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兰被爆海外欠款9.8亿,致其家族信托被击穿,网友:这得卖多少酸辣粉?

特约记者 梅东
2023-03-22 17:06:44
来源: 时代周报
3月21日,张兰称,已经准备了充分的证据,会再次上诉。

近日,一则俏江南创始人张兰欠款9.8亿的新闻引发了热议。

国内有媒体报道,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公布了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Company Limited(甜蜜生活美食有限公司)与张兰的民事诉讼裁决书,判决张兰及其公司名下所有的纽约一处公寓出售所得将归欧洲私募股权公司CVC Capital Partners(以下简称CVC)所有。同时,判决书中披露了张兰在2019年与CVC基金的诉讼中败诉,仍然欠款对方1.42亿美元(约9.8亿人民币)及利息。

为了追回该笔债务,CVC基金找到了张兰在境外设立的家族信托。

2022年11月,新加坡高等法院出具的裁判文书中认定,张兰作为其家族信托所在银行账户资产实际所有人,其设立的家族信托被认为是张兰个人财产,遂同意了CVC提出的任命接管人的申请。

自此,CVC基金作为债权人可对张兰的海外家族信托采取相应的措施。

3月18日,张兰在自己的直播间中手举自家品牌的产品,就欠款问题回应粉丝,称“被资本算计”。

张兰表示,“我没有算计别人,所以不丢人。这说明我做得好,猪养肥了、狼就来了。是CVC基金欠我的,我没欠任何人,怎么会向黑恶势力低头。”

3月21日,张兰做客《封面》,再次对“海外欠债9.8亿”作出回应,称已经准备了充分的证据,会再次上诉。

家族信托被接管,隔离功能失效

据媒体报道,今年3月3日,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公布了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Company Limited(甜蜜生活美食有限公司)与张兰的民事诉讼裁决书,判决张兰以及其公司名下所有的纽约西53街20号,39A公寓出售所得归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Company Limited甜蜜生活美食有限公司所有,而甜蜜生活美食有限公司实际上是欧洲私募股权CVC Capital Partner为了收购俏江南设立的壳公司。

判决书中同样提到,张兰本人与CVC的诉讼在2019年败诉,如今共欠款CVC基金1.42亿美元(合人民币9.8亿元)。

为了保护该笔债权,CVC基金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张兰名下可用于处置的资产。除了位于纽约的公寓之外,CVC基金还找到了张兰设立的家族信托。

2014年2月2日,张兰的家族信托壳公司Success Elegant Trading Limited(SETL) 成立。2014年,在壳公司的基础之上,张兰设立了离岸家族信托The Success Elegant Trust,家族信托受益人为她的儿子汪小菲及其子女,托管人为亚洲信托(AsiaTrust Limited)。

2022年11月,新加坡高等法院法官认定,张兰是家族信托所在银行账户资产的实际所有人。张兰设立的家族信托被认定为其个人资产,就此,同意了原告CVC提出的任命接管人的申请,作为债权人的CVC可以对该笔财产采取相应的保全执行措施。

这笔资产丰厚的家族信托被击穿,资产的隔离功能彻底失效。

掌控欲过强是“原罪”?

张兰所设立的家族信托,一直是富豪和名人等高精致人群为了保护资产而采用的重要工具。家族信托的委托人能够利用这一工具将经营过程中的经营风险、婚姻风险等和原有资产相隔离,可以用合法手段保证资产不受债务影响。

记者采访了爱建信托联合家族办公室总经理助理姚正阳,他表示,张兰家族信托被击穿,是因为在这个家族信托设立的过程中给予委托人过多的权利,其中最大的权利是可撤销权。可撤销权代表委托人可以随时随地提出家族信托终止,这也就造成了信托法律关系蔑视,也就是这一点被法院抓住,最终导致了家族信托终止无效。

