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银行也“缺钱”?多家银行不赎回二级资本债!中小银行再融资能力承压

郭子硕
2023-03-17 21:01:14
来源: 时代周报
一周内已有3家银行决定不赎回二级资本债

一周内,已有3家银行决定不赎回二级资本债。

3月15日,营口银行和安徽太和农商行先后公告,表示不赎回二级资本债。在此之前,烟台农商行发布公告决定不赎回二级资本债。而就在今年1月,九江银行发布公告不行使赎回选择权。或因舆论热度过高,次日,九江银行发布更正说明,于当月末赎回面额为15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

据国金证券统计,2022年未赎回的银行二级资本债共52只,涉及44家银行。中小银行不赎回二级资本债并非个案,但此前不行使赎回二级资本债的银行主体评级信用资质欠佳,多集中在AA级及以下。而九江银行主体信用评级为AAA,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九江银行资产总额达到4843.8亿元。

需要明确的是,赎回二级资本债对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和收入能力等方面有严格要求。在此背景下,商业银行行使债券赎回选择权,被市场视作为综合实力的判定标准之一。多家中小银行以及资质优良的商业银行不赎回二级资本债,再将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困境摆至台前。

截至2022年9月末,我国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的平均水平分别为10.64%,12.21%,15.09%。具体来看,大型银行资本充足率上行至17.6%,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5%、12.9%、12%,均较年初下降超20BP,其中农商行更是重灾区,较2022年初下降53BP。

值得注意的是,不赎回二级资本债或影响中小银行再融资,对提升资本充足率造成不利影响。华金证券认为,过往全部不赎回次级债主体中,仅吉林九台农商行、贵阳农商行、六安农商行后续成功再次发行次级债。总体来看,选择不赎回的银行再融资难度普遍有所增加。考虑到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途径有限,若后续无法发行次级债,资本充足率将进一步承压。

图片来源:图虫

“不赎回”银行评级较低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与九江银行不同,本周3家宣布不赎回二级资本债的中小银行主体信用评级均未达到AAA级。

去年7月,东方金诚对安徽太和农商行及“18太和农商二级01”的信用状况进行了跟踪评级,维持安徽太和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为AA-,维持“18太和农商二级01”信用等级为A+。

此外,联合资信和大公国际连续两年发布公告,延迟披露另一家作出“不赎回”决定的银行营口银行的跟踪评级报告。截至目前,营口银行未在公开途径披露2020年及2021年年度报告的经营数据。

据联合资信上一年12月末发布的公告,彼时营口银行反馈,按照辽宁省城商行改革部署,营口银行改革工作仍在推进过程中,相关内部程序暂未履行完成,故延缓信息披露。2021年9月29日,银保监会同意辽沈银行吸收合并营口沿海银行、辽阳银行,并承接营口沿海银行、辽阳银行清产核资后的有效资产、全部负债、业务等。

同时,中诚信国际在2022年烟台农商行跟踪评级报告中指出,维持该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维持“18烟台农商二级 01”的信用等级为A。

需要明确的是,银行二级资本债赎回需要满足特定条件。根据监管规定,银行使赎回条款需要满足“使用更高质量的资本工具替换”及“行权后资本充足率水平需高于监管要求”两大前提,同时在发行替换资本工具时还需满足“收入能力具备可持续性”的条件,后经监管同意方可行使赎回权。

以此来看,如果银行不赎回二级资本债,可能意味着其存在收入能力存疑、难以发行符合监管要求的替换融资工具、或赎回后资本充足率水平低于监管要求等问题,无法得到监管同意。

以烟台农商行为例,截至2022年9月末,该行资本充足率10.8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9.15%,一级资本充足率 9.15%。烟台农商行公布加权风险资产净额为417.42亿元。

对此,华金证券分析师罗云峰分析,以此计算,若全部赎回次级债则资本充足率将由10.87%下降至10.15%,低于监管要求的10.5%。虽然尚未公布2022年年报,但考虑银行业整体发展情况,预计本次烟台农商行使赎回权后,资本水平仍明显高于银监会规定的监管资本要求的可能性较小。

针对上述三家银行不赎回二级资本债的原因,时代周报记者致函烟台农商行、营口银行与安徽太和农商行,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中小银行再融资能力承压

与国有大行相比,中小银行长期面临资本补充渠道少、融资能力薄弱的问题。

央行成都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廖凤华于去年12月曾表示,地方法人银行机构专注服务民企小微企业和城乡居民,普遍存在规模小、资金实力弱、资本结构单一、资产质量不佳、资本消耗过快等问题,资本补充压力与日俱增。对此,应进一步加强对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定向支持力度。

综合来看,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包括永续债、二级资本债、可转债等,发行债券仍是银行资本补充的主要渠道,尤其是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

多位专家认为,中小银行不赎回二级债,或加剧银行资本补充的马太效应,中小银行的再融资能力再受冲击。

“本次烟台农商行选择不赎回发生在《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之后,尽管市场对中小银行次级债未来后续发展已有所担忧,但本次事件预计仍将对市场产生冲击。”罗云峰认为,过往全部不赎回次级债主体中,仅吉林九台农商行、贵阳农商行、六安农商行后续成功再次发行次级债。总体来看,选择不赎回的银行再融资难度普遍有所增加。考虑到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途径有限,若后续无法发行次级债,资本充足率将进一步承压。

中诚信国际研究院研报指出,目前发生或不赎回事件的主体均为城市商业银行和农商行,且外部评级主要为中低等级,后续仍可主要关注弱资质城、农商主体二级资本债不赎回风险,但同时也需警惕不赎回主体向高等级迁移引起市场再波动的风险。

中信证券FICC分析团队指出:“伴随着二级债赎回可预期性的骤然下降,可投范围的收缩或成为一致性方向。可投范围的收缩,预计一方面会导致偏尾部银行的再融资能力出现恶化,腰部银行的融资成本也可能出现一定抬升;另一方面又会改善头部银行资本债的供需格局,重启国股行二永债‘资产荒’的进程。”

针对当下多家中小银行不赎回二级资本债的情况,有分析人士指出,该现象演变成行业趋势的可能性还有待评估,不同银行面临的经营和市场环境不同,存在不同的融资需求和选择。此外,监管层也会密切关注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和风险状况,采取相应的措施来引导银行合理融资和稳健运营。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广东尖货”出海,谁在幕后铺路?
稳健投资新选择 红利低波ETF正在发行
涉刑事案件,藏格矿业实控人、青海前首富被监视居住,子公司税务问题频发
广东跨境电商中小玩家出海淘金,All in TikTok,年GMV超千万
扫码分享