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子界的顶流,藏在年轻人的“第二人生”里

阿槑
2023-11-30 21:40:03
来源: 时代财经
全网寻找的“蛋搭子”背后,藏着怎样一群炙热的年轻人?

成天嚷嚷着拒绝社交、不碰恋爱的年轻人,正在逐渐细化自己的搭子分组。

今年年初,“×搭子”作为一种社交趋势迅速在年轻群体中站稳了脚跟。如果说之前的搭子还是以较为完整的领域来分类,比如“工作搭子”“考研搭子”“吃饭搭子”,那经过了小半年的发展,年轻人的“搭圈”似乎像思维导图一样,出现了更加细分、垂类的选项。

豆瓣网友“易菁菁”分享,她的“搭圈”已经成长得较为成熟,仅仅是在工作方面,就分为PPT搭、文案搭,在工作的休闲时间里甚至还分出了咖啡搭、厕所搭、音乐搭……

跳过冗余试探的寒暄,避免边界感不明的冒犯,减少人际交往的成本,直切双方感兴趣的正题,这是“搭子”式社交的灵魂,更是这届年轻人对于兴趣爱好、精准陪伴的需求。

你是什么“搭子”?(图/《重启人生》)

“寻找大学蛋搭子。”“寻找情绪稳定蛋搭子。”“今天和蛋搭子奔现啦!”……最近,社交媒体上“蛋搭子”的出现频率颇高,在某社交平台上搜索“蛋搭子”,可以得到53万多条笔记。

全网寻找的“蛋搭子”背后,又藏着怎样一群炙热的年轻人呢?

全网寻找的“蛋搭子”背后,藏着怎样一群炙热的年轻人?(图/《蛋仔派对)

总要有个能跟你一起“上头”的人

或许是如今的网络语言太过瞬息万变,“派对”一词的出现竟让人感觉有些“vintage”。这让人联想到远古时代人们聚集在一起观看有表演性质的宗教仪式,围在篝火前大快朵颐、跳舞唱歌;也让人想到西式奢华派对风靡时,“盖茨比”式派对被精英人群追逐。

而现在,派对已然走向大众,走向多元,走向梦幻。比如,在一个生机盎然的蛋仔岛上,生活着无数可爱的“蛋仔居民”,他们开派对、在巨型摩天轮上俯瞰美景、乘坐喷射小飞机遨游,还踢足球、坐摇摇车、玩弹力蹦床……

在“蛋仔岛”上坐摩天轮,是怎样一种体验?

这样的欢乐光景,出现在游戏《蛋仔派对》中。玩家进入游戏,化身蛋仔,所谓的“蛋搭子”,则是玩家在游戏中的固定搭档。在这样一个自由而梦幻的巨型游乐场之中,与“蛋搭子”相约享受游戏,无疑是在为年轻人热爱的沉浸式欢乐加码。

从完全陌生的两个人到成为共同旅行、无话不谈的好友,玩家瑜火重生和星不晓就是从“蛋搭子”开始的。

玩家瑜火重生和星不晓

“我们俩可以说是‘臭味相投’。”星不晓是一名游戏主播,他的视频作品是从搞笑类游戏解说开始火起来的。比如,在打《蛋仔派对》的巅峰赛时利用游戏机制整蛊敌人,融合有梗的配音,总能收获到一批观众的喜爱。而瑜火重生则是正对他“胃口”的整蛊地图创作者。

《蛋仔派对》拥有“蛋仔工坊”系统,即地图编辑器,玩家可以通过设计装饰、地形、机关、物体和功能来自行创作地图。在一次次玩过别人设计的地图后,瑜火重生也开始将自己的兴趣点投射到创作地图中。

“他做的地图很厉害。”说起与瑜火重生的相识,星不晓回忆到,有一次自己玩到一个地图,感觉体验感很棒,就默默地记下了这张地图背后的设计者。“后来我去社交平台上搜索他,遇到他在直播,我就送上礼物,告诉他我很喜欢他的地图。”

发现彼此都属于游戏界的“老六”后,两人便开始一起玩游戏。“瑜火重生做的《糖中有毒》和《探秘番茄谷》,是我当时最喜欢的地图。”星不晓说。

《探秘番茄谷》

《糖中有毒》

“整蛊地图主要的难点在于关卡上面的创新,让别人在意想不到时被整蛊,这让我很有成就感。”瑜火重生表示,自己对这张地图也比较满意。

虽然是通过游戏相识,但从聊天中可以发现,年龄相仿的两人在思想观念上也颇为相近。终于,简单的“蛋搭子”关系满足不了两人了。

“他是我第一个选择在线下见面的网友。”星不晓表示,虽然做游戏主播已有一段时间,平常也会与不少玩家、粉丝互动聊天,但从没有想要在现实中认识的想法。但是当瑜火重生提出一起去成都旅行时,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从游戏里的“叠高高”,变成现实中的轧马路后,两人发现彼此不仅能玩在一起,还能吃在一起——成都的红油辣锅竟成了两人聊天时最好的配备。

“感受到了很单纯、很舒服的快乐”。在采访中,两人都提到了这样的感受。

在游戏中,玩家能够感受到很单纯、很舒服的快乐

不少人认为,友情的建立过分依赖现实空间。就像随着小学的结束,儿时无话不谈的玩伴逐渐没了音信;随着大学的结束,最后一段纯洁的友谊似乎也能看到终点。

然而,搭子的出现让人发现,我们的精神世界也需要共鸣。陌生人也可以通过一个契机,成为相互照亮的朋友。

在蛋仔岛,总有与你产生精神共鸣的朋友

最高端的玩家,往往以“缔造者”的身份出现

“蛋搭子”背后体现了玩家的兴趣交集网络,他们对新事物怀着一种热烈的期待,渴望被看见,又格外注重相同的兴趣和语言,“圈地自萌”成为他们的共同选择。

而在《蛋仔派对》的世界里,游戏内置功能强大的地图编辑器“蛋仔工坊”,为创作者们尽情表达自我提供了无限的设计可能。

学习动画专业的玩家萝卜章鱼烧也喜欢通过“蛋仔工坊”进行游戏地图创作。“我平常做动画时会写一些小故事,后来觉得这些故事也可以创作成蛋仔中的地图。”萝卜章鱼烧表示,自己喜欢设计剧情类地图,让游戏中的玩家与NPC深度交互,共同推进故事发展。