张兰的家族信托被击穿的重要原因,是她在设立家族信托之后仍然对其设立的家族信托有着绝对控制权,导致在英美法系下,被法院认为该家族信托实际上是其个人财产。

根据新加坡高等法院披露的裁判文书,也可以明确看到张兰对于其海外家族信托账户的大量直接操作行为。

裁判文书显示,张兰对于其信托财产有着过度的干预行为,这是张兰设立的家族信托被认定为张兰个人资产的重要原因。

裁判文书显示,在2013年12月16日至2014年6月13日之间,CVC将约2.5亿美金转至张兰在嘉盛银行的账户里。在2014年3月10日至7月21日之间,SETL名下的瑞士信贷银行转走了价值1.42亿美元的现金和证券,随后不久,SETL名下的德意志银行也转走了0.85亿美金。

同时,嘉信银行的内部邮件显示,2014年3月13日从该行向瑞士信贷银行的转账并非出于税务规划目的,而是为了保全个人资产。邮件中,张兰表示自己为“信托资产的实际利益所有人”。

张兰由于过度干预家族信托账户,导致家族信托账户被认定为个人资产,除了上述转移CVC基金的资金之外,还包括了随意转移SETL名下银行账户内的资金,且未给出充分理由。

第一个证据,张兰在未明示原因的情况下,要求瑞士信贷银行在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两次分别转移300万美元;第二个证据其要求德意志银行在2014年11月转出资金。该笔资金追溯到用于购买上述的纽约公寓。

基于多项证据,法院认为张兰对于离岸家族信托所属两个银行账户内的资产具绝对的控制权,并由此判断张兰无意将这部分资产真正给予SETL,因此仍是实际控制人。

发展家族信托业务需合法

在张兰的新闻爆发后,人们对家族信托这一较为陌生的名词有了初步的了解和认识。但不少人同时会思考,家族信托结构下的财产转移会被债权人轻易击破,是否家族信托这一工具是噱头大于本质,实则并没有效用呢?

姚正阳回答,“因为张兰的家族信托是离岸家族信托,如今在中岸例如香港、新加坡等地的家族信托业务都已经比较完善了,它不会给委托人留任何权力,或者说权力是比较小的,而离岸地例如开曼等,目前主打的就是给委托人充分留权,也就是这一点被新加坡法院认定(该家族信托实际为张兰实控资产)。”

简单来说,要使家族信托发挥其作用,需要合法设立。“放弃所有权,保有控制权”。

家族信托可以保证财产隐私,保护财产安全,以防股权分流等。每一个家族信托都需要严密仔细的设立,成立之后基本都为终身制度,不得随意撤销。就此,这一部份的财产就从委托人个人财产中剥离出来,不再收到债务清算等影响。

曾经有一句老话,“富不过三代”,如今在家族信托这一工具中,财产传承这一愿望得以实现。例如洛克菲勒家族就已经将财产传承了7代之久,成为传奇。

根据胡润数据,我国未来30年内将有60万亿的财富由第一代创始人传给其子女。越来越多的高精致人群开始寻找更加安全、功能齐全的方式将自身的资产留给后代。

“家族信托作为舶来品,目前仍处于发展阶段。如今国内的家族信托的约束较多,仍在完善过程中。”姚正阳表示。

“如今家族信托已经越来越被高净值人群接受,其最大的优势是在资产传承上。设立家族信托可以避免财产的纠纷,相比于继承和(办理)公证,通过家族信托就可以直接进行财产分配,是直接通过薪酬法律关系形成财富的传承,更加有序和便捷。”

谈到张兰案对于整体行业和家族信托业务的影响时,姚正阳这样说,“这一案例毕竟不是国内高院做出的司法解释,其实只是一个海外案例。对于我国的家族信托业务来说,更多的是受制于国内的司法判例,也就是信托法。信托法作为基本大法,和民法典的地位时一样的,如果这一块后续有约束和补充规定,可能会对国内的家族信托业务有更大的影响。”

提到相关警示时,姚正阳表示,“海外案例会让我们更加谨慎,未来在重要条例设置中,需要根据法律来设立家族信托,这样才能更好的发展我国的家族信托业务。”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比油车更易起火?一电动车碰撞后瞬间燃烧致4死,专家:电池技术路线是关键
青岛农商行高管履职评价背后:数项违规事实与超七千万巨额罚单
平均每天2639个市场主体落地,海南投资热潮从“疯狂”到理性
武汉市副市长王清华被查!系“70后”博士,3天前曾公开露面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