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孩的春节消费账:有人提前一个月准备送礼,有人不回家过年立省一万

王莹岭
2024-02-11 14:00:04
来源: 时代周报
回家一趟,至少一万。

趁着春节假期,在外工作的人们陆续返乡,是一年中难得的团圆时刻。

不过,不少人是又惊又喜。喜的是阖家欢乐,惊的是走了一圈亲戚,仔细一算,红包至少1万。

在各大社交平台上,算不明白“春节账”的人们开始倾诉苦恼:有的人新婚燕尔,负担双倍的人情开销,提前一个月准备送礼清单;有的人的工作生活一团糟,但为了维持体面,硬着头皮准备红包。

今年,有的人选择不回家,比起向亲人证明,不如把更好的留给自己。

回家过年花销有何变化?过年有何“甜蜜的负担”?过年送出的红包、礼物意味着什么?这个春节假期,时代周报和三位女孩对话,聊聊她们的过年开销。

图源:图虫创意

姜黎:今年回老家,就带几件衣服

往年回家,我会给80岁的父亲带几条好烟、两瓶好酒、几罐好茶,还会带点广东特产,把箱子塞得满满当当,但今年,和我一起回家的只有几件自己的换洗衣服。

我今年38岁,在广东工作,家在山东农村。每到过年,回家就像我的“钱包收割机”:光来回机票就要花掉3500左右——本打算坐高铁能省点钱,但看到暴雪天气导致许多高铁大面积晚点,还是不得不换成了飞机。

图源:图虫创意

回家过年,红包是花销的大头。光发红包,就要花掉五六千。给父母一人一千,还有姐姐弟弟的5个孩子,上小学的、用钱地方不多的孩子就发300,上大学的孩子给800。我没有结婚生子,这些红包是“收不回来”的。

还有一些零散的花销,是串门走亲戚的礼品。不管去谁家串门,总要买点水果、酒水、坚果,花掉1000元,给关系好的同学还要再带点广东特产,和精致一点的礼品,这又花掉1000元。

总体算下来,今年回家大约开销15000元左右,快赶上我一个月工资了。

对于今年过年回家在金钱上的压力,我的感知格外明显。

2023年,我的妈妈患病,从老家到广州来看病,加上住院、做手术、请营养师、来回机票,前前后后各项开支,即使已经报销了一部分,我还是花掉了10万元。

本来想着年终奖能帮补一下。没想到,年终奖“悄无声息”地停了。综合起来,今年过年确实会比往年拮据。

碍于手头紧,我本想不回家过年,但又觉得父母年纪大了,希望能多陪陪父母。

所以,今年过年我尽可能地追求“性价比”,以前每年会给姐姐弟弟的孩子们买很多零食、会给爸爸带一些烟酒茶。这些开销我都省下来了,在挑选年货时,也尽量买一些实惠的,比以前对价格敏感多了。

其实,过年回家送礼、发红包,不是为了面子,也不是为了炫耀我在外地“过得好”,只是纯粹地想让过年更有仪式感,让年味更浓,让让老人孩子们都开心。

要说过年有什么烦恼,可能就是钱太少了。

江静:不如一个人,留在杭州出租屋

今年春节,我一个人留在杭州的出租屋,也不回家过年了。

大年三十的那一天,还是工作日,我像往常一样正常上下班。晚上,像平时的休息日一样,看看电视、看看春晚、和父母视频,再买点好吃的犒劳自己,这就是今年一个人的除夕夜,普通又特别。

我今年27岁,在杭州工作,家在四川南充。今年是我工作后过的第5个年,也是除了2022年,我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在外过年。

选择不回家,最主要的原因是过年花销太大,回去几天,就花掉一万左右,年终奖拿到手还没捂热就没了,如果我自己留着花,能做很多想做的事。去年,我和男朋友一起用攒下来的60万在杭州郊区付了首付买了个小房子。现在,每个月还要一起还7000元的房贷。

更重要的是,家乡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家乡了。我从小被爷爷奶奶带大,现在他们不在了。和父母的话题不多,和老家的朋友也很少联系。

