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口罩机业务之后,“夫妻店”鸿铭股份还能走多远?

张照
2023-03-20 18:05:12
来源: 时代周报
鸿铭股份披露2022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下调了对2022年全年的业绩预期

作为2022年A股上市的最后一批公司之一, 广东鸿铭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铭股份”)股价走势表现的不尽人意,上市首日便冲高回落至破发,报收38.19元/股,较发行价40.5元/股下跌5.7个百分点,此后股价大多在发行价以下徘徊。

据悉,鸿铭股份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包装专用设备生产商,主营产品包括各种自动化包装设备和包装配套设备,产品主要应用于消费类电子包装盒、食品烟酒盒、医药保健品盒、化妆品盒、珠宝首饰盒、礼品盒、服装服饰盒等各类精品包装盒及纸浆模塑制品的生产。

就在公司成功上市后不久,2023年1月20日,鸿铭股份披露2022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下调了对2022年全年的业绩预期,将原预计的盈利6380万元~7260万元下调至盈利4225万元~5505万元,业绩预计同比下滑17.83%至36.93%。

对此,2023年3月7日时代周报给鸿铭股份方面发去了采访函。随后,鸿铭股份方面回复称,目前正在忙于年报准备工作,不便回复对于相关财务数据的探讨。

剔除口罩机业务后毛利率下降明显

据招股书显示,鸿铭股份2019年-2021年及2022年1-6月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64亿元、3.08亿元、3.22亿元和1.65亿元。其中,自动化包装设备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72.08%、64.01%、71.32%、78.47%,是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020 年初开始研发、生产口罩机,但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好转,以及口罩产能和供给的迅速增加,国内口罩市场逐步趋于饱和,口罩机的市场需求快速回落,2022年不再产生相关收入。

据披露,公司2019年-2021年及2022年1-6月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4.64%、43.26%、42.84%和41.31%,但剔除口罩机业务后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 44.64%、39.08%、42.58%和41.31%。

对此,公司表示,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呈下降趋势,且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公司可能调整产品的定价策略和价格水平,从而导致公司产品售价降低及毛利率的进一步降低的风险。同时,公司原材料采购价格的变动将对公司的生产成本产生影响,如果原材料采购价格整体上升,公司毛利率存在下滑的风险。

产品销售价格下行,前三季度业绩已下滑

同时,2020年至2022年1-6月鸿铭股份主要产品销售价格不断下降。其中,自动化包装设备销售单价逐年下降,从2019年的每套91.17万元降至2022年1-6月的77.59万元;包装配套设备销售单价先涨后跌、从2019年的每套7.11万元降至2022年1-6月的6.9万元。

对此,公司表示,包装设备新款机型推出市场时通常价格较高、毛利率较高,但受市场竞争加剧、同行业竞争对手产品性能的提升、价格的逐步公开透明化、客户议价能力、国内外宏观经济环境等因素影响,同一型号的设备通常价格逐渐下降,最后趋于稳定,因此公司的包装设备存在销售价格下降的风险。

据招股书披露,公司2022年前三季度业绩就已出现下滑,其中营收2.12亿元,同比下滑21.7%;归母净利润4458.3万元,同比下滑9.77%。

对此,公司表示,2022年1-9月,公司整体经营情况良好,但受2022年疫情影响,下游客户需求相比上年同期有所减少,公司的营业收入相比上年度下降 21.70%,使得归母净利润减少。

另据2022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公司2022年归母净利润预计同比降低36.93%至17.83%的主营原因是由于第四季度广东出现局部地区疫情反弹情况,对公司的发货、人员外出开拓业务,以及对公司及下游客户的生产经营均产生了影响,使得公司未能实现部分预计业绩。

原材料成本占比较高

据招股书披露,鸿铭股份主要原材料包括标准件、非标准件、电气元器件、钢材等,原材料占产品成本的比重较高,2019年-2021年及2022年1-6月,直接材料占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81.67%、79.99%、80.03%和78.73%。

对此,公司表示,原材料标准件中的机器手类、触摸屏类,电气元器件中的视觉工控系统、减速机/真空泵/空压机类等材料单价较高,其价格的波动将对公司产品生产成本产生一定的影响;原材料钢材、机械件价格通常会受到大宗商品钢材价格波动的影响,从而影响公司的原材料采购价格,对公司的盈利情况造成一定的影响。

应收账款余额较大,营收占比超八成

据招股书披露,鸿铭股份应收账款余额较大,2019年-2021年及2022年1-6月分别为1.08亿元、9346.37万元、9380.39万元和 1.39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0.81%、30.31%、29.00%和84.05%。

对此,公司表示,随着公司未来对国内外市场的进一步开拓和生产经营规模的扩大,应收账款仍会进一步增加,若公司主要客户的经营状况发生不利变化,则可能导致该等应收账款不能按期收回或无法收回的情况,将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研发费用率低于可比上市公司均值

据招股书披露,鸿铭股份研发投入及研发费用率有所减少。2019年-2021年及2022年1-6月公司研发费用投入分别为1293.06万元、1501.79万元、1728.18万元和652.19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88%、4.87%、5.34%和3.94%,低于可比上市公司均值;2022年1-9月公司研发费用达到1065.06万元,但同比减少7.74%。

对此,公司表示,2022年1-6月受研发项目规划和进度影响,研发项目的材料投入较小,使得2022年1-6月公司研发费用率下降;2022年1-9月受研发项目性质和进度的影响,研发项目领料减少使得研发费用降低。

IPO上市前,实控人持股近九成

据招股书披露,鸿铭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为金健、蔡铁辉夫妇。截至IPO上市前,金健直接持有公司46.50%股份,蔡铁辉直接持有公司34.00%的股份,两人通过涵和祺颂和灏德祺颂各间接持有公司4.50%股份,合计持有公司89.50%的股份。

但在公司历史沿革中存在股权代持的情况,其代持者均为实际控制人家属。

2016年9 月18 日,鸿铭有限召开股东会,同意鸿铭有限注册资本由10000000元增至11764704元,新增注册资本由袁晓强、代飞翔、王白昭三人。

而在该次增资前,金健、蔡铁辉持有鸿铭有限100%的股权,为使股权分布合理,达到鸿铭有限股权相对分散的目的,金健、蔡铁辉委托王白昭、代飞翔代为持有鸿铭有限合计9%的股权。代飞翔系金健母亲胞妹之子,本次增资代飞翔的全部出资来自于金健、蔡铁辉,增资后其所持股权全部为代金健、蔡铁辉持有;王白昭系蔡铁辉胞兄蔡范虎长子之配偶,本次增资王白昭的全部出资来自于金健、蔡铁辉,王白昭所持股权全部为代金健、蔡铁辉持有。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阿里云“通义点金”全面升级:提升金融业AI应用准确率和稳定性
“金羚奖”揭晓!华致酒行荣膺“2024年度ESG典范企业”
美团医美驶入深水区,用户数破6000万,从种草到履约保障
面临百亿债务,湖南龙头超市步步高仍在等待救援,称要“全面学习胖东来”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