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月入3000,亏50万割肉南京二手房:钱到手就拿去还另一套房贷

钟蔡
2023-11-25 07:10:05
来源: 时代财经
刚需客观望情绪浓厚,二手房业主只能以价换量,议价空间持续扩大。

挂牌5个月、降价近30万后,林玲(化名)终于卖掉了自己位于南京远郊的一套二手房。

"房子是2019年买来自住的,当时卖掉了一套比较旧的老房子,然后买的这套房子。没想到买在了价格高峰。"林玲的这套房子位于南京高淳区,离市区100多公里,入手时每平方米价格大约在10900元,而如今只能以8000元多一点出手。

林玲的经历是近两年南京楼市的一个缩影。2023年,南京楼市在2、3月份短暂回暖,随后又延续2022年整体低迷的表现。

南京网上房地产数据显示,截止11月17日,南京(含高淳溧水)共成交住宅类商品房4.58万套,去年全年为6.4万套;若按目前的成交趋势,2023年南京新房成交套数或将创下2011年以来的新低。

与此同时,全市二手房成交88881套,超过2022年全年,但成交均价下跌。克而瑞南京数据显示,10月南京二手房成交均价为27559元/平方米,而过去三年二手房的成交均价都在30000元/平方米以上。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亦显示,2023年5月-10月,南京新房价格已连续六个月环比下跌。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为推动楼市复苏,继去年限购、限贷、限售、限价持续优化后,今年9月,南京推出了全面取消限购、集体土地房票安置、购置新建商品房补贴、最低首付两成、"卖旧换新"等一系列楼市利好政策。

"政策力度很大,但楼市并没有明显回暖,核心区域的新盘都要找渠道分销。"一位TOP10房企南京区域的营销人员指出,除了受大环境影响,目前南京的库存量大也是楼市低迷的主要原因之一。据克而瑞南京统计,截至2023年10月,南京楼市库存达799万平方米,去化周期为18.8个月,库存量环比下降,去化周期拉长。另外,截至11月,南京可售二手房已超过18万套。

刚需客观望情绪浓厚,二手房业主只能以价换量,议价空间持续扩大。

亏本卖房,我没敢跟父母说

"卖房之前有房贷压力,但卖掉之后,心情也差到了极点。"

年近35岁的林玲在南京某房地产公司从事财务工作。当下,整个房地产行业低迷,看着同事陆续离职或被裁,暂时保住工作的她也难言轻松。疫情前的2019年,林玲卖掉了一套老房子买入了高淳区这套总价129万元、面积118平方米的新房。同时,她和老公还在南京市区供着一套房。

林玲透露,两套房每个月的房贷合计8000多元,但自己一个月工资才3000多元,还随时面临失业风险。担心失业后房贷压力太大,加上老公在市区小房子住,自己带着孩子住在100多公里外的郊区,相当于两地分居,不利于孩子的教育。今年3月,林玲决定卖掉高淳区的这套房子。

最初,她将房子的挂牌价定在126万元,较买入总价低3万元,但在金三银四的两个月里,中介也没有接到一个看房电话。5月,林玲将挂牌价下调到115万元,尽管这次吸引了零星几个看房客,但没有人愿意进一步谈价。

8月初,挂牌价被再次调低至105万元,这个价格吸引了更多看房人,但由于还价很多,最终以98.5万元成交,较三年前的买入价跌了30万元。据林玲计算,加上税费、装修、利息,总体算下来亏了50万元。时代财经查询南京链家网的挂牌信息,目前高淳区二手房的挂牌均价也集中在6000元-8000元/平方米,单价过万的二手房源并不算多。

9月27日,林玲收到了卖房的首付款,10月26日拿到尾款。房子成功出售,首付款和尾款也顺利入账,林玲心里却产生了巨大的落差。

在卖房之前,她的想法是"反正房价也涨不回来,继续还贷还要亏利息,不如早点解套"。但看着自己付出几年心血的房子以这样的价格"贱卖",林玲一度产生放弃卖房转出租的念头,但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感性。"这套房子我住了两年多,真的很舍不得,当时买来是自住的,所以在装修上也花了很多心思。中介约我谈贷款事宜的时候,我很想跟他说,房子不卖了。"

