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抗癌药上市骤添变数,康宁杰瑞股价闪崩,双抗赛道还有近百款产品在厮杀

张羽岐
2023-05-20 15:09:13
来源: 时代财经
徐霆曾在今年3月接受时代财经独家专访时表示,KN046非小细胞肺癌、胰腺癌两个适应症三期临床将在今年结束,预计2023年三季度可以在中国申报上市。但KN046-301未能成功完成揭盲打破了上述预期。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因核心产品PD-L1/CTLA-4双特异性抗体KN046肺癌适应证临床试验数据不及预期,港股创新药企康宁杰瑞制药(09966.HK)股价重挫。继5月18日下跌超18%后,5月19日,康宁杰瑞盘中一度跌近20%,最终报收9.280港元/股,跌14.233%,本周已累计下跌34%。

5月19日早间,康宁杰瑞发布公告称,由于OS(总生存期)暂未达到统计学显著性差异,KN046-301近期未能成功完成揭盲。实际上,早在公告披露前一天,相关投资者会议纪要已在网络上流传,继而引发康宁杰瑞股价提前闪崩。

就KN046-301未能成功完成揭盲这一结果,康宁杰瑞创始人、董事长徐霆对时代财经表示,“谈不上失望”。但他同时强调,“创新药研发充满了变数。这对于我们也是教训,需要管理好预期,避免这种突发情况。另外在投资人沟通和信披上也需要改善。”

上市近4年,康宁杰瑞仍未实现盈利,目前仅有恩沃利单抗注射液(KN035,商品名:恩维达)一款产品实现商业化。作为康宁杰瑞的拳头产品,KN046被寄予帮助公司加速自我造血的厚望。康宁杰瑞曾在2022年年报中明确表述,KN046的NDA申请(新药申请)预计将于2023年提交。

如今,这一预期能否最终实现被打上了问号。

拳头产品上市骤添变数

康宁杰瑞成立于2008年,先后致力于凝血VIII因子等生物类似药、创新肿瘤药的研发、生产和商业化,是国内最早做双特异性抗体平台的生物药企之一。2019年,公司通过港交所18A章节规则登陆港股,目前已聚焦肿瘤领域布局了13条产品管线,其中恩沃利单抗注射液于2021年年底获批上市,是全球唯一可皮下注射的PD-L1抑制剂。

本次事件涉及的KN046是康宁杰瑞自主研发的全球性首创PD-L1/CTLA-4双特异性抗体,同时靶向具有明显结构差异的PD-L1及CTLA-4,可改变肿瘤微环境的定位及减少脱靶毒性。

而KN046-301则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III期临床试验,旨在评估KN046联合含铂化疗治疗晚期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疗效及安全性。

目前,KN046已在澳大利亚、美国和中国开展覆盖非小细胞肺癌、胰腺癌、胸腺癌、肝癌、食管鳞癌、三阴乳腺癌等10余种肿瘤的20多项不同阶段临床试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基于澳大利亚和中国取得的临床试验结果后,批准了KN046在美国直接进入Ⅱ期临床试验,并于2020年9月授予KN046用于治疗胸腺上皮肿瘤的孤儿药资格。

徐霆曾在今年3月接受时代财经独家专访时表示,KN046非小细胞肺癌、胰腺癌两个适应症三期临床将在今年结束,预计2023年三季度可以在中国申报上市。

但KN046-301未能成功完成揭盲打破了上述预期。

“KN046-301的产品后续进展会有延迟,至于延迟多久很难确定,应该会推后到年底。”徐霆对时代财经称,“这是新药研发的必然规律。不过我们对自己的产品还是充满了信心。”

康宁杰瑞在公告中表示,独立数据监察委员会建议,研究继续进行并进一步收集后续的OS数据,直至最终OS分析。另外,KN046的其他临床试验或公司其他候选药物的开发进展将不会受到影响。

针对下一步,徐霆表示,上述药物中期分析能达到终点是超预期,后续会继续完成相关临床试验。同时,将扎实推进KN046胰腺癌适应症的三期,解决未满足临床需求。以及,推进HER2双特异性抗体注射液(研发代号:KN026)的三期、包括双抗-ADC在内的其他管线中的创新药物。

双抗赛道内卷升级

康宁杰瑞KN046的上市前景骤添变数,其所在的双抗药物赛道竞争也日趋激烈,已有数十家创新药企同场厮杀。

双抗,又称为双特异性抗体,是指能同时特异性结合两个抗原或抗原表位的人工抗体。它通过细胞融合或重组DNA技术制备实现,是当下抗体工程领域的研究热点,主要应用于肿瘤治疗及自身免疫病等领域中。

继PD-(L)1 单抗成为创新药领域“卷王”之后,双抗又成为各家药企“内卷”的领域之一。

据动脉网报道,在国内,已经有超30家生物医药企业布局双抗药物管线,共有300余款双抗在研药物,近100款双抗药物进入临床试验阶段。除了康宁杰瑞,康方生物(00926.HK)、百济神州(688235.SH,06160.HK,BGEN.US)、恒瑞医药(600276.SH)、信达生物(01801.HK)、泽璟制药(688266.SH)等药企均已杀入“双抗江湖”中。

其中,2022年6月29日,康方生物PD-1/CTLA-4双抗卡度尼利单抗(AK104)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既往接受含铂化疗治疗失败的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患者,该药品也成为中国首个获批上市的双抗药物。

除了卡度尼利单抗外,据生物医药全球交易与资讯平台bioSeedin柏思荟不完全统计,截至2022年12月,国内还有10余款双抗药物进入III期临床阶段,包括康宁杰瑞的KN046、康方生物的AK112、百济神州的ZW25等。

尽管双抗药物研发进展如火如荼,但在医药资本寒冬的大背景下,如何能在发展的过程中不被淘汰,实现可持续发展,也是众多入局双抗药物研发的药企需要思考的问题。

“创新药发展的过程中,肯定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在当下整个资本收缩与寒冬的过程中,各个药企都在向着创新的道路上走,而做创新药,做first in class(全球首创新药)必然是有挑战的。”在第十届北京亦庄京津冀生物医药产业大会分论坛“新型双抗药物开发”上,诺纳生物CTO何云表示。

新药研发九死一生,试验的失败、达不到主要终点、次要终点或者揭盲未成功等并非偶发情况。

医药魔方DeepMed数据库汇总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2月,肿瘤学领域发表在期刊中的失败案例研究共有274篇,其临床结果为非优、非劣、相似、不佳或终止。另据药融云数据库统计信息,2023年1月已经有5项临床试验失败的经典案例,这些失败的临床试验案例不乏来自强生、诺华、默沙东等跨国大药企。

对于大企业而言,临床试验出现危机意味着项目延迟或终止,但对中小企业来说,其影响的更可能是企业的生死存亡。

“一是要厘清为何要做双抗,这是基础;二是要将结构设计讲清楚。”北京比洋生物总经理胡品良在上述分论坛中表示,“尤其是我们这种特别小的企业,资金也缺乏,资源也缺乏。只有把创新做好,把结构设计讲通,才是最好的一条路。”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光储一体双轮驱动,专访天合光能杨豹:牢牢把握技术创新,稳健立足应对挑战
韩国电池厂大火,19名中国公民遇难,当地华人:该片区常用临时工,多数没保险
欧盟拟加征关税,零跑部分车型将在欧洲投产,多家车企计划海外设厂
携程发布暑期包车游报告:包车游订单较2019年增长超3倍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