件等产品进入00后的年货清单,这两年愈发火热的手办模玩、娃圈三坑、卡游桌游等也呈明显上升趋势。

送礼品类改变的同时,送礼主力人群也在更迭。阿里数据显示,在2024年年货节的购物大潮中,90后已经成为核心购买力量,成交人数占比达到42%,在消费能力和购买决策的成熟度上均居于顶端。

作为职场和家庭的中坚力量,80后、 85后、90后新年送礼支出占到月收入的40%以上,为送心意“一掷千金”,送礼花费超出其他代际人群。另外,相比都市人(新年礼支出占月收入的35%),小镇居民新年送礼的支出占比更高(新年礼支出占月收入的38%)。

总体来看,送礼常态化使礼品经济市场规模逐年攀升,在2022年超过1.2万亿元,预计2024年将近1.4万亿元。

南方送柑橘,北方送露露

送礼不仅有年龄差异,地域之间差异也很大。

来自广州的李星告诉时代财经,她们家里一般是带四个柑橘、四个苹果,再加一些其他东西。“有人送烟酒茶,有人送礼盒,但柑橘或者苹果基本都会送。”李星强调,这些水果寓意着大吉大利、平平安安,去别人家做客也会让我们带几个柑橘回去,图个好意头。

此外,时代财经注意到,在北方新年市场受到消费者热捧的露露杏仁露,在南方市场一直受挫。和福建、广东、上海等地的消费者提及露露,他们大多表示“没喝过”“不熟悉”。

李星对此向时代财经表示:“我们家不送这个,也没人给我们送。一般家族聚餐会有人买一箱露露喝,但不送这种饮料。”

另据艾媒咨询调查,在鱼类制作菜领域,广东凭借渔业基础及产业发展优势脱颖而出。随着“年鱼经济”的发展及年鱼品牌的打造,过年送“年鱼”或将成为新的节庆习俗。

值得一提的是,新年期间,在一些偏远城市或者农村山寨产品曾大肆横行,以假乱真的“尹利”“康帅傅”“蒙午”“特仑特”“六果核桃”等商标屡屡出现。不过,在城市里买到假货的概率不高,尤其是在超市里,几乎看不到山寨产品。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全球“药王”争霸赛升级:司美格鲁肽单挑K药,替尔泊肽步步紧逼
节后资金争夺潮涌,“高息揽储”或难持续
从县委书记到"张狂"公益人,陈行甲:我想做一场社会实验,推动解决因病致贫
两日近9000名韩国医生辞职:平均年薪近20万美元,他们还在抱怨待遇不好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