事实上,在当下南京的二手房市场,无论是郊区,还是市区,降价出售的情况都普遍存在。有南京业内人士告诉时代财经,一位本地业主也在今年降价近百万出售了一套市区的老房子,"去年的价格能卖到270多万,今年正常的市场价是220万左右,但业主可能着急用钱,最终185万就出掉了。所以在高淳亏几十万也算是正常。"

整个卖房的过程中,林玲也充满纠结,卖房这件事,她也一直没有告知父母,"亏了这么多,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父母说。"她也只能在社交媒体上寻找和自己有类似卖房经历的人,彼此分享感受。

"我在小红书上看到一个宁波的姐妹卖房亏了100万,过完户后心情特别差,但收到房款后突然感觉没有房贷压力,心情也就变好了。"林玲透露,这位宁波的卖家从事的是电商行业,也因为担心失业,所以选择了卖房。

拿到卖房款后,立马申请提前还贷

南京楼市曾经的强势上涨,给了像林玲这样的买家入场信心。

2016年,因房价涨势迅猛领跑全国,南京与合肥、厦门、苏州并称为"楼市四小龙"。根据2016年8月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指数,排名8月新建商品住房同比涨幅前3位的城市分别为厦门(44.3%)、合肥(40.5%)、南京(38.8%)。当年,南京的新房成交量也再度超过10万套。

楼市的火爆带动土地市场升温,据土拍网研究院数据统计分析,2016年南京全年土地成交金额高达1629.74亿元,出让土地平均楼面价高达15008元/平方米,平均溢价率76.47%,为近年最高。

2017年,南京出台了多项政策对楼市进行调控,包括限价、限购、限贷、限售,成为全国调控最严的几座城市之一,直接导致当年全市新房成交套数较此前一年腰斩;2018年,新房成交量也仅是略微回升,楼市逐渐回归理性。

2019年,南京放开高淳区限购,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林玲买下了高淳区的新房,"当初买房时,双方父母还帮忙凑了钱。"但买完没多久,就遭遇了新冠疫情,房价一直往下掉。

高淳区位于南京市最南边,面积790平方公里,2021年5月,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高淳区人口数量为42.92万人,"10年前高淳这边是40万左右人口,现在还是在40万上下,人口没有增加,就业机会也比较少。"人口增长缓慢,加上距离南京主城较远,高淳房价一直以来都是南京楼市的"洼地",直到2016年楼价破万。而在楼市下行周期,位于远郊的高淳首当其冲受到影响。

南京楼市评论员尹霄飞指出,目前南京楼市整体处于供需两不旺的状况,几个板块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两极分化,主城区河西南表现相对好一些,大校场的一些楼盘销售也还可以,但价格也在下探。"现在刚需盘反而难卖,改善型尤其是顶豪,或者说终极改善楼盘,总价在1500万以上的楼盘比较受追捧。"

在上述房企营销人士看来,前期上涨过多,也是南京楼市近两年表现低迷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对于未来的市场走向,大多数人仍抱着不确定性。

房地产市场的变化让不少业主开始盘算手中的房产,他们或卖旧换新,或及时止损,也有因担心未来房贷压力过大而选择提前还贷。

林玲告诉时代财经,自己在拿到卖房款后计划先把市区这套小房子的房贷还掉,"已经提交了提前还贷申请,大概半个月就能下来。"房子卖掉后,她计划回到市区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林玲的老公也一直支持卖掉高淳的房子,这样之后可以在市区再置换一套。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全球“药王”争霸赛升级:司美格鲁肽单挑K药,替尔泊肽步步紧逼
从县委书记到"张狂"公益人,陈行甲:我想做一场社会实验,推动解决因病致贫
两日近9000名韩国医生辞职:平均年薪近20万美元,他们还在抱怨待遇不好
网约车,卷到县城:“以前一天挣300块,现在有100块就不错”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