萝卜章鱼烧设计的地图《奔向绚烂那方》

“刚开始时,完成一张地图需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被问及设计一张地图的具体操作流程时,萝卜章鱼烧表示,创作的过程并不是完全丝滑顺畅的。

从在脑海中构思故事,到实际新建地图时结合自己所想的故事勾勒场景,再到绘制草图、设置关卡、写台词……“需要抓住瞬间的灵感,也需要在操作中反复琢磨。”萝卜章鱼烧说道。

“我喜欢把对于文学、艺术以及生活的思考融入创作当中。”萝卜章鱼烧最近正在创作的地图,灵感来源就是美国诗人肯尼斯对于人类和世界的反思——“我们既是发展的受害者/又是始作俑者/我们始终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伟大/实际上本质却是非常渺小……”

在地图中融入对世界的思考

通过视听元素和玩法建构,把这首诗的内涵融入到地图中,让玩家在一步步的参与和探索中与自己要表达的内容产生共鸣。对于创作者来说,与玩家和粉丝建立深度连接后带来的成就感是无法言喻的。

作为专业级选手,萝卜章鱼烧依旧认为在“蛋仔”中创作地图并不需要一个建模出身。“蛋仔工坊前期提供的主题组件、地图场景等便捷创作模板,几乎没有构成任何门槛,而后期诸如花朵生成、建筑生成、像素文字生成、视频生成动作等AI功能的引入,则可以降低用户的重复劳作,让创意成为地图创作的核心。”

玩家在参与和探索中与创作者要表达的内容产生共鸣

唯一比较具有挑战性的,就是工坊高频的更新。“工坊每周更新,更新后需要花比较长的时间去摸索新内容和新功能。”尽管如此,萝卜章鱼烧还是认为,创作工具的不断优化和完善,对用户来说意味着更广阔的创作空间。

据了解,截至2023年8月,《蛋仔派对》中由玩家自己创作的地图数量超过了1亿张。这意味着创作者的脑洞都能在游戏中得以呈现,更意味着玩家们可能永远不会穷尽游戏里的玩法和内容。

一个“虚拟世界”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玩家森岛飒太也是一名地图创作者。有一天,他在翻看自己的地图留言时看到一个非常特别的夸赞:这张图给了我最后活下去的动力,谢谢作者。

在代表着轻松、欢乐的游戏里看到这样一句话,不免让人心里一沉,转念又觉得庆幸。对于森岛飒太来说,用细腻的情感去救赎每个玩家的不如意,就是他正在做的事情。

森岛飒太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他设计的地图,乍然觉得漫不经心,底色却十分温暖。“常常有玩家留言说,玩着玩着就被戳到了泪点。”森岛飒太对此并不奇怪,因为他做地图的初衷,就是要触及人们藏在心底深处的情感。

一个游戏,怎么能让人玩进心里?森岛飒太的答案或许是:靠近现实。

虽然是在游戏中创作地图,但森岛飒太并没有选择一些天马行空、光怪陆离的内容,反而是还原被我们忽略的现实原本的样子。

“蛋仔”中的地图大多很梦幻,但森岛飒太却格外喜欢做城市建筑,他甚至细致地给每一条街道起名字。“我觉得城市很美。”森岛飒太说,或许是因为自己不曾有机会去一些繁荣热闹的大城市,所以在地图中建起冲上云霄的高楼,为它挂满闪烁霓虹灯,也是一种圆梦。

森岛飒太在地图中建起了冲上云霄的高楼

在地图《故乡的山上有朵紫丁香》中,游戏的开头是这样介绍的:五年前,你因为受不了父母的唠叨一个人来到大城市打拼,你在城里租了一间公寓。这天,你像往常一样醒来,刷手机时看到热搜第一是一朵神奇的花,然后你发现这朵花的地点就在你的老家……

后来,一位玩了这张地图的玩家告诉森岛飒太:可惜现实里没有出现那朵神奇的花,我离开家乡时不知道原来我以后再也见不到父母了……

地图《故乡的山上有朵紫丁香》

“之前有一位玩家的评论触动到了我。”森岛飒太说,在地图《敬我向往的自由》中有个岔路,这位网友做出了“过度理解”:不管你的人生选择了哪条路,最终都会通向光明。

森岛飒太在设计这一环节时或许并没有这样的想法,但这位玩家却在玩的过程中获得了自己的感悟,或者为自己找到了光明。“这让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森岛飒太说。

地图《敬我向往的自由》

游戏被称为“第九艺术”,它能造梦,也能让这个梦照进现实。

这或许是这1亿多张地图背后共同的意义:在自己创作的“第二人生”里,能给每个人的快乐一个自由地,也能给每个人的脆弱一个避难所。

来源:新周刊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全球“药王”争霸赛升级:司美格鲁肽单挑K药,替尔泊肽步步紧逼
从县委书记到"张狂"公益人,陈行甲:我想做一场社会实验,推动解决因病致贫
两日近9000名韩国医生辞职:平均年薪近20万美元,他们还在抱怨待遇不好
网约车,卷到县城:“以前一天挣300块,现在有100块就不错”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