上周到成都出差时,见过爸爸,和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后,他同意了。

我算过一笔账:回家过年,交通费就要3000多块,杭州、四川来回机票2800元,转高铁来回240元;过年前两天给家里置办年货大概要花2000多。

开销大头还是孝敬老人和包红包,给父母外婆一共3000块,亲戚小孩包红包一共2000块,高中的弟弟妹妹我会给500块,上小学的我给300块;和朋友要花掉1000多块。最后才是自己,买个新年“战袍”,烫个新发型,一套下来也要1000多。

1万多块钱,不知不觉就花光了,“衣锦还乡”只是表面,只有自己知道其中心酸。

“红包越大,面子越大”,一些亲戚的攀比心理也让我觉得窒息。

家里有许多跟我同龄的兄弟姐妹,在广东、成都、杭州工作。每到过年,家乡就会变成“名利场”,亲戚们会就自动开始给我们“排名”,从给的红包大小,到打听我们每个月赚了多少。三句离不开钱,四句走不出结婚,接下来就是“要懂事”“你看看别人”。

今年3月,我报考了化妆师证和互联网营销师证,有两场考试,刚好8天的假期可以让我好好学习、提升自己,逼自己自律。

回家过年,既提供不了情绪价值,更没有经济收益。比起这些,一个人在外过年只是少了一顿热闹的饭,我觉得自由、自在,并不觉得凄凉。

之之:提前一个月准备,至少2.2万

今年我29岁,这是我结婚后过的第一个年,“小孩子最期待过年,大人觉得又费钱又麻烦”,在身份的转变后,我终于理解了这句话。

我在广东深圳工作,家在惠州。在广东,红包是结婚之后才需要发,结婚之前,无论是多大年纪、工作多少年,都一律还是可以收红包的“孩子”。今年,轮到自己发红包了,一算才知道过年有这么多花销。

我和对象家的孩子都多,给小辈的红包我预留了30个,每人100,总共3000元。在广东,图好意头,还预留了一些给保安、服务员的小“利是”,预留了600元。

大头是孝敬长辈的红包,双方父母一人两千,共8000元,老人一人一千,共4000元,总共一万两千元。

其他的就是给双方亲戚的百年礼,准备了一些苹果、车厘子、巧克力、酒水、中老年奶粉花了5000多。

零零总总加起来,这个年要花去两万两千元。即使再努力地控制数目,尽量追求“性价比”,但数额算出来还是有点惊讶的。

之之的过年花销计划,受访者供图

拜年是让我比较头疼的事。以前跟着父母去给长辈拜年,我只需要帮忙提提东西,但这次,从拜访的长辈名单,到送什么礼品,到拜访长辈的顺序,提前和长辈约时间,都要我和对象自己来安排。

为了不出岔子,我们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在社交平台上查找过年送礼攻略,甚至还亲自发帖询问过年应该给父母多少红包。礼物买贵了,怕花销太大,买便宜了,又怕送的礼品拿不出手。

此外,我们也生怕漏掉了应该拜访的长辈,也怕没有把顺序安排好,让一些长辈觉得“不被重视”。但事实上,长辈不会太在意被拜访的先后顺序,或许是我们自己第一次拜年,神经太紧绷了。

和从外地回家过年年轻人比起来,我们的压力可能会小一些,我们和家里人的关系也比较好,很少攀比礼物谁送得多、谁送得少,也不是为了在亲人面前维持“体面”。

但是,今年我还是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一是不适应自己的角色,二是想给对方亲戚留下好印象,三是想让我的父母、亲戚觉得我过得好,不要为我担心。

2023年年底,我被裁员了,原本月薪近两万的工作,换来了一笔六七万元的赔偿金,我安慰自己,这是我自己的“年终奖”。整个十二月、一月,我都在找工作,但屡屡碰壁。现在,我决定2024年要自己创业,和朋友一起做品牌营销的业务。

虽然父母嘴上没说,但我看得出他们对我的担心。不管是结婚,还是失业,在他们眼里,我还是那个需要照顾的孩子。“回南天来了,一定要关好窗哦!”仅仅是这样的小事,他们也会专门打几次视频来叮嘱我。

今年过年,我想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们,我们其实过得挺好的,我们也长大了,可以撑起一个自己的小家庭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节后资金争夺潮涌,“高息揽储”或难持续
从县委书记到"张狂"公益人,陈行甲:我想做一场社会实验,推动解决因病致贫
两日近9000名韩国医生辞职:平均年薪近20万美元,他们还在抱怨待遇不好
网约车,卷到县城:“以前一天挣300块,现在有100块就不